父亲和岳母的惊天秘密/ 于福水

有人说,真正的孝顺重在“顺”,子女顺从父母的意愿,让他们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自由地选择生活方式。但如果父母喜欢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追求的违背基本道德和天伦人性呢?作为子女,又该怎么做?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 于福水

2018 年 7月 15日清早,张征收到了妻子梁晓晴的短信:“你执意将我妈置于如此不堪的境地,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离婚吧!”妻子带着孩子在酒店住了 20 多天了,父亲不知去向,母亲病入膏肓无人照顾,工作上频繁出错面临被辞退……短短一个月里,张征的人生遭遇了山崩地裂般的打击。而几乎要将他置于死地的人,竟是他的至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失语母亲的秘密日记

但凡可以选择,恐怕都没有人愿意和老人住在一起,更别说和双方父母同处一个屋檐下了。但是张 征却没法儿选择,2015 年,他的母亲刘娟因脑血栓导致偏瘫、失语后,他不得不把她和父亲张家康接到家里;女儿出生后,岳母赵桂花又加入进来。

张征和妻子上班时,照顾母亲和女儿的任务就落在了父亲和岳母身上。

2018 年6月 2 日中午,张征回家吃午饭。父亲和岳母在饭桌上有说有笑,但母亲还在呼呼大睡。想起母亲最近一段时间比较嗜睡,张征让父亲带她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他却说 :“你妈好得很!她这是故意折磨我,晚上死活不睡指使我干这干那,白天她就睡大觉!”他话音刚落,岳母说:“你妈的饭量比我还大, 休息几天就没事儿了!”

岳母是医生,但张征还是觉得应带母亲去医院看看。第二天,他请了半天假带着母亲去了医院。医院的检查结果让张征很震惊:母亲血糖指标竟高达 40 多,这是明显的糖尿病酮症酸中毒症状,如不及时治疗,母亲随时有性命之忧。

母亲有高血压和糖尿病,一直坚持吃药,酸中毒症状是药物导致的吗?医生说,从检测结果看,母亲可能服用了反向药。所谓反向药就是,母亲患有糖尿病,不能吃降压药,但实际上却吃了过量降压药。母亲偏瘫失语后,一直都是父亲照顾她吃药,按说都是定时定量,而且严格按医嘱吃的,难道父亲搞错了吗?医

生说,母亲必须马上住院治疗,但治疗前,医院要弄清楚她一直在服用什么药物,每天的量是怎样的。

张征回到家,在母亲的床头柜发现了多瓶降压药,他又鬼使神差地掀开母亲的枕头,发现下面有一个日记本。他翻到母亲 2018 年 3 月的一篇日记:

“刚吃完午饭,张家康已经给我吃了4 次药了。我不吃,他就威胁我说不管我了……”

张征不禁打了个冷战。在他眼中,母亲善良而有耐心,即便瘫痪在床也写日记。他曾看过母亲的日记,很多都是记录一家人的幸福时光。张征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母亲日记里还有对父亲的抱怨。不过张征仔细一想,父母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好也是事实。

父亲不止一次向儿子抱怨,说母亲强势又敏感,她的温柔善良只给学生和孩子。父亲的话也不是没道理,他们以前经常吵架。每次吵架,都是以母亲取胜而告终。父亲一开始用离家出走来抗议,到后来,母亲骂他时,他能安然坐下,画画、写字甚至弹琴,根本把她当成空气。

但是夫妻不都是越吵越亲吗?老两口双双退休后,感情反而越来越好了。对此,张征最有发言权,因为母亲的日记中,对父亲的称呼从“张家康”变成了“我老头子”。

幸福的晚年生活却没持续多久, 2015 年 11 月,刘娟突发脑血栓,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从此偏瘫在床,语言中枢神经也受到严重损伤。那时张征结婚还不到半年,和妻子商量后,他把父母接到了家里。夫妻俩白天上班,照顾母亲的担子就落在了父亲身上。

母亲的病情也得到了有效控制,这和父亲的细心照顾不无关系。张征常常对朋友说,自己最向往的感情就是父母那样的,年轻时吵吵闹闹,年迈后相濡以沫,尤其是母亲重病,曾经连袜子都不会洗的父亲,现在端屎端尿洗被子,完全成了金牌保姆。

父亲和岳母总是去楼上

2016 年 8月,梁晓晴生下女儿。因为婆婆需要人照顾,梁晓晴就让母亲赵桂花来帮忙。赵桂花是儿科医生,丈夫几年前患癌离世后,她接受了医院的返聘,工资待遇不错。一开始她拒绝了女儿的请求,说愿意花钱帮他们请保姆。

