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妈的女人最想要什么/

蔻蔻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本刊情话 - 文| 蔻蔻

1

蓝伊第一次见到秦思安,是接女儿俏俏放学。

他的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蓝伊认得,那是俏俏的同桌辰辰。平时,都是辰辰的奶奶接送他上下学的。

两个小孩儿互道再见,蓝伊心中好奇,忍不住问了一句:“孩子的奶奶今天有事?”秦思安点点头“:嗯,我是他舅舅。”本是陌生人,蓝伊没有再多说,礼貌地跟他道别,带着俏俏回家。

从那之后,蓝伊就在学校门口时常见到秦思安,每次他们都会打招呼,顺便聊两句。两人慢慢熟悉起来,于是蓝伊知道了一些秦思安的情况,他做点儿小生意,时间上比较自由,喜欢看书和打球,没有女朋友。

秦思安爱穿休闲的衣服,看上去干净阳光,言谈举止很有风度。最重要的是,他很有小孩儿缘,俏俏不止一次说,她很喜欢秦舅舅。

春天,幼儿园组织亲子游,蓝伊请假去参加。玩儿游戏的时候,蓝伊差点儿摔倒,秦思安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站稳之后,蓝伊向他道谢,他才想起来把手松开。

晚上睡觉的时候,俏俏小声地在她耳边说 :“妈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辰辰说,他喜欢我。”

蓝伊笑着说 :“你们两个小屁孩儿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俏俏不服气 :“怎么不知道?辰辰说,喜欢一个人就是想天天看见他!辰辰还说,秦舅舅肯定喜欢你,他总看你!”

蓝伊的心里竟然有一种小小的 欢喜。她想起白天的事情,想必,那时他的目光是在她身上吧,所以才会反应那么快。

“好了好了,快睡觉吧。”蓝伊摸了摸俏俏的头。

2

蓝伊几年前就离婚了。前夫每个月支付两千元抚养费,按时打到蓝伊的卡上。刚离婚时,蓝伊把俏俏交给父母带,自己去上班。直到俏俏 3 岁上幼儿园,她才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自己接送她。

因为离婚的时候俏俏还小,所以她对爸爸没有多少概念。离婚后,前夫一次也没来看过她们。他离婚后很快再婚,生了个儿子。要不是每个月按时到账的抚养费,蓝伊简直要当他死了。

离婚后,蓝伊是相过亲的。父母总觉得她一个女人带个孩子生活不是办法,拜托了七大姑八大姨给她介绍对象。蓝伊并不排斥,她想趁俏俏还小,找个男人来一起爱她。

可惜,总遇不到对的人。他们中有比蓝伊大了十几岁的,有开口闭口必须要生儿子的,有嫌蓝伊赚得少的,有嫌她带着孩子的……就是没有蓝伊想要的那种能踏实过日子、对她和俏俏好的。

渐渐地,蓝伊就死心了。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女儿和工作上,不再想其他。她相信,就算没有男人,她也可以把俏俏养得很好。

3

听女儿说秦思安喜欢她的那天晚上,蓝伊做了个旖旎的梦。梦里有个男人,隐隐是秦思安的影子。蓝伊发现,自己也是有些喜欢他的。

可是过了几天,当秦思安真的来表白时,蓝伊却拒绝了。她比他大 3岁,离婚带着孩子,怎么看怎么不搭。也许,他是真的喜欢她,但这种喜欢,

未尝不是带着新鲜感。她 28 岁,依旧美丽,比跟他同龄的姑娘成熟稳重,看问题更透彻一些,所以他很容易被她吸引。可是时间长了呢?他会觉得不公平,觉得她配不上他,然后他所谓的爱情就变得脆弱不堪。

秦思安不死心。蓝伊这里行不通,他就在俏俏身上打主意。周末,他让辰辰给俏俏打电话,约她去游乐场玩。蓝伊不想去,可是俏俏的眼泪一掉下来,她就妥协了。

秦思安开车来接。两个孩子玩的时候,秦思安就拉着蓝伊说话。他说,他是真心喜欢她,也喜欢俏俏。他说,他会把俏俏当成亲生女儿,一定会给她们母女俩幸福。

蓝伊还是不同意。秦思安没有再说这个话题,之后也再没提过。但他还是会通过辰辰和俏俏来制造一些机会,让他可以有理由跟蓝伊相处。

真正让蓝伊下定决心接受秦思安,是有天晚上俏俏发烧了。

当时已经 11 点多,退烧药吃了,物理降温也做了,可烧还是没退。蓝伊没办法,只能送俏俏去医院。平时那个路口有很多出租车经过,但那天晚上却迟迟打不着。蓝伊一心急,就拨通了秦思安的电话。

