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版权保护任重道远

Media - - 微观点 - 活包容的政策措施,在保障原创者、版权人利益的同时,也为互联网开放、共享的内生动力预留空间。版权制度背后,是鼓励创新、推崇理性思考、赋予知识以尊严等更为本质的价值追求。划定法律边界,以技术设计提升版权服务水平,以制度安排平衡各领域创新者的利益,才能为全社会的知识积累与进步增添不竭动力。信息时代的版权保护需要依托互联网本身的独特性,形成立体的规制思维,强调版权保护并不意味着忽视版权制度本身的局限性。要加强内部管理。新闻单位应该提高版权意识,设立专业版权部门,进一步完善新闻生产和管理制度;二是要加强新闻的版权开

张建星:互联网上,对报纸原创内容的非 法转载和使用,几乎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面对如此海量的侵权行为,报社需要投入较多的资金和人员发现并留存侵权证据,而律师费、公证费等高昂的维权成本和较低的赔偿额度之间的不合理比例,让报社烦恼不已。加强报业媒体的版权保护工作,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可以做:一是打破行业习惯和稳态思维;二是推进版权保护的顶层设计;三是建立“化敌为友”的合作思路。 胡怀福:众所周知,媒体一直以来都是原 创内容的产出大户,媒体大部分收入都用于内容生产,但绝大部分收入却并不直接来自于内容本身。伴随着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各类网站、新闻客户端、自媒体平台等内容传播渠道,无偿利用媒体的原创内容迅速占领了市场,网罗了众多的用户资源,一方面挤压了媒体的广告市场空间,另一方面也严重侵害了媒体的版权权益,更有甚者,通过歪曲、篡改媒体原创新闻内容,或用“标题党”或抽取“猎奇”内容以博得更多关注,对整个社会的安定团结也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加强媒体的版权保护,就是要改变这种不合理的现状,打破“做内容的收不到钱,围观的拦路打劫”的不良现象,充分保护媒体内容创作的劳动成果,提升媒体内容的版权价值,促进媒体行业的健康发展,同时也通过梳理内容创作和渠道分发之间的关系,基于版权法律和制度,在互联网上建立起更加合理、合作共赢的内容生态链。 宋明亮:要做好传统媒体的维权,难度很 大,其难主要有三:一是各种政策上对传统媒体并不有利。不少法规的“避风港”原则,让媒体维权经常无所适从;二是来自各个层面的压力比较大。媒体之间出现的侵权事件,经常会因碍于情面不了了之;三是维权可能会赔 钱。维权要公证、要请律师,有些环节还会遇到故意刁难,传统媒体在维权方面经验不足,赢得诉讼也会很难。版权保护还应从我国国情出发,在实证调研的基础上,不断深化版权保护意识、提升技术保护水平,健全优化版权保护机制和环境,才能实现新闻业的良性循环和长远发展。 张抗抗:进入到微博时代、微信时代,互 联网随时随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过去我们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现在应该叫“网络恢恢”。一个新的科技时代使互联网成为新的传播工具,这也导致了在传播过程中出现许多版权问题。媒体可以通过以下的手段和途径来制止网络侵权行为:一是作者要有职业道德自律;二是社会对网络侵权行为要有舆论的共识;三是行政、司法要有监控;四是要用先进的技术手段解决大量作品被网络侵权问题。 张洪波:无论传统媒体,还是数字新媒体, 都应该有较高的版权意识和社会责任意识,都应该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彼此尊重,制定科学的版权资产管理规范,理顺内外法律关系,提升版权资产管理和运维能力,加强对版权资产的保护和版权资源的开发利用,充分发挥行业协会和版权集体管理组织的作用,加强行业自律,创新授权合作机制,积极推动著作权法的修订完善,加强集体沟通,建立集体对话机制,努力实现融合发展。新媒体更应该做遵守著作权法的典范。无论传统媒体,还是数字新媒体,都应该具有较高的版权意识和社会责任意识,都应该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彼此尊重,制定科学的版权资产管理规范,理顺内外法律关系,提升版权资产管理和运维能力,加强对版权资产的保护和版权资源的开发利用,充分发挥行业协会和版权集体管理组织的作用,加强行业自律,创新授权合作机制,积极推动著作权法的修订完善,加强集体沟通,建立集体对话机制,努力实现融合发展。

向泽映:版权维权工作有以下几个重点工 作要做:一是更好地运用已建成的新技术维权平台,在“深”和“效”字上做文章,努力闯出一条数字取证维权的新路;二是加强创新力度,继续不断提高新闻质量和版权价值;三是探索维权合作新模式,扩大维权对象,启动对自媒体领域维权;四是积极推进与门户网站、新兴媒体的多维度深度合作,真正实现融合发展;五是联合全国兄弟媒体,形成统一价格体系;六是争取得到立法、司法、行政等多方面支持,在全社会形成保护知识产权的良好氛围,共同加大维权力度,加大侵权惩治成本。 彭飞:互联网时代的版权保护需要更为灵 初萌:在互联网版权保护日益加强的大趋 势下,与版权方的合作成为必然的趋势。网络版权保护新发展,从“避风港”走向合作共治,体现在版权义务主体的扩张、救济程序的多元、救济手段的创新等多个层面。愈发明显地感受到,版权治理并不是要把版权人放在网络服务商的对立面,作为一项社会工程,版权保护必然依赖于社会各方利益主体的共同参与。躲在避风的港口无济于事,唯有合作,方能实现共赢。 郑直:媒体应从五方面提高版权意识:一是 权形式多样、手段隐蔽、内容分散,新闻单位应充分利用技术手段,或委托专业公司,对互联网侵权的状况进行监控,及时掌握侵权信息;四是要借助行业的力量。新闻作为一种快速文化消费品,如通过传统模式进行授权,将可能出现严重的迟滞,更何况众多的新闻单位和互联网单位之间,对海量的新闻内容进行一一授权;五是要加强互联网行业自律。目前,腾讯等很多国内网络媒体已经认识到盗版问题对行业长远发展的不利影响,正在加强行业自律和正规管理。互联网新媒体企业要严格遵守政府部门的相关规定,以合法途径获得相关授权和许可,自觉抵制侵权盗版行为,自觉接受相关部门的监督,保证内容的正规化,大力传播优质文化。 李晶晶:近年来,随着网络、数字技术的迅 廖晶:不可否认,互联网时代新媒体较之 于传统媒体,在技术方面有其天然的优越性,按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似乎真的有赶超传统媒体的可能。但不能忽视的是,新媒体在技术保护的壁垒下所存在的内容的局限性,由于采编权的限制,新媒体以转载摘编的方式实现内容和资源的最大化,同时,部分媒体更是为了抢占先机,在内容的深化和挖掘上往往不敌传统媒体。版权保护是构建良性媒体生态环境的前提,但维权并不是唯一途径,传统媒体要尝试与新媒体建立良性合作关系,相互尊重知识产权,进行版权合作,资源互换、股权合作,拓宽合作渠道。通过版权保护,为新闻原创内容的传统媒体提供生存的环境和氛围,保护新闻原创力,保护文化创造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