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黄墁:在他面前,我只想做一个小女人/

张慧娟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本刊情话 - 文|本刊记者 张慧娟

冬夜里的那杯热水,暖了她好多年

在一个偏远山坡下的水沟里,警方发现一具尸体,尸体已经白骨化,上面爬满了蛆虫。来到现场的黄墁一下子就蒙了,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同行的老法医在一旁提醒她“:不要愣在那里,赶紧找双水鞋跳下去。”大脑一片空白的黄墁只能照做,她戴好手套、穿上水鞋,往水沟走去。她边走边想起老法医语重心长的话: “以后也许还会有比这更恶劣的情况,如果现在都做不了,你真要认真 考虑一下,是不是转行。”

要强的黄墁听到这句话,突然来了精神,她迅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开始一块一块捞死者的骨头,她捞得非常认真,等她捞完,一低头,惊恐地发现自己水鞋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蛆虫,她吓得差点儿跳起来……

那是黄墁参加工作后第一次面对腐尸的经历,也是第一次单独完成一个案子的经历。

黄墁进入法医行业纯属误打误撞,当年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她以为法医就是在法院工作,后来才知道这个职业要面对的是什么。但 她并不排斥自己所学的专业,甚至还很感兴趣。参加工作后,黄墁最初感受到许多异样的眼光,有人见到她会感到害怕,也有人会嫌弃。有前辈提醒过她,认识新朋友的时候,千万别主动去握手,因为你不知道对方会不会介意。但也有例外。那年冬天,黄墁去一个命案现场进行尸检,她和同事从晚上八九点一直忙到凌晨一两点。准备收工时,巷子尽头的一扇院门“吱呀”一声轻轻打开了,一位老奶奶笑盈盈地走了出来,手里端了一杯热水,冲

黄墁说 :“姑娘,你在这儿忙活好几个小时了,这么冷的天,喝口水暖暖吧。”黄墁并没有马上接过杯子,而是笑着问 :“奶奶,您知道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怎么会不知道呢?我是快进棺材的人了,难道还怕这些?”奶奶一边笑着,一边把手里的杯子递了过来。这一次,黄墁笑着接了过来,几个小时的尸检,她的双手几乎冻僵了,她紧紧握住杯子,把脸凑到杯子冒出的热气上,一股暖意从手心和脸颊上蔓延开来。黄墁说,那杯子热水,暖了她好多年。

黄墁的老公也是个“例外”,黄墁当初选择嫁给他,就是因为他对她的职业很尊重,让她深深感到自己职业的神圣。被人尊重、被人懂的感觉,让黄墁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法医这个行业,并给予足够的尊重,甚至有人跟黄墁说 :“女孩子做这份工作,真了不起。”这让黄墁很开心。

是的,他们不只是“跟死者打交道的人”,他们还是破解“死亡密码”的人。

在工作中,黄墁目睹过许多悲欢离合。

2012 年 10 月,黄墁刚休完婚 假就碰到一个案子。一个 11 岁小男孩徐童在家长陪同下向警方报案,说 3 名男子强行将他的表弟小景抱上一辆面包车,劫走了。警方迅速布下天罗地网,并调阅了全市的监控录像,却始终没有发现失踪男孩的任何踪迹。

黄墁主动要求加入专案组。那天,专案组对小景最后出现的鱼塘进行排查,黄墁在鱼塘周边反复搜索的时候,敏锐地闻出一丝微弱的尸臭味。她循着气味追踪,结果在水塘下挖出一具高度腐败的小孩尸体。

经过尸体鉴定,正是失踪男孩小景。最终,徐童承认,表弟小景是和自己在鱼塘游泳时溺水身亡的,他怕家人责骂,就向警方谎报了案情。而鱼塘业主因为害怕承担责任,将尸体打捞上来之后,又偷偷掩埋。至此,小景失踪的案件真相大白。

这个案子对黄墁触动很大。一个11岁的男孩,在报案的时候竟然没有一点儿的惊慌,而且,警方工作人员多次询问的时候,他也是非常平静。一直到最后,在反复给他做思想工作的情况下,他才肯说出真相。

