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推星大法”

粉推、“做数据”、热播剧与流量明星的关系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CONTENTS - 文/祝媛莉

粉丝追星是娱乐圈中的一大文化现象。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粉丝生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粉丝与明星距离缩短,他们之间已不再是简单的崇拜与被崇拜关系,粉丝团体变得更专业,粉丝角色也更多元,在帮助明星提升个人价值的过程中发挥了更多作用。

如今,粉推力量突显,粉丝文化日益壮大并深刻影响娱乐业。通过粉丝们的努力,很多明星的人气得到提升,也获得了更多资源,粉丝与偶像构成了利益共同体。粉丝对偶像的仰望逐步演变为粉推经济,明星个人品牌甚至影视作品宣发都越来越倚重粉推。

粉丝生态变化

8月18日- 19日这两天,远在北京五环外的宏昌竣体育公园异常热闹,偌大的公园熙熙攘攘。从附近地铁站走出来的路人,老远就能听到此间传来的阵阵呼喊声。

园区里正在举行的是由新浪微博和新浪娱乐主办的2018粉丝嘉年华。当天近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粉丝与杨洋、马思纯、陈乔恩、NINEPERCENT、火箭少女等百位偶像在这里“约会”。线下的明星粉丝互动活动热度一直延伸到线上, #粉丝嘉年华#话题阅读量74.5亿,讨论量超4225万,直播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次。

微博粉丝嘉年华已举办3届,其核心诉求就是为粉丝和偶像提供面对面的互动平台。和其他颁奖不太一样,活动中明星所获奖项全部由粉丝来定,明星的“奖杯”也是粉丝动手制作,亲手颁发给自己喜欢的偶像。在此活动中,粉丝成为真正的主角。

“现在粉丝对明星不再是仰视,而是平视,甚至对视。”新浪娱乐高级总监吴赫切身感受到粉丝生态发生的巨大变化。

小碟子是一位有着12年追星经历的粉丝,她从国内最早一批偶像选秀活动开始追星,也曾追过韩流、粉过TFBOYS,一段时间内爆火的演员也是她追逐的对象,可以说,

她是“杂食”性的非典型性追星女孩。在多年追星过程中,小碟子也感受到了粉丝追星的变化,“现在追星更方便了,粉丝翻着花样做应援。过去顶多和粉丝后援会去给明星接机,现在有些粉丝直接是跟机。从前喜欢一个明星,买张看台票看场演唱会就很开心了,如今看演唱会已经不能满足粉丝们。”互联网和社交网络高速发展是粉丝生态

嬗变的主要推动力,粉丝和明星的距离鸿沟被缩小,甚至可以实现直接对话沟通。

新浪微博是目前粉丝线上活动的主阵地。微博推出多款帮助粉丝和明星应援互动的产品,比如粉丝阅读、评论、转发、点赞等互动行为可以变成明星在微博上的热度,直观反映到“明星势力榜”。微博上线的“饭票”产品,将以前粉丝为明星的单纯付出转化为实际回报,粉丝的每次互动可以转换成能量值,累积成“饭票”用来兑换线上、线下粉丝福利和特权。也就是说,粉丝

追星不再一味付出,他们可以通过实际行动达成愿望,获得满足感。

除了微博,各种形式的粉丝聚合和互动平台层出不穷。百度贴吧、粉丝网算是老牌阵地,包括豆瓣、论坛小组也聚集了一批粉丝。更垂直的粉丝互动平台Owhat是为娱乐公司和粉丝后援会提供包括在线交易、传播管理、活跃度管理和明星福利互动而打造的平台,主打应援和交易。BAT也加入了粉丝

经济版图,爱奇艺推出的泡泡圈、阿里巴巴推出的优酷星球(原名阿里星球) ,以及腾讯视频的doki平台都是为打通视频、粉丝、明星关系链的娱乐粉丝社区。还有一些专为饭圈打造的App应运而生,如火星圈、超级星饭团等。

专业的粉丝组织

当信息和互动更便捷地在互联网舆论“广场”流通之后,粉丝们也凭借相同喜好和目标形成紧密的社交关系。很多粉丝不再孤军奋战、默默追星,更愿意加入系统化、组织化的以自己偶像为中心的团体,与同好一起为偶像发光发热。

