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感恩和他离了婚/ 朱云莉

没有经历过被苛责一点点蚕食的人,永远无法理解那种恐惧和无助。离婚后,我不愿意见到前夫;偶尔遇见,我只会感恩自己离婚的选择。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 朱云莉

我今年 45 岁,前夫是一个资深股民,我们结婚 20 年,他业余炒股15 年,3 年前辞职炒股。

离婚之前,他的心情好坏是直接与股票挂钩的。每次下班回家前,我都会先用手机搜搜股票行情。如果全线飘红,我的心就会飞起来,然后一脸轻松地走进家门;如果是满屏绿,我的心就会重重地沉落,完了,又要挨骂了。我深吸几口气,努力安慰自己:谁的生活不千疮百孔?

冤有头,债有主,可这个债他最后总算到我头上。股市行情好的时候,他也经常不开心,拍着大腿叹气: “本来我要买 X X 股票的,结果你一个电话打来,让我错失良机!这只股票今天涨停了!你害我少赚多少钱? 你能不能少出点儿幺蛾子!”

股市大跌的时候,他的脾气会更加暴躁 :“都是你带衰我!离开你这个霉运女人,我才能转运!”只要我反驳一句,他就骂我。后来,我不再反驳,一个人坐着默默流泪。

去年五一前夕,因为股票大跌,他把家里的积蓄赔得精光。他几近癫狂,又开始骂我,把错全都推到我的头上。在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很累,不知道这个婚姻继续维持下去还有什么意思?他或许不是一个坏人,但他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连自己做的决定、犯的错都不敢面对和承担。在他的心里,我不是他的女人,只是一个替罪羊和出气筒。我的婚姻里已经找不到一丝温暖和快乐, 充斥着他喋喋不休的抱怨和指责。

我决定离婚,把价值 20万元的房子留给他,他没有工作,没有积蓄,股票行情又不好,如果再没有房子,恐怕连生活都难了。无论他曾经怎么对我,毕竟是孩子的爸爸。我承担了儿子的生活费,直到他大学毕业找到工作。是的,我选择净身出户,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他同意离婚。

我仅仅花了半个小时就拟好了离婚协议,他也在气头上,唰唰地签了字。第二天,我们就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

已上大学的儿子,对我们离婚没有太大反应,他早已厌烦我们三天两头的争吵。他只是对我说 :“既然这样,还不如早点儿离婚,你可以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