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用户信息利益保护的法律规制

/ 张涛

Media - - Content - 文/张 涛

场价值正得到越来越深入的挖掘与利用,但同时也带来了个人隐私泄露、安全信息威胁等问题,对新时期的用户信息利益保护提出了全新挑战。本文结合实际,从法制体系、保障体系和配套机制三方面入手,重点分析了大数据时代用户信息利益保护的法律规制路径,以期为相关主体提供有益的参考与借鉴。

信息利益保护 法律规制 规制路径

据工信部发布的《中国大数据发展调查报告(2017年)》显示,2016年中国大数据市场整体规模为168亿元,较2015年增长45个百分点,预计2017-2020年增速将保持在30%以上。大数据应用不仅有效提高了企事业智能决策和运营效率,而且为人们日常生活和工作提供了极大便捷,电子购物、滴滴打车、共享单车等已经成为常态化工具。但因个人信息泄露造成用户利益损害的问题也越来越严重,非法贩卖个人数据、云数据丢失、个人隐私泄露等事件频发。近年来,虽然我国出台了《网络安全法》和《电子商务法草案》,对用户信息利益进行了法律界定,但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如何构建用户信息利益多维度法制体系,如何优化用户信息利益保护的法律规制保障体系,如何完善用户信息利益法律规制的配套机制,是需要深入思考与研究的课题。

一、构建用户数据利益保护的多维度法制体系

要想实现大数据时代用户信息利益保护的法律规制,首先要构建多层次、多维度的法制体系,包括国家、政府部门和相关行业等主体出台的法律法规、规章制度。

息利益保护的法律法规,将其进行层次化、体系化建设,才能发挥其最大规制效用。但客观来讲,我国缺乏一部专门针对用户数据权益的保护法,而相关的法律体系建设也相对滞 后和欠缺。就国家法律建设维度而言,出台《个人信息保护法》已经是时代必然,其具体制度设计应包括以下两方面:一方面,加强数据泄露通知制度建设,相关事件负责人要在一定时间内向利益受害者或执法者进行及时通告;另一方面,加强移动终端APP用户数据保护,要对APP产业链上的相关主体进行明确的权利界定,要求研发主体遵守隐私政策,坚持“告知并同意”原则,在各个环节都要展开隐私设计以确保用户信息安全。而在法律部门划分方面,则要坚持民法先行、行政法补充、刑法托底的原则。

政府或相关部门以办法、意见、细则等形式制定指导性、操作性较强的实施法规,不仅能够实现法律抽象规定的具体化生成,而且能够为行业自律规章的制定提供指导。如2013年工信部出台了《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明确规定了信息收集与使用的规范、信息安全保障措施、相关主体的法律责任等,对电信业务经营主体、信息服务提供商和用户数据使用行为进行了整体规制,同时为地方法规和行业规章的制定提供了可靠依据。大数据时代,互联网行业的复杂性越来越突出,政府部门法规规章能够在不同内容上对用户数据利益法律保护进行细化,进而全面增强法律规制的可行性和针对性。另外,政府部门规章最显著的优势就是具有较强的灵活性,能够结合地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