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夺性期刊可以休矣!

对于掠夺性期刊的彻底清理,也许还有待于学术期刊版面费规范的全面完善,但是即便如此,有关部门也并非不能对国内某些掠夺性期刊进行打击和清理。有些学术期刊,动辄三四百页,6号字,一篇3000多字的论文仅占一页,这么短的篇幅,这么小的字号,甚至连字都看不清楚,更谈不上对学术问题进行任何科学论证,一望而知为掠夺性期刊,哪里还有半点学术味道!

Media - - Content - / 李晓晔

前段时间,在学术期刊界,有两件事惊爆了人们的眼球。一件是《肿瘤生物学》集中撤销107篇中国论文事件,另一件是《求索》杂志社原主编乌东峰严重违纪被“双开”。和这两个事件一起走进人们眼帘的,还有一个新名词:掠夺性期刊。

什么是掠夺性期刊?当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定

义。上海交通大学江晓原教授说,目前并没有人给掠夺性期刊一个明确定义或量化标准,但首先一点,这种期刊每期发表大量文章,且审稿不认真。熊丙奇认为:所谓“掠夺性”期刊,包括巨大的、几乎没有约束的篇幅;每期发表大量论文;发表论文收取高额“版面费”;审稿却不严肃认真等。简单地说,基本就是“交钱就可发论文”的杂志。据江晓原教授透露,《肿瘤生物学》就是一本掠夺性期刊。这本杂志每期厚达1378页,发表文章篇数150篇。它的官网显示,在2010~2016年间,该杂志总共刊登了5380篇论文,按照该杂志刊登每篇文章收取的“版面费”是1500美元的价格估算,这几年它的“版面费”收入超过8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000万元以上。对于掠夺性期刊,国外学术界的态度是鲜明的,美国得克萨斯州博蒙特学术服务公司Cabell称,该公司6月15日启动一份掠夺性期刊名单,曝光那些通过收费发表文章而不进行同行评议、欺骗作者或读者的期刊,该公司5月31日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学术出版协会年会上描述了这项工作。江晓原教 授建议,有关部门(比如教育部)应该尽快公布一个国外“掠夺性期刊”的黑名单,并规定对于黑名单上的期刊,在上面发文章不算学术成果,版面费不得在科研经费中报销。

那么,国内有没有这类掠夺性期刊呢?答案是肯

定的。据报道,《求索》杂志社原主编乌东峰“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长期利用党的学术期刊阵地和职务便利,伙同他人私自大肆收取作者财物,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犯罪”,数额大到多少,法院尚未最后认定,但坊间热传乌东峰受贿金额之大,情节之严重令人触目惊心。但是,这里存在的问题是,掠夺性期刊和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如何区分这两类期刊?这个问题不解决,就会在清除掠夺性期刊时,误伤正当收取版面费的学术期刊;或者会因为投鼠忌器,让一些人打着版面收费的旗号,干着“私自大肆收取作者财物”的贪腐勾当。尤其是,由于我国特有的国情使得版面费收取与国外存在很大区别,使得收取版面费的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在国外,创办期刊不需要审批,因此学术期刊和学术论文在数量之间存在着某种合理的比例。而在我国,期刊实行审批制,因此学术期刊的数量是一定的,多年来增速缓慢,而随着教育事业、科研事业的发展,加上评职称等对学术论文的硬性规定,导致论文数量激增。有人做过一项统计,按照目前我

国近7000种学术期刊,每年发表学术论文100万篇的容量计算,如果要满足当前国内企事业单位的专业技术人员的学术论文发表的需求,有关部门还需要批准创办3万多种学术期刊,才能勉强满足需求。由于学术期刊数量远远不能满足庞大的论文发表需求,因此有限版面和论文发表需求之间形成巨大反差,这就为寻租提供了空间,使学术腐败成为可能。

学术期刊该不该收版面费?在国外,自然科学期

刊收取版面费是通例。在国内,自从1988年中国科协发出《关于建议各学会期刊收取版面费的通知》以来,自然科学期刊一直在收取版面费,学界刊界都没有异议。但是,是否所有学术期刊都能收?谁来收?怎么收?谁使用?等等,这些问题,一直没有明文规定。面对有些人以收取版面费为幌子,把神圣的学术园地变成贪腐工具的行为,如何规范学术期刊版面收费,杜绝腐败的滋生,已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在收取版面费方面,国外的一些做法对我们不乏启发和借鉴之处。张晓斌教授在《国外学术期刊论文收费情况概述》一文中归纳了四个特点:一是透明的收费政策。如国外学术刊物多在印刷版或网站的《作者指南》等栏目中详细说明各自的收费政策,如收费名目、收费标准、可以灵活处理的收费项目和可减免收费的文稿类型等。美国的学术期刊在收取版面费以后,都会在期刊出版时附带有版面费使用的明细表,让作者知道版面费用在了何处。这种信息透明的做法不仅有利于作者根据各刊物的 收费政策确定投稿目标,而且也便于加强监督,减少了“暗箱操作”的可能性。二是克制的收费态度。国外学术刊物的主要收费名目不过是版面费、超版面费和图版费三项。生物学刊物的版面费标准较高,每页平均不到100美元或每篇平均683美元;《金融杂志》被认为是美国最好的金融类学术刊物,它收取的投稿费不过每篇文章140美元,这样的收费标准对于靠奖学金生活的博士研究生来说也都不会成为负担。三是严格的编辑规范,如国外通行的双向匿名审稿制等。四是开放的制度环境。事实上,只有对版面费进行明确规范,使版面收费能够在阳光下运行,才能准确区分什么是学术期刊的正常收费,什么是掠夺性期刊的疯狂敛财,从而真正打击利用版面费做文章的贪腐行为。

对于掠夺性期刊的彻底清理,也许还有待于学术期刊版面费规范的全面完善,但是即便如此,有关部门也并非不能对国内某些掠夺性期刊进行打击和清理。有些学术期刊,动辄三四百页,6号字,一篇3000多字的论文仅占一页,这么短的篇幅,这么小的字号,甚至连字都看不清楚,更谈不上对学术问题进行任何科学论证,一望而知为掠夺性期刊,哪里还有半点学术味道!有人说,期刊定多少页码、多大字号等是杂志社自己的事,别人无权干涉。但是,学术期刊如果不以学术交流为目的,纯粹以收费为目的,就丧失了基本的学术良知和学术品格,就应该被从学术的殿堂里逐出。对这类掠夺性期刊,建议仿效国外的做法,实行黑名单制度,从而使之无所遁形,无处藏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