2018 年 6 月,在一处景点内,一个两岁多孩子的尸体被人发现。不久,孩子的母亲被抓,她就是凶手, 她把自己两岁的孩子活活捂死,又买来编织袋,将孩子抛尸在景区内,自己则悠闲地在景区内溜达起来。

起初,黄墁和同事都以为她精神有问题,给她做了精神鉴定,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她捂死孩子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老公要跟自己闹离婚,而她认为自己拿不到孩子的抚养权,就杀了孩子。一直到被抓,她仍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那次,黄墁几乎是流着眼泪解剖完孩子的尸体的,她无法想象,那么小的一个身体,生前却经历了母亲最残忍的扼杀。

还有一个不到 14岁的男孩,因为长久目睹父亲对母亲使用暴力,最终将父亲杀害。因为家庭暴力,孩子被无端卷入到一场灾难中,一个家也彻底毁了。

失去的孩子和擦肩而过的艾滋病,成了她最痛的领悟

在工作中见过许多生死的黄墁,自己也经历过生死的考验,甚至失去孩子的伤痛。

2013 年,黄墁怀第一个宝宝的时候流产了。当时正是清明节,因为一个案子,她从早上 8 点忙到晚上8 点,第二天一大早又去解剖尸体。在解剖的过程中,她感到肚子剧烈疼痛,之后被同事迅速送到医院,B超显示,孩子已经保不住了。黄墁拿着化验单,在医院里大哭了一场,她觉得自己很没用,连一个还没有出世的小生命都保护不好,孩子才 3 个月,就匆匆走了。

孩子流产 3 个月之后,黄墁又经历了一件让她终生难忘的事件。

2013 年 7月,黄墁在对一具尸体进行解剖时,不慎被缝合针刺到了手指。同事告诉她,死者可能是一个艾滋病患者。黄墁听完,心里咯噔了一下,她迅速打电话到疾控中心查询,最终确定死者是艾滋病患者,并且一直没有进行治疗,处于感染期。黄墁当时

心都凉了,同事迅速陪她去了医院。

那天晚上,黄墁抱着医生开的一大包药回家,一路上,大脑一片空白。敲开门,老公正在厨房里做饭,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黄墁突然有点儿想哭。她平复了一下情绪,轻轻叫了一声“老公”,接着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他听完,手里的铲子“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等他回过神儿,然后问她:“怕吗?”她说: “怕啊!”她和他结婚只有一年,他们很恩爱;她很年轻,还没有体验过当妈妈的滋味 ;她很爱自己所从事的这份工作,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那天晚上,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抱头大哭起来。黄墁一边哭,一边叮嘱老公:要他一个人好好过日子,要他好好照顾老人。等到两个人的情绪都稳定下来,想想自己痛哭流涕的样子都觉得好笑,他们看着对方,扑哧笑了。

黄墁吃了一个月的艾滋病阻断药物,用她的话说,那一个月她几乎把这一辈子的药都吃完了。阻断药的副作用很大,她不停地呕吐,常常吐得肠胃翻江倒海。那段时间,老公很少刻意跟她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默默陪伴她,默默给她煲好喝的汤,做好吃的饭。他也许知道,在那样特殊的时候,再多的话,都不及默默的陪伴和行动上的支持。

前 3个月的时候,黄墁每个月都要去抽血复查,老公想陪她,她却不让,因为那个过程“很煎熬”,她不想让他和自己一起煎熬。但有两次,老公还是偷偷去了,他站在医院大门口,等她检查出来,看她的神情没有异样,便知道当天的检查应该没有事。

黄墁说,也许是太紧张的缘故,那段时间她看验血报告单,总觉得“阴性”和“阳性”一模一样,她总是一遍遍地看,看到自己泪流满面。

6 个月之后,黄墁去拿验血报告单,看到上面写着“阴性”两个字,她开心极了,因为这意味着她被艾滋病感染的几率很低。可她还是希望 医生能亲口告诉自己,就拿着报告单跑去找医生。黄墁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时候,没有直接去坐电梯,而是走到楼梯的一个拐角,一个人兴奋地跳了起来,然后给老公打了电话。