明星后援会是常见的粉丝团体,这个被称为“神秘而伟大”的组织拥有严格的组织纪律和系统架构,从会长到管理层,再到打投组、美编组、数据组、文案组等部门成员各司其职,进行各项线上线下应援。一个后援会往往人数众多,有的明星后援会在全国各地甚至海外均有众多分站,管理者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精力、金钱运作后援会。

除了后援会,粉丝也会以个人名义由一人或两三人创立个站或粉丝站子,有的站子人数较多形成组织。和传统后援会不同,成立个站没有“门槛”。除了日常追爱豆(偶

像)出席的各种活动,站子会在微博上注册

明星后援会是常见的粉丝团体,这个被称为‘神秘而伟大’的组织拥有严格的组织纪律和系统架构。

一个账号用来发美照、做应援,还会举行一些线下应援活动。

丸子在一家公司从事市场营销工作,从来没追过星的她4个月前机缘巧合地成了《偶像练习生》中陈立农的一枚农糖(粉丝

称陈立农为农农,粉丝自称农糖)。“他很可爱,我是看着他一直在成长。刚开始给他打打榜,买买水(通过赠送打榜道具提升偶

像人气排名) ,之后我就越陷越深,这种感觉就和谈恋爱一样吧。”丸子说。

《偶像练习生》播出期间,粉丝团为陈立农做了大量应援活动,助力他成团出道。在和后援会一起做应援时,丸子觉得粉丝团不够专业,很多地方做得不到位,于是她就跟着一群收入较高、年龄较大的粉丝单独出来成立了“超级農農花路助攻队”应援站。

相比很多明星的粉丝站,丸子的粉丝站相对小型,由核心成员负责线上线下的应援活动,大到线下广告、创意事件,小到一个易拉宝、花篮的制作。丸子的站子还试图通过自己的资源帮陈立农对接更多广告代言品牌。 “我们会联系农农的一些‘金主爸爸’,给他们做营销方案。我们告诉金主农农的粉丝构成,金主找农农做代言,他的粉丝会为金主的产品买单。”丸子说。

丸子介绍,现在的粉丝可以用“专业”来形容。明星的官方粉丝后援会或者

不可忽视的粉推力量

“从去年开始就有粉推这个词出现,粉丝为明星所做的努力是可以提升明星价值的,粉丝对明星的宣发起到越来越大的作 贴吧粉丝站不仅有管理层,而且制定了相应的粉丝规则,粉丝们发挥各自所长按照职能分工,有组织地应援,甚至每天有工作量的要求。

粉丝团可谓藏龙卧虎,不乏各种绘图、写文、视频剪辑以及话题炒作小能手,有些粉丝还专门为了爱豆学P图、剪视频,不少粉丝制作的饭制视频相当专业,甚至产出了一些粉丝仿制剧集“饭制剧”。此前,粉丝利用《微微一笑很倾城》《杉杉来了》《最好的我们》等影视剧素材穿插剪辑的“饭制剧”《不可预料的恋人》在优酷播放量超过

2000万,但随后被指侵权,播出一集后便下架了。这两年,短视频平台的兴起降低了粉丝拍摄视频的难度,更多饭制短视频内容不断涌现。

吴赫介绍,微博上粉丝内容生产力非常强,微博活跃粉丝3000万以上,每月与明星产生7次以上互动的粉丝规模在400万人以上。微博粉丝团队会通过各种活动和产品持续提高粉丝活跃度,增加粉丝和明星的互动量,这既能提升明星热度,也能达到商业品牌想要的传播效果。

凭借网剧《镇魂》被更多粉丝喜爱的白宇也是今年迅速走红的偶像代表之一。在白宇还是“小透明”演员时,瑞瑞就已经是白宇全球影迷会的成员,并跟他一起经历了这个夏天的爆红。

瑞瑞介绍,白宇全球影迷会设置了文案组、视频组、美工组、资源组等不同小组,光美工组就10人左右,每个组都有一个组长负责管理,还有独立的数据站。从一条图文微博,到户外广告、应援活动,粉丝站的决策都要经过群里所有粉丝投票决定。