秦思安二话不说就开车过来,把母女俩送到医院。到了医院又跑上跑下,帮着挂号交费。看着他的身影,蓝伊突然觉得没那么慌了。

俏俏终于退烧了,在医院睡着了。蓝伊松了一口气,突然觉得整个人说不出的疲惫。秦思安走过来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温柔地说:“答应我,让我照顾你们。”蓝伊终于点了头。

和蓝伊恋爱,秦思安是瞒着家里的,他说需要找合适的机会说服父母。这一点蓝伊理解,所以从不催促。他对俏俏确实好,给她买玩具和衣服,带她到处去玩,在她累了的时候背着她走。俏俏从前没有享受过父爱,对秦思安极其依恋。每次看到他俩亲密无间的样子,蓝伊都特别满足,感觉那就是她想要的幸福生活。

4

那是蓝伊离婚后过得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她几乎已经确信,秦思安可以为她们母女俩撑起一片天。

蓝伊的心情每天都很好,她耐心地等着秦思安做通父母的工作,正式把她介绍给他们。蓝伊甚至想过,结婚的话,婚礼不需要太隆重,简单地请亲朋好友吃顿饭就行了。

可是蓝伊没想到,一件很小的事情就让她的梦破碎了。

那天是周末,俏俏吵着要吃披萨,秦思安二话不说就带她去了。刚点好餐,有个年轻的男人走过来跟秦思安打招呼。见俏俏可爱,他捏了一下她的小脸,转头问秦思安 :“这两位美女是谁呀,怎么我以前没见过?”

秦思安明显犹豫了一下才说:“我大学同学的姐姐带女儿来这里玩,我带她们转转。”又转身对蓝伊说“:这是我发小安阳。”

大概是怕俏俏多嘴,秦思安拿出手机给她看动画片,小家伙一下就被吸引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安阳笑着拍了拍秦思安的肩膀: “刚进门时,我还以为是你女朋友。不过看见还有个小孩儿,我就知道肯定不是。话又说回来,你小子要是有了女朋友可不能藏着掖着,记得带来让我们看看。”

秦思安说 :“那是当然。你忙你的吧,我们吃完去海边玩玩。”

蓝伊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秦思安口口声声说不介意她离婚带孩子,可连公开他们关系的勇气都没有。也许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跟她有什么结果。他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一时头脑发热。

当天,蓝伊提出分手。秦思安拼命道歉,说他是虚荣心作怪,才没有说实话。秦思安还说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了。

蓝伊沉默地拿起秦思安的手机,拍了一张 3 个人的合影,不紧不慢地说:“把这张照片发到朋友圈,说我 是你女朋友,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秦思安犹豫了很久,垂着头说: “对不起。”蓝伊没有回答,带着俏俏离开了。

和秦思安分手,最不习惯的是俏俏。每次她吵着要找秦舅舅玩,蓝伊都只能耐着性子哄她,说一些她感兴趣的东西来转移话题。

但蓝伊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她相信自己会很快适应没有秦思安的日子,俏俏也是。

蓝伊去找老板,要求从后勤部门调到销售部门。老板要她三思,销售部很累,底薪也很低,收入主要靠提成。她想得很清楚,要想赚钱,就不能固守安逸的生活。

跟秦思安分手让蓝伊明白一个道理,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能给俏俏最坚实的依靠。

刚开始做销售特别难。蓝伊打了无数电话,跑了许多地方。很多个夜晚,俏俏睡着了,蓝伊还在灯下工作。她钻研各种资料,充实自己的专业知识,分析客户的需求,思考合适的方法……别的同事嫌麻烦不愿意跑的单子,蓝伊二话不说就接过来。

因为蓝伊为人诚恳,真心站在客户的角度考虑,渐渐有了一些业绩。蓝伊的收入一点点上去了,每个月收到发工资的短信提示,她都觉得很有安全感。

人人都说蓝伊能干,可是这其中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被客户误会的时候,努力了很久却没有成功的时候,跑了一天筋疲力尽的时候……蓝伊都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可是一想到俏俏,蓝伊就知道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于是她就重新充满了斗志。

蓝伊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她依然相信爱情,如果遇到温暖可靠的男人,她会敞开心扉接纳他。可是如果遇不到,她也可以独自带着俏俏,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