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率连续 15 年上涨, 2000多对夫妻给出了背后的原因/

贾方方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本刊情话 - 文| 本刊记者 贾方方

王春梅是内蒙古赤峰心理协会婚姻家庭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负责社区心理咨询工作十余载。多年来,她和团队用爱心默默服务着困境中的家庭,先后被全国妇联、赤峰市妇联授予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个人、市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

2016 年 9 月起,她与 30 多名专业志愿者采用轮流值班志愿服务的方式,在赤峰市红山区婚姻登记处离婚调解室,为前来登记离婚的家庭进行评估和干预。截至 2018 年6 月,共计调解了 2393 对夫妻。透过这 2000 多对夫妻,王春梅总结了 当地离婚率居高不下的原因和规律。

出轨是导致离婚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王春梅这个团队接手的离婚调解案件中,出轨占比很高。目前

接待的以男性出轨的居多,而且在这类婚姻中,妻子几乎都是完美付出型的。

其中一对夫妻的情况很有代表性。丈夫出轨,妻子提出离婚。可到了民政局,她却一直哭个不停。工作人员知道这是不想离了,就赶紧转到了婚姻调解室。一进调解室,妻子就崩溃了,边哭边诉苦:“你问问他,我对他怎么样?每天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孩子也不用他管,成绩好又懂事;还有他爸妈,全是我一个人在管;还有他的七大姑八大姨,哪一个我也没落下,关系处得好,他们才给他帮了不少忙……”

妻子一口气说了很多,大意就是自己如何付出,丈夫如何不懂得感恩。言外之意就是:我没有错,错全是他的。其实,这是一种防御,把每件事情都做好,让别人挑不出毛病,一旦出了问题,就都是对方的错。这导致丈夫的压力很大:既然她那么完美,我不怎么样,那离她远点儿好了。就这样,两个人严重缺乏有效沟通,情感也无法流动,丈夫就跑外面寻找温暖去了。

而这已经不是这个男人第一次出轨了。第一次发现丈夫出轨后,妻子表现得很大度 :“我不和你计较,只要你愿意回来就行。”可回来之后,她开始像防贼一样防着丈夫:查手机,翻微信,不定期查岗……妻子不再相信丈夫,丈夫也觉得老被这么防着太难受。其间,丈夫提过离婚,妻子不同意。后来,他二次出轨了。

这一次,妻子彻底被惹恼了,主动提出离婚。但其实,她并不是真的想离婚。她讲了自己的付出、委屈和心酸,其实是在向丈夫表态:虽然你不值得信任了,但我还是会给你机会的。只是,妻子沉浸在自己的完美人设中,看不到问题的核心到底是什么。她最后总结道“:该做的我都做了,你就说,我还要怎么做吧?”一旁的丈夫立刻接道“:对,你好,你可好了, 赶紧离了吧。”

王春梅告诉记者,因为出轨导致的离婚,经过调解暂缓离婚的很少。尤其是当出轨一方是妻子时,目前为止还没有暂缓离婚的。和丈夫出轨、妻子仍想挽留不同,面对妻子出轨,丈夫的态度都特别坚决:不需要你们调解,必须离!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男人和女人对待出轨的不同态度和归因。

如果是丈夫出轨,妻子会很给他面子“,可以让他去外面等一下吗?”如果丈夫没出去,她也会说得很婉转:“他就是贪玩,有一些女人吧……现在这社会,你懂的啊……”总之,她们会从第三者的身上找原因,觉得自己丈夫人不坏,希望他能回家好好过日子。

如果是妻子出轨,丈夫会特别不留情面,用带有严重侮辱性的字眼儿来指责妻子,如不正经、搞破鞋等。他们头抬得老高,理直气壮地把责任全部推到妻子身上。不可思议的是,很多妻子也认可,从头到尾都低着头,不做任何反驳。

