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融合技术平台的建设实践

文/林松涛

Media - - 特别策划 - 作者系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新闻出版事业部总经理

2017年年初,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在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工作座谈会上强调,推进媒体深度融合,要重点突破采编发流程再造这个关键环节,以“中央厨房”,即融媒体中心建设为龙头,创新媒体内部组织结构,构建新型采编发网络。基于这次座谈中提出的“中央厨房是标配”的概念,各家的“中央厨房”建设可以有所差异,但其基本标准已经被规范:一个工作平台、一个技术支撑体系、一个全媒体内容管理系统和一个传播效果监测反馈系统。

媒体融合技术平台建设的路线

工作平台是媒体集团所需要建设跨媒体、多业务单位的融合指挥大厅和多业务单元人员的集中办公平台,保证融合人员能够混编一体化办公。工作平台的中央指挥大厅在各媒体的应用不尽相同,有“炫酷模式”与“实用模式”两种不同的应用场景。大屏炫酷设计以丰富、动效和美观的可视化展现,获得了所有人的赞誉;大屏的“实用模式”与常态的中央指挥则需要提炼数据交互场景,以“文字列表+简洁可视化展现”,让领导更能把握重点、聚焦内容,并做到即时的中央现场指挥,在项目落地实践上需要做到两者平衡。

技术支撑体系主要是为多渠道的融合生产提供可靠的技术保证,这就要求其能与时俱进,确保未来N年内,媒体集团的技术支撑不被淘汰换代。因此,“中央厨房”需要有专业的技术运营管理团队,以及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作为支撑,与互联网的DT时代相接轨。

全媒体内容管理系统建设方式多样,但是其殊途同归,目标都是重构采编发网络、再造 采编发流程,以适应报、网、端、微、视等方面的融合生产与传播。以往媒体技术系统建设的惯性思维都是以采编流程为中心,出版技术虽然能够实现内容的数字化出版,但仅提升采编效率是不能够真正发挥中央厨房优势的,无法真正实现采编流程的制度化重构和优化。通过对刘奇葆同志讲话精神的分析,我们发现在全媒体内容管理平台建设规划的时候,要自顶向下来确立技术平台建设的中心骨架,勇于打破原有系统的瓶颈,构建一套先进、稳定、开放的内容生产管理平台。

传播效果监测反馈系统作为媒体生产的后续环节,可以说是媒体流程再造最为重要的一环。传播效果的数据量化在传统纸质出版体系中是无法获得的,也是传统纸媒无法构建闭环的重要缺失。在“互联网+”时代,传媒集团的内容多元化发布,更加需要这些量化的传播效果监测数据来反哺到选题和生产环节。传播效果监测系统建设的重要性可以辐射到众多的媒体业务场景中。

媒体融合技术平台建设的经验

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拓尔思”)从国内数十家媒体融合项目的实际落地实践中,总结出以下几点融合的思路和经验进行分享。

DT时代的数据思维平台建设。拓尔思一直围绕流程和安全生产来实现内容的稳定编发,核心解决的是生产效率和管理;而随着技术的高速发展,全社会已经逐步走入数据技术的时代,那么新一代媒体生产系统务必要以数据资源为中心,重点解决的是内容的生产价值与增

拓尔思的融媒体智能生产传播平台在2016年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获得“2016中国大数据应用最佳实践案例TOP50”奖,并获得了中国大数据产业生态联盟颁发的“大数据解决方案认定证书”。该平台已在国内数十家重量级媒体集团得到成功应用,重新定义了融媒体时代媒体行业的信息技术架构。

值服务。数据作为一种无形资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历久弥香。

只有全面、快速、精准的数据才能为内容生产提供大量的素材、思想和内涵,并以知识服务的方式来为内容创作者提供信息支撑,所以必须通过技术手段来保证数据的覆盖面、时效性和精准度。

技术平台不是媒体融合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在媒体融合时

代下,用技术推动媒体的业务发展,技术凸显出更为重要的地位。但是技术不是万能的,媒体融合转型是否成功不是由技术平台来决定的,没有组织体制和工作机制的配套,技术平台无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技术平台的建设,必须能够提升媒体的生产、传播、决策、指挥等业务的应用成效,并配套于集团融合发展的整体业务体系。技术平台应用最终的效果应该是让编采人员专注于内容本身的创作,由技术来辅助渠道的分发,以真正实现高价值的精品原创回归为本体的内容为王。

媒体融合需要技术贴身服务。媒体融合本身就是传媒

集团探索转型的过程,不同媒体结合自身的特色,对“中央厨房”项目落地有不同方向的偏重。如《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即使同是中央级媒体,其建设模式和建设方向也存在较大的差异;各地媒体由于有地域、体量、资本和思维的差别,导致“中央厨房”的建设不能简单地照搬硬套;在行业产业报的“中央厨房”建设上,除了满足行业内容生产传播外,更需要结合行业资源和行业知识,通过“点菜式”的个性化生产来为整个行业提供相关的政务服务、资源服务、知识服务和用户服务等。

正因为融合转型之路不同,所以在技术平台选型建设上,要求技术服务厂商能够在一体解决方案基础上实现满足个性化业务特色的定制服务。而在此过程中,也就要求技术服务商在不同区域的本地化团队组织上能够及时响应系统开发类需求,以实现本地化配套贴身开发模式。

过去传统媒体的技术项目建设是临时性的、有目标的开发任务,而互联网体系下的产品服务是不断快速迭代的服务。因此,媒体日常支撑的技术系统平台也将逐步从项目模式走向运营模式,灵活开发的技术平台需要不断成长完善、双方配合需要不断优化,以实现持续变化的媒体融合探索过程。