但 2016 年 11 月底,张征的女儿办百日宴,赵桂花从老家来到了威海。让梁晓晴都奇怪的是,宴会后,母亲竟主动提出要来帮他们照顾女儿。对于岳母的慷慨相助,张征和父母都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

张征家的房子有 160 多平方米,老少三代6个人住也不挤。但一开始,张家康和赵桂花都有点儿尴尬。大热天的,他们都穿着长衣长裤,尤其是张家康,他在家也穿皮鞋。

张征和妻子都很忙,几乎没有精力照顾老人和孩子。而且,尽管事先有明确分工,但张家康动不动就想逗孙女玩儿,这样难免会让刘娟受冷落。渐渐地,赵桂花也开始帮忙照顾刘娟了。到后来,两人也不再有明确分工。他们每天都忙得团团转,只有等刘娟和孙女午睡时才有点儿空闲,两人也不再生疏,关系越来越好。

“2017 年 6月1日,儿子儿媳带孙女去公园了。老头子和亲家母在客厅看电视,我喊了好几声,他们都没有回应。后来,老头子和亲家母上楼去了,一前一后走的,在上面待了一个多小时。我拍墙壁、捶胸口,嗷嗷地叫唤,张家康你是不是聋了?最后,我爬到楼上,看到了让我震惊的一幕……”母亲的日记意思再明显不过,父亲和岳母可能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想到过去一段时间,父亲和岳母配合越来越默契,每次说到母亲时,两人态度都惊人一致,张征细思极恐……

2018 年 6 月,张征带着母亲的药盒来到医院,不久后父亲也赶到了。 在医生的追问下,一个让张征震惊的事情得到了证实:过去半年里,父亲人为加大母亲的药物剂量,通过让她吃大量反向药的方式,导致母亲的糖尿病急剧加重。如果不是去医院检查,母亲的生命顶多还剩 3个月。

也就是说,本应只会出现在小说里的情节,在张征眼皮底下上演了。想到母亲 2017年“儿童节”的日记,张征更是悔不当初。那天,他和妻子带着孩子参加当地电台举办的亲子活动,回到家时已是晚上 10点。当时看到父母的房间熄了灯,他就没打扰。但那天夜里他起床上洗手间时,却听到了母亲的哭声。他凑近房门,哭声又戛然而止。第二天早上,张征发现父亲的左边脸肿了。问他怎么回事儿,父亲还没说话,岳母就说 :“肯定是晚上起夜,迷迷糊糊地撞到了门框!”张家康犹豫了几秒,马上点头说“是”。

那一次,张征强烈感觉到父亲和岳母极力在掩饰什么。当天下班后,他趁父亲不在身边时,问母亲是否跟父亲打架了?母亲一边点头一边哭,张征马上找出纸和笔,母亲却一个劲儿摇头,什么都不肯写下来。

如果当初再多关心一下母亲,事情也许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得知过去大半年里,父亲一直让母亲吃大量反向药,张征怒不可遏。父亲自知事情败露,把自己和亲家母赵桂花的事儿和盘托出……

最丑恶的秘密……

原来在朝夕相处中,张家康和赵桂花的关系慢慢变了味儿。儿子家楼上的住户没有装修也没入住。有一次张征喝醉酒走错了房门,竟然意外地用自家钥匙打开了楼上的房门。父亲和岳母也知道这件事,有了更多共同语言后,两人常常会上楼躲会儿清静。一开始,张家康拉二胡、赵桂花唱歌,到后来两人带着一个毯子坐在楼上客厅聊天,2017 年“儿童节”那

天,两人先是在客厅里看电视,后来嫌刘娟老是嚷嚷,带着毯子和被子上了楼……

刘娟想上厕所,一开始捶打墙壁,丈夫不搭理,她就打他的电话,张家康匆匆跑下来,等刘娟上完厕所,他又回到了楼上。气愤不过的刘娟反复打电话,张家康烦了,骂她没事找事。刘娟预感到两人肯定有事儿,最后从轮椅上扑倒在地,一步一挪地爬到了楼上,发现丈夫和亲家母搂在一起。刘娟的日记也证明了这个事实。

事后张家康承认,刘娟爬到楼上后,他抱着她下了楼,气急败坏的她用尚能动的左手扇他的脸。那次之后,张家康和赵桂花答应刘娟,再也不会去楼上了。虽然他们不再去楼上约会,但明里暗里眉来眼去、有说有笑。刘娟在日记里说,曾想让儿子把亲家母赶走,但思来想去还是选择了忍。