以上所有这一切为偶像的服务均是“为爱发电”,都是粉丝无偿付出。但有知情人透露,也有粉丝团向粉丝收取会费。此外“因为粉丝团在给偶像做应援时花费不菲,这些费用有的是粉丝团管理层个人支出,不过现在大部分是由粉丝们集体捐资,于是就有粉丝会质疑粉头(粉丝团团长)存在‘贪污’行为,账目不明等情况。”还有“站姐” (个站的创办人或负责人)通过售卖明星的周边商品或者个人写真集等赚钱。在粉丝愈加职业化的同时,粉丝经济也滋生一些灰色利益链,比如门票黄牛、“追星黄牛”、职业粉丝、职业代拍等。“追星黄牛”为粉丝提供接机送机、全天跟车服务,收费在100- 150元之间不等,还帮粉丝跨省去剧组、进剧组当临演、看商演当观众等,追星族们可以提诉求,价格不一。职业粉丝受雇于明星经纪公司,极尽各种手段为明星制造人气、带话题,成为有偿拉拉队。职业代拍就是跟拍明星,再把拍到的照片卖给粉丝和粉丝团或个站。

用。”吴赫表示。

目前,很多电视剧和综艺节目官宣都会用粉丝力量进行推广。一位电视剧制作公司的宣传人员称,公司正在摸索如何将粉丝行为变现,“在互联网时代,粉丝力量已和新生的自媒体一样,成为新的影响力,而且这种影响力是可以变现的。”

天然拥有明星资源加持,影视剧和节目与饭圈联系最为密切,粉丝带来的巨大流量是影视公司所渴望的,这也是“粉丝电影”屡试不爽的原因。当明星的电影或新剧播出时,粉丝会印制宣传物料,在网络各平台疯狂安利(强烈推荐) ,买广告牌做广告推广,包场看电影。

此外,粉丝日常推星活动还包括为明星打榜,提升明星在微博人气榜和超级话题板块中的排名和曝光度。粉丝站数据组每日在各种App上为艺人打榜,取得好排位帮爱豆赢得更多资源。瑞瑞所在的白宇站就在前段时间火星圈的“为偶像打榜投票”活动中胜出,赢得了深圳公交车车身广告位投放的资源。

“以前这些都是经纪公司、厂商或者片方做的事,现在粉丝做得比以前多很多,有时候更像经纪人角色。”小碟子说。

据悉, TFBOYS三位成员每人的活动都有遍布全国的几十个粉丝团参与,不管是生 日应援、广告投放还是自制视频,成员各自分工做成一场大型宣传活动,宣传、组织能力堪比经验老道的策划公司。

粉推成为文娱圈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饭制图文、视频物料通过粉丝大量二次传播、多层级分发,很容易形成强大的舆论声量带动艺人及其作品影响力。有了足够的流量和人气,明星又会被更多平台、制作公司、商业品牌追逐。

饭圈的应援活动也在追求多样化,从单 纯的安利转向个性化应援活动,比如公益应援。去年,王源17岁生日,粉丝为他捐了一座印有偶像名字的移动信号塔,希望这座信号塔成为“孩子们打量天地,遇见世界的眼睛”。王凯的粉丝致力于修桥铺路,并以王凯饰演的各种角色命名这些桥和公路。张艺兴的粉丝在2013年设立公益基金,捐资建设“益心书屋”“艺兴体育教室”等教育公益项目。

丸子所在站子最近就做了一个公益植树活动。在他们的带动下,三四千粉丝通过公益机构“百万森林”在1个星期里捐出了6000多棵树,每棵树10块钱。眼下,丸子和站子的其他成员正在策划“十一黄金周”期间陈立农的生日应援活动。他们计划在电影院投放映前广告,并在高铁站、机场等人流聚集区投放广告,打造“生日周”概念,“每天展示一款不同性格的农农”,希望突破粉丝圈层,让更多路人喜欢上爱豆。

“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不论是做应援还是数据,希望我们成长的速度能够跟上农农的成长速度。说白了,即使爱豆有个大公司或者有特别好的资源,粉丝不给力或者粉丝给人的印象不好,都会影响他个人发展,爱豆和粉丝是相互促进的。”丸子说。

TFBOYS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