有一个丈夫月入好几万,基本没时间陪妻子。后来,妻子出轨了。丈夫知道后,二话不说就来办离婚手续了,“我给你钱,当你的取款机,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竟然背着我干出这种不三不四的事儿,要不要脸?”他就像受了奇耻大辱一样,不接受任何调解,坚决要离婚。

遇到这种情况,咨询师会帮助女性撕掉那个所谓的标签,不会让她觉得:我出轨了,我就是一个不正经的女人。事实上,很多女性出轨是因为情感诉求没有得到满足。所以,咨询师主要帮助她们看到这一点,看到自己出轨背后的心理诉求,并学习用正确的方式表达出来。

年轻人离婚,多因父母干预

王春梅告诉记者,对年轻夫妻来说,导致离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 父母介入。在调解室里,经常出现这样的情景—小两口决定不离了,可就是坐着不走,“我们都答应父母要离婚了,现在又不离了,回去怎么交代啊?”

这类婚姻中,夫妻俩大都没有从原生家庭里分离出来。一方面是经济上不独立。一对夫妻刚结婚就来领离婚证,起因是婚后买了新房,岳母坚持要写女儿的名字,婆婆不同意。另一方面是精神不独立。有一对夫妻一吵架就各自回家找父母评理,有时候父母还帮着吵架。

还有一种情况是,当小家庭和原生家庭的利益发生冲突时,有人会为了维护原生家庭的利益而离婚。这种情况在单亲家庭中尤为常见。有一对年轻夫妻,丈夫从小由母亲独自抚养,家庭条件一般,婚后全靠妻子家支持。后来,他妈妈想让他担保贷款买房。妻子不同意 :“我跟娘家借了那么多钱还没还上呢,你又给你家借钱,压力太大了。”丈夫坚持 :“我妈一个人带我不容易,你要不让我帮我妈,那咱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单亲家庭的孩子很容易和原生家庭绑得很紧,特别想报恩,严重缺乏界限感。好在夫妻俩感情基础不错,也愿意调解。在咨询师的调解下,丈夫知道了家庭之间要有界限感,妻子也了解了两个家庭的不同。回去之后,双方都做出了让步,在他们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贷款。

这个案子中,双方做出让步,问题得到了解决。但在其他案子中,很多人不愿意让步,结果,另一方大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原生家庭。这种情况在男孩子和妈妈之间更为普遍。对此,咨询师会建议妈宝的那一方做深度咨询,因为就算他跟这个人离了婚,遇到其他人也会有同样的问题。

父母对子女婚姻的介入,归根结底是教育的问题。现在,很多父母忙着赚钱,把孩子交给老人带。

等孩子 18 岁了,他们忽然意识到: “呀,他都要结婚了,我还没好好爱他。”然后,就开始疯狂地补偿,也就有了很多妈宝。事实上,0 ~ 6 岁是建立孩子的安全感、规则感的重要时期,父母该给的东西都给完了。6 岁之后,是一个慢慢放手的过程。如果不能得体地退出,必然会出现很多问题。

不过,要求父母改变很难,所以年轻夫妻需要做更多。基本的原则是,要结婚,先和原生家庭“离婚”。比如和父母举行一个告别仪式,一起吃顿饭、敬杯酒,向父母宣布“:以后,我们两个人要自己过了。”告诉父母 :“原来我们不懂事,让你们操心了。以后再有什么问题,我们会努力尝试自己去解决。”在经济上也是如此,可以把父母支持自己的打个欠条,或以某种形式补偿,或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这个过程既是宣布自己的领土独立,同时也清除了父母的担忧。

有时代特色的离婚现象

面对离婚,不同年龄段的夫妻会有不同的表现,主要体现在离婚原因和对离婚的态度上。

离婚原因主要分两种,一种是家暴。80 后、90 后涉及到这个问题的很少,主要是四五十岁的夫妻。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时代的进步。这些因家暴离婚的人,大多是女性。但是,真到了离婚大厅,她们就又犹豫了,会考虑孩子、事业、财产分割、社会的美誉度、父母的接受度等。所以,在离婚大厅迟迟不签字,跟咨询师沟通时也会说 :“只要他能改,我肯定不想离的……”

