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中的吵架原则/ 张国立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 张国立(专栏作家)张硕责任编辑E:476377003@qq.com T:010 5102 6331

夫妻偶尔拌嘴,稍微严重点儿则会吵架,所有婚姻中的男人都应该知道,无论吵到什么地步,有些话绝不能说出口,例如: “早知道我就不娶你。”这句话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大?我推演一下,许多女人会回骂 :“早知道我才不嫁给你。”

气头上的男人不甘示弱:“好啊,我们离婚。”要是女人的气更大,很可能说:“离就离。”

从拌个嘴演变为离婚,他们甚至忘记为什么拌嘴,吵架的重点经过一连串的气话变成 :“他居然说离婚。”

气话有其范围,顶多说说……不涉及无法收拾的“三级及其以上的言论”,比如:

这回是女方发难 :“你就是忘不了小珍,以为我不知道?”男方马上回嘴 :“小珍又怎么样?她至少不会成天鸡蛋里挑骨头。”女方这回真气了:“去找你的小珍啊。”

事情起源于两人热恋时相互告白,男方诚心诚意交代过去而说出初恋情人小珍,接着的 10 年“小珍”这两个字从未出现在两人生活里,不知女方怎么突发灵感,喊出挺忌讳的名字,一下子便“莫须有”了。

之后两人气消而恢复感情,奇怪的却是,“莫须有”的小珍继续隐隐地存在,或许另一个5年后,女方 会问:“你是不是还没忘记小珍?”

乖乖,一旦养成互揭疮疤的习惯,那可真揭不完。因此我所谓的“三级及其以上的言论”,指的是会引发后遗症且可能永远无法释怀的,例如:

“我就是讨厌你妈。”杀伤力不输给埋下一枚不定时的原子弹。

好吧,就算真不喜欢他妈,说法也得是 :“你妈是不是讨厌我?”你看,只不过主词和受词调换一下位置而已,杀伤力便差多啦。

吵架另一个大忌是是非题,比如“你到底要你同事还是要我?”不吵架时男女都明白,偶尔和同事喝酒到半夜才回家,与爱不爱老婆是两回事,一旦扯进吵架里,问题即扩大至不好收拾的地步。

再说我最近碰到的可能是最坏的是非题 :“你到底戒不戒烟?”戒与不戒,是与非。我可以生气地回答: “不戒。”可是我知道这样的回答会使老婆更生气,因为她提出是非题,我竟然不加考虑即回答“非”,她难下台。基于结婚多年血淋淋的教训,我乖巧懂事地回答 :“先减量,每天不超 5 根。”她虽不满意,起码能接受的,算了。

孔子说三思而后行,用在男女之间,意思是若夫妻吵架,话不能顺口而出,得默念 3次,让它沉淀、过滤、减重。说不定经过此程序,气话无形地消失,转化为:“我错了,别生气。”

夫妻吵架另有时间的范围,两人吵得不高兴可能有一方不理对方,换言之,冷战。那么另一方不可让冷战的时间超过 3 天,最好当场解决,宁可先认错,日后挑恰当的时间再说明自己的立场,犯不着立即战备,毕竟是夫妻,不是负气。要是硬让时间超过 3 天,收拾起来颇费事,像诸葛亮和司马懿对阵,稍微拖久点儿,粮草不足,诸葛亮保证不死要面子,马上撤兵。换成关云长,兵不多,将有限,非要两面作战,徒然累死自己。

我当然比不上诸葛亮,我学猪八戒,与老婆吵架,一见势头不对,拖着九齿钉耙回头便走。于是,打仗让孙悟空上阵、师父唐三藏念的紧箍咒只疼大师兄、觉没少睡饭没少吃,到时修成正果,换来个净坛使者,晚饭是黄鱼烧豆腐外加两杯高粱酒。

无论老婆多么激动地要吵架,打死我也不会说 :“闭嘴。”因为我觉悟,若她闭嘴,我日子更难过。向银行贷款得付利息,和老婆吵架亦然。差别是,前者可能请我喝茶,后者干脆把茶淋在我脑门。

听说茶不能生发,可能加速掉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