大数据是媒体的营养品还是必需品?近年来,大数

据成为媒体行业的一个重要风向标,但对其实际效果进行仔细总结和反思,发现大数据的成熟落地其实是荆棘满路的,真正将大数据与业务系统结合落到实处的单位凤毛麟角,大数据对于多数媒体来说都还处于可有可无的“营养品”阶段。

探究原因,笔者认为主要有三点:其一是传统的内容生产模式不变革,以往既定的工作流程没有大数据所匹配的“刚需”,生产流程的惯性思维与大数据没有贴合;其二是很多大数据厂商所说的媒体大数据其实是舆情大数据,这两点有交集但是完全不同,只有实践了才知道媒体应用所需要创造出的大数据服务场景到底有哪些;其三是大数据和分析结果的数据精准性,如果不能保证数据处理分析结果的精准化,势必造成业务人员认为这块功能只能演示而不能实用,久而久之,大数据服务也将被束之高阁,所以需要技术服务厂商真正具备大数据处理分析的能力和对媒体业务的深度理解。

根据大量的实践经验发现,其实媒体大数据的积累和深度应用实践是对场景服务不断“挖坑-踩坑-填坑”的反复过程,有用户戏称,“媒体大数据项目就像是月球表面一样,真的走上去才知道满满的都是坑”。让大数据对场景的匹配从“面子”到“里子”,进而应用到媒体业务的深水区,则需要媒体能够配备专业的数据分析人才做“桥梁”。这点在国外知名媒体已经广泛应用,而国内目前极少有人具备如此素质。

统一底层标准是实现集团层面的融合。传统媒体的

报、网、端、微都是由不同的系统分别承担的,而这对于融合生产所要求的内容资源的共享融通、人员操作的流程签转都是无法实现的。将媒体融合平台的底层实现真正的统一(不仅仅前端操作界面的融合)更有利于实现传媒体

团的数据标准化,让内容数据在任意节点间可以无缝流转,让人员在任意模块间可以平滑操作,并以此提炼系统全流程在线运转数据进行分析,实现对全媒体内容管理系统健康高效运转的自我优化。

媒体融合技术平台建设的实例

针对媒体融合发展的国家战略需求,拓尔思提出媒体的未来在于“数据+服务”的深刻洞察,将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媒体“中央厨房”深度融合,推出新一代融媒体智能生产传播平台,该平台涵盖了智能生产与传播、媒体大数据、传播分析和运营等核心系统,帮助媒体优化组织架构、实现智慧决策和沉淀用户价值。

拓尔思的“中央厨房”融合生产由“6+1”核心系统组成:数据资源融合平台、融合生产创作平台、传播效果分析平台、选题策划分析平台、协调指挥调度平台和用户资产管理平台,此外,还有配套的大屏指挥综合平台。

数据资源管理平台管理从原稿到成品、从在线到历史,涵盖文、图、视、微、端等全渠道稿库,通过资源汇聚向编辑记者提供“千人千面”的个性化应用。数据资源平台结合融合生产创作平台能够实现面向媒体集团的多级厨房的联合兼容,完成内容多渠道分发,并能够对跨媒跨渠道信息进行融合监管。通过结合大数据、人工智能,特别是自然语言处理的先进技术,实现将资源库升级为知识库的全新应用,成为媒体集团“新闻+服务”的核心数据资源中心。

融合生产创作平台通过统一的平台,支撑起了包括纸媒、网站、数字报、手机报、APP、微信、微博、大屏、H5等多种媒体形态的内容生产平台。通过流程引擎化的适配,结合内容资源语义和背景的自动匹配,以知识服务的方式实现智能创作辅助。

传播效果分析平台将传统的新闻作品转化为互联网产品。通过转载、阅读、互动三个维度分析来实现媒体原创文章的传播指数量化;通过“本地数据+拓尔思数据云服务+元搜索”三种技术互为补充,以确保传播数据的精准化。在项目中成功应用于媒体的绩效管理、传播力指数、媒体影响力、选题反馈、竞媒分析和版权追踪等业务板块。

选题策划分析平台以数据思维转化为业务智慧,通过大数据技术和文本智能服务来为媒体提供个性信息监测、线索发现、头条爆料跟踪、行业及地域热点聚类、事件深度分析等一系列大数据服务体系统,构建了推荐、传播、事件分析、知识服务和热点追踪等五大类数十个维度的落地业务场景。

协调指挥调度平台突出了移动化、扁平化和可视化的特点,涵盖了任务指挥、突发调度、稿件指挥、选题指挥、沟通指挥、应急指挥、融合监控(供稿用稿动态、实时发稿情况、实时流程展现)等应用模块,并结合大屏的数据集成以实现“中央厨房”工作平台的指挥中心。

用户资产管理平台将用户及用户行为作为内容的重要组成,对内实现业务用户的统一管理,打通系统间信息流转的脉络;对外实现用户资产中心,不仅对静态和动态用户管理,还对用户行为进行收集和管理、结合用户画像系统、智能语义标签,完成集团的巨量用户沉淀服务。

大屏指挥综合平台将系统流转数据、实时舆情数据、线索发现数据、热点舆情数据、在线播发数据、指挥调度数据、在线用户数据等多维多态的动态数据以可视化的方式在大屏展现,在炫酷和实用上尽量做到平衡,以保证大屏指挥综合平台能够成为媒体决策和指挥上的支撑。

拓尔思的融媒体智能生产传播平台在2016年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获得“2016中国大数据应用最佳实践案例TOP50”奖,并获得了中国大数据产业生态联盟颁发的“大数据解决方案认定证书”。该平台已在国内数十家重量级媒体集团得到成功应用,重新定义了融媒体时代媒体行业的信息技术架构。

图1 拓尔思的媒体融合平台

图2 拓尔思融媒体智能生产与传播服务平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