每每回想起这段经历,黄墁都感到很庆幸,也让她深刻地领悟到:生活里很多东西都没有必要去计较,活着就好,认真做好自己就好。

这个工作中的女强人,却只愿意做他的小女人

黄墁的工作除了在各种命案现场检验尸体,判明死亡原因、时间和性质,还会为涉及人身损伤的案子做伤情鉴定。

因为第一次流产的缘故,黄墁再次怀孕的时候,领导和同事都不让她外出工作,而是让她在办公室里做伤情鉴定。

2014 年 12 月底,一起案件的当事人鲁直找到黄墁进行伤情鉴定。黄墁给他验完伤,在审阅医疗材料的时候,发现他拍的 X 光片有些模糊,为了防止误诊漏诊,黄墁希望他重新拍个片子,这也是为他考虑。可鲁直不但不领情,反而认为黄墁是在“刁难”自己,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有孕在身的黄墁,面对无端的指责,并没有急躁,而是一遍遍跟鲁直说明需要重拍的原因,最终感动了他。重拍X 光片后,黄墁果然发现了此前没有发现的伤情,并据此出具了一份公正的《伤情鉴定意见书》。

事后,鲁直一家为了表示感谢,专门给黄墁送来了一只鸡,可她怎么都不肯收。最后,对方只得放下鸡就走。黄墁一看,赶紧追出去。于是出现了这样一幕:前面一家人快步走着,后面一个挺着肚子的孕妇拎着一只鸡在追……“你能想象得出那场景多有趣吗?”黄墁笑着说。

很多人都是懂得感恩的,有人给黄墁买水喝,还有老婆婆偷偷放几个鸡蛋在黄墁的凳子下面。 可也有不被理解的时候。“鉴定本身就不能平衡所有人的愿望,有时候,一方觉得满意,另外一方就会觉得不满意。”有一个大妈,她的妹妹被人打了,她觉得黄墁出具的伤情鉴定太轻了。于是那段时间,她经常到黄墁的办公室去闹,还动不动就骂人。黄墁多次耐心劝说,都不奏效。她只能一边接待闹事的大妈,一边给其他伤者做鉴定。

一段时间之后,有一天,大妈仿佛醒悟了一般,突然跑过来,一脸歉意地跟黄墁说 :“我也是着急,才会天天到你这里闹,希望你多理解。而且真对不起你,你还怀着宝宝,我连肚子里的宝宝也一起骂了,等宝宝出生了,你帮我跟宝宝说声对不起啊。”

黄墁笑了,能得到更多的理解,才是她把工作做好的根本。

因为对工作的尽职尽责,黄墁获得了不少荣誉。

2014 年,黄墁当选“广西首届最美警察”并荣立个人一等功 ;2015年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被授予全国巾帼建功标兵荣誉称号、全国“最美基层公安民警”荣誉称号; 2016年被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2017 年被授予“全国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

看到黄墁这么能干,有朋友问她老公 :“老婆那么能干,你有没有压力?”老公跟朋友打趣说 :“她除了工作,什么都不会,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我的‘压力’就是要更好地照顾她,让她更好地工作。”

老公有时候也会开玩笑地问黄墁:“你怎么有两个人格,工作能力那么强,可生活能力那么差?”黄墁就调皮地回应他:“这你就不懂了嘛,我在工作上,是一个女强人,可在你面前,我却想做一个小女人。”

这大概是世上最好的情话,也是一个女人最柔软的表白。这情话的背后,是老公对黄墁的娇宠和付出。

有朋友问黄墁的老公,老婆那么能干,有没有压力?他说,我的压力就是要更好地照顾她,让她更好地工作

每一具尸体都有密码,一旦破解了,它就会说话。黄墁就是破解这些密码的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