家暴是件很严重的事。所以,咨询师会为被家暴的一方主张权利,让夫妻双方都知道,不论是什么原因,都不可以侵犯身体的安全。一般情况下,还没等咨询师介入太多,只要施暴方认个错,另一方都会选 择回去继续过日子。虽然咨询师有顾虑,但还是会尊重当事人的选择,而且他们会建议双方能够做深度咨询,彻底解决问题。如有必要,他们也会将案件转介给妇联或相关法律部门。

和四 五十岁人 的 纠 结 不 同,六七十岁的老人遭遇家暴后都会离得很坚决。有一对 70 多岁的老人来办理离婚手续,老头儿希望能好好调解,可老太太却铁了心要离 :“这个人一辈子就没好好说过话,动不动就打人。以前为了孩子,我忍着、受着。现在,孩子养大了,孙子也看大了,我的任务都完成了。往后,我要为自己活了。”这种情况基本没有调解的余地。

第二种就是分居。以前夫妻两地分居,大多是女方迁就男方,做出牺牲,所以矛盾并不凸显。现在,更多的女性不愿意再委屈自己。有一个妻子还在哺乳期,却主动提出离婚,并要求独自抚养孩子。因为她考上了外地的公务员,丈夫不愿举家搬迁。但她坚持要去,认为这样更有利于自己的发展,而且已经和父母沟通好了,会过去帮忙带孩子。她告诉咨询师,自己已经不需要这个丈夫了。

这种变化一方面说明女性经济独立,有了更大的选择权。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一个值得关注的新变化,当个人利益和家庭利益发生冲突时,夫妻要如何抉择和平衡。

在离婚态度 上,70 后、80 后会比较纠结,尤其很多女人舍不得,有为了孩子的,有为了父母的,也有为自己不值的。而 90后的则会更果断。他们觉得,离了以后,自己能活得更舒服,一点儿情绪上的问题都没有。涉及到孩子,他们的解决方法是 :“有钱就给点儿,没钱能怎么办?我得先把我自己养活吧。”“你放心,我爸妈会帮忙带的。”所以, 90后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是人格成熟度不够。遇到问题,不是想着如 何去面对,而是合不来就散伙,严重缺乏责任意识。

由于很多夫妻是来办理离婚手续的,所以转介到调解室时,王春梅看到的更多的是问题,做的工作也以“救火”为主。效果是有的,调解的2 3 9 3对夫妻中有3 0 0对暂缓离婚。但在王春梅看来,如果能及早干预,很多夫妻都不至于走到非离不可的地步。所以,在调解的同时,王春梅带领团队开办了免费的幸福课,旨在传授经营幸福家庭的理论与方法,为更多的家庭“防火”。

有位 70多岁的老太太准备离婚了,因为只要她离开一会儿,老伴儿就受不了,然后就骂她。老太太觉得自己一辈子为这个家做这做那,结果还要被骂,就不想过了。上了幸福课之后,老太太才知道,原来老伴儿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两岁就没了妈,很没有安全感。此外,两个人结婚时间长了,需要建立情感账户,经常给对方存款,为婚姻保鲜。

于是,变化发生了。以前上课,老伴儿一会儿一个电话,她就特别不开心。那天,她接完电话,笑着跟王春梅请假:“王老师,我先走一会儿,我跟老伴儿出去吃个冰棍儿。”两个人开始约会了。

瞧,只要我们意识到问题并愿意努力和改变,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希望每对夫妻都能在遭遇危机之前,学会为婚姻充电,防患于未然,实现最初“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的美好承诺。

(感谢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妇联、赤峰市红山区妇联对本次采访的大力支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