丈夫和亲家母当着自己的面做这种事儿,刘娟心如刀割也愤怒不已。儿子儿媳不在家时,她就拿着身边小物件摔摔打打,即便丈夫伺候得很好,她也会怒吼甚至打他。一开始,张家康总是哄着妻子,但渐渐地他也是能躲则躲,实在躲不过就敷衍了事。刘娟对赵桂花更是充满敌意,只要赵桂花接近她,她就一边挥舞着手臂,一边发出混沌不清的怒吼,示意赵桂花滚。

赵桂花觉得这样的日子生不如死,哪天被女儿、女婿知道了更是无脸做人。所以 2018 年 2 月,她提出带外孙女回老家。但女儿不干,张家康也不希望她走。那天晚上,赵桂花对张家康说 :“我受够气了,刘娟虽然偏瘫,但能吃能喝,而且也有丈夫,她比我幸福得多!”张家康情急之下说了句:“等她不在了,我们就在一起!”

赵桂花说,刘娟患高血压和糖尿病多年,这两种病持续服药维持现状即可,不可能彻底痊愈,也不

会在短期内死亡。但是,如果用反向药物,即原本患糖尿病的人吃大量降压药,就会让血糖在短时间内急剧上升,达到一定程度后昏迷甚至猝死。

不知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还是这些年做牛做马伺候妻子,她却从不感激还大发脾气,最终,张家康接受了赵桂花的建议,在给妻子的糖尿病药里加了大量降压药和肾上腺素类药物。

“哪怕全世界的人都负了我,我还有儿子,我还有我的生命要活!为了儿

子,我只能选择坚强……”这是刘娟2018年5 月底的一篇日记,也是她最后一篇日记。那之后,每天吃了大量反向药的她,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一天不如一天。

看完母亲的日记,给她办好住院手续后,张征决定报警。梁晓晴哭着劝他不要报警,因为两位老人都进监狱的话,他们这个家也就彻底毁了!张征犹豫了,他谴责岳母残忍,梁晓晴反问:“你父亲更坏!和他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妻子,他都想下毒手!”张征无言以对,这是他的痛处,也是他没有马上报警的根本原因。

2018 年 6 月15 日,张征还是拨打了110。那天中午,梁晓晴坚持让暂住到亲戚家的母亲回来照顾孩子,张征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梁晓晴马上打电话叫回了母亲。岳母不觉愧疚,相反指着张征大骂:“如果不是我和你爸精心伺候,你妈能活到现在吗?如果不是你妈拖累,我们母女至于活得这么累吗?”张家康低声附和:“你岳母不是坏人,她对咱家有恩……”张征拿起手机,拨打了110。很快,警方就将张家康与赵桂花抓获,他们也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

当天,梁晓晴就带着孩子住到了酒店。2018 年 7月 15 日,张家康和赵桂花被正式拘留,梁晓晴向张征提出离婚。但就在记者发稿时,张征说他想在法庭上出具原谅书,他不想和妻子离婚,也不想让父亲和 岳母进监狱。只是,无论他做出何种选择,张征的余生,都注定过得不会安宁、幸福……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毫无疑问,此刻张征的内心面临剧烈冲突:对体弱多病母亲的心疼与同情、对父亲和岳母在自己眼皮底下偷情的羞耻、对父亲和岳母故意施害的愤恨……除此之外,张征还有着对晚辈应当遵守孝道的压力、对妻子感受的顾虑、对自己婚姻的担忧等。重重复杂情感的纠葛,导致张征既无法痛快地恨,又不可能轻易原谅。

但一般人很难长期承受各种情绪的左冲右撞,状告至亲的是张征,希望出具原谅书的也是他,不同行为和决定,是不同情绪不断博弈的反映:当愤恨胜出时,张征偏向于为母亲伸张正义,当保全家庭的心意胜出时,他又想大事化小。如果这些情绪没有得到厘清和整理,他接下来的生活注定会举步维艰。

当下,张征既需要亲友的支持,更需要专业的心理帮助。个人建议他应该暂时放下强烈道德批判,回归自己的内心,然后在一种信任、放松的关系中,去真实地感受自己的内心,从而安全、合理地宣泄各种矛盾、冲突的情绪后,做出最忠于自己内心的选择。

高红梅台湾淡江大学教育心理与谘商研究所硕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