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剧《我们这一天3》:人间百味 暖心回归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Industry Reporter - - 关注 HOTSPOT - 文/安 琪

自2016年播出第一季后,《我们这一天》便成为了NBC的王牌剧。连主创人员都表示,这部主打温情、催泪、家庭与爱的电视剧能够如此成功,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在前两季横扫美国各大影视剧奖项之后,万众期待的第三季终于在这个初秋温暖归来。

《我们这一天》每一季的收视口碑均不俗。豆瓣上,第一季评分9.5,第二季评分9.4,第三季目前播出3集,评分9.7。IMDb第三季前3集平均得分8.8,烂番茄平均每集好评率也保持在90%。

本剧主要讲述了白人夫妻杰克、瑞贝卡以及他们三个孩子的人生故事。三个孩子中两名是双胞胎——凯文和凯特。原本瑞贝卡怀的是三胞胎,但生产当天其中一个孩子不幸夭折,所以当同天出生却被人遗弃的黑人婴儿出现在这对夫妻面前时,杰克当即决定收养这个孩子,取名兰道尔。一家五口的生活自此展开。

《我们这一天》最特别之处在于它的叙事手法。由于编剧为每个重要人物都绘制了一条单独的故事线,因此导演也以交叉剪辑法进行多重叙事。比如,在讲述人到中年的三个孩子的故事时,杰克和瑞贝卡的故事线便成为了倒叙和回忆。于是,三个孩子的童年、青少年和中年生活与他们父母相遇、相爱的过程糅合在一起,完整地展现了他们的家庭史。尽管本剧人物线众多,却不会让观众觉得混乱。在展现当下故事的同时,导演还会埋下众多伏笔,吊足观众的胃口。本季第三集中,有一场戏是凯特在梦中看到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自己。这段设计非常巧妙,3个凯特与爸爸杰克同框出现,表现出她潜意识里对自己的否认以及对父亲的愧疚、思念。她希望自己能变成像母亲瑞贝卡一样坚强的妈妈,当她从梦境中醒来,也代表她成功战胜了自己的心魔。

本剧的成功还在于整个故事的格局和基调。剧中每个人的生活都有着各自的无奈,、、、、抑郁 失败 失望 自卑 想要挣脱自我却又被自我困顿……而这一切都与他们的原生家庭有关。童年及青少年时期,父母对孩子的影响会伴随孩子一生,如果他们无法挣脱这种影响,就很难掌握和主导自己的生活。通过该剧你会发现,很多时候看起来是我们和别人的关系出问题了,本质上却是我们和自己的关系出了问题,与自我的和解,才是灵魂真正的救赎。爱与善良,坚定与勇敢应该算是这部剧最突出的基调了。

值得一提的,还有剧中的几段配乐。第一集开场,导演选用了1960年代知名美国民间摇滚乐歌手史蒂芬·史提尔斯在1968年创作的一首《Treetop Flyer (Demo)》。这是一首典型的美国六七十年代的慢摇,搭配的剧情,是80年代匹兹堡钢人队传奇球员Franco Harris的故事,同时穿插了凯特和托比屡次求子失败的过程,黛佳在母亲放弃自己的抚养权后不稳定的情绪,以及凯文与佐伊的韩寿偷香,他们每个人都仿佛是歌词中那树顶上的飞行者,孤独地在自己的航道上飞翔。另一首笔者非常喜欢的配乐,是在第三集中出现的《Release Me》。这是一首非常现代的美国慢摇,由美国当代创作歌手伊娜拉·乔治创作并演唱。伊娜拉的父母都是美国摇滚乐歌手,父亲在她5岁生日前不幸过世。《Release Me》讲述的是一种情感的自我解脱,伊娜拉希望自己和母亲能够从父亲离世的情绪中走出来,勇敢地走向自己的阳光人生。这与本剧的灵魂不谋而合。

“把生活赠予你最酸涩的一颗柠檬,酿成一杯甘甜美味的柠檬汁。”这是《我们这一天》最想告诉人们的哲学道理。因为,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这就是我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