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时代城市电视台民生节目的超本地化转向

——以山西电视台《小郭跑腿》为例/ 罗奕 庞叙

Media - - Content - 文/罗 奕 庞叙

城市电视台民生节目由于自身贴近百姓的特性,依然具有坚实的群众基础。山西电视台科教频道的日播情感调解类节目《小郭跑腿》扎根本地,通过对民生类新闻、生活服务资讯等内容进行深入挖掘,借助新媒体平台增加与观众的互动等方式进一步实现超本地化,成为保持观众黏性,占有市场份额的成功案例。

城市电视台是“传播构建社区”的重要平台

传播是人类社会一切意义建构与分享的行为。芝加哥学派主要侧重于从社会关系来透视传播,如其代表人物杜威就认为,没有传播就没有社会,人的社会意识是在传播中被构建的。他在论述“传播构建了社区”中谈到,“通过大众传媒的传播,社区成员通过分享欢乐、悲伤、各种情绪体验、目标理想等对社区产生认同感,进而形成共同体”。在各类大众传媒中,电视是“传播构建社区”的重要平台。

20世纪80年代,美国电视业使用“超本地”一词对地方电视内容的本地议题这一现象进行了描述,而城市电视台的民生节目就具有“超本地”的三个 要素:“地理范围”“社区导向”和“原创新闻内容”。2002年,江苏电视台城市频道的《南京零距离》带动了全国电视民生新闻的热潮。在媒介融合的背景下,电视民生新闻疲态显露,为此,城市电视台积极调整,利用社会化媒体等新媒体平台来增加公众参与,通过内容创新对电视民生节目进行升级。

《小郭跑腿》自开办以来,经过不断改版与创新,已经发展成山西电视台科教频道收视率最高的品牌节目,在收视率、市场份额和新媒体WCI指数上实现了“双冠称王”,连续七年稳居山西电视台地面频道收视之冠。

《小郭跑腿》的超本地化转向

芝加哥学派认为,“大众传播是现代社会里伴生的社会控制手段”。霍顿·沃尔在论及大众传播如何实现这一功能时提到了“准社会互动”理论(para-social interaction),即人们把电视等主流大众媒体的人物看作是真实的交流对象,与其发生互动并建立某种关系。虽然面对屏幕,观众无法完全化身为屏幕中的他者角色,但在看电视的过程中,可以积极主动地进行自我建构。 《小郭跑腿》的口号是“沟通化解恩怨,用诚意圆梦心愿”,节目的愿景是“成为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一种有效手段”。因此,该节目将当地百姓生活中的各种矛盾搬上荧屏,在展现矛盾的过程中,跑腿记者和调解人员(节目称为“和事佬”)进行调解,并对观众起到正确、积极的引导作用,促使人们形成正确的价值观。 竞争力的首要条件是贴近性,因而坚守“地理范围”是首要原则。《小郭跑腿》的选题来源主要通过当事人热线电话和微信平台的爆料,节目组筛选后确定。当前,节目选题地点主要集中在山西省内。另一方面,电视节目要实现贴近性,在观众心理上的贴近更加重要。从选题来看,《小郭跑腿》主要是调解当地家庭的情感纠葛,大多以夫妻情感纠葛为起点,引发复杂的家族矛盾,涉及当事人较多,冲突性较强,节目可看性强。观众透过节目与节目中素未谋面的当事人产生“准社会互动”。同时,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不仅增强了对身边类似矛盾的了解,还能够以小见大,从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