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探索 刍议当代艺术语境下新媒体艺术的审美体验

Media - - Content - / 马晓翔

摘要:20世纪60年代中期,极少主义与观念艺术在本质上对绘画进行了否定,与此同时,后现代主义的转型也催生了一个有关“当代”和“当代艺术”话题的拟定。当代艺术成为当代艺术语境的主体,当代艺术与当代美学除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之外,还有着科技融入之后,被人们称为“挑战”和“影响”的新的联系。当代美学因而也呈现了复杂多变的新样式:“韵味”的消失、科技艺术对传统美学的挑战,当代传媒技术影响下的美学在与科学艺术对决中逐渐式微并被融于新的美学内容中,即当代艺术语境下新媒体艺术审美体验的诞生。

20世纪60年代中期,艺术实践与探索把绘画艺术推到了极端,美国雕塑家贾德宣称绘画已经死亡,绘画与一切传统似乎走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此时出现的极少主义与观念艺术在本质上对绘画进行了否定。观念艺术不仅取消了画面形式与色彩结构,还取消了绘画本身,把创作者的注意力从画面的形体样式转移到艺术的逻辑意念上。艺术要反映社会就必须参与电视、电影、表演等其他活动。德国出现的“激浪派”(Fluxes)、意大利出现的“贫乏艺术”(Art Povera)、英国的“事件艺术” (Event)、美国的“环境艺术”(Environments)和偶发艺术(Happenings)等,使得艺术创作的实验突破了艺术的传统界限,促成了“偶发”与“装置”的表现方法,推动艺术史告别现代主义进入了后现代主义时期。

一、当代艺术语境的前提:后现代的转型

为了摆脱创作的彷徨和无所适从,进入20世纪80年代的新的绘画形式在德国与意大利率先取得了胜利,迎来了新的绘画的复兴。欧美当代新绘画总体上属于“后现代主 义”,而新型媒介在后现代时期的艺术运用也成为当代艺术的一个发端。

后现代主义是20世纪70年代出现的又一个社会思潮与文化变革,它与西方后工业化社会同步发展。后现代主义的文化概念十分宽泛,它涉及建筑、雕塑、绘画、戏剧、文学、电影、音乐等艺术领域。与此同时,后现代主义的转型也催生了一个有关“当代”和“当代艺术”话题的拟定。

二、当代艺术语境的主体:当代艺术

“当代艺术”于当今有着广义与狭义的内涵。广义的“当代艺术”指当下存在的艺术形态,除了传统的架上作品、雕塑、建筑外,囊括了所有基于新媒介的艺术实践与创新;狭义的“当代艺术”是一个具有指向性的作品群体,它们的当代性不仅体现于鲜活的艺术表象上,更重要的是对实事、政治、社会和人文环境的深刻褒贬以及艺术内涵深度挖掘,因而“当代艺术语境”是对于当今社会、文化、经济所构建的视觉语汇,是一种有关当代生活反思的心智境地。

“当代艺术”试图实现先锋派的梦想,背叛传统经验

并跨越当代性,表现出最自由、最富有潜力的作品。各类新媒体艺术即这种最自由、最富有潜力的艺术形式之一。在实验艺术的领域中努力践行着独树一帜的当代意义。

艺术与美学的关系是如胶似漆的,艺术是美学的物化物,美学则是艺术的理想境地。当代艺术与当代美学除了有以上的关系之外,还有着科技融入之后,被人们称为“挑战”和“影响”的新的联系,这是当代艺术与当代美学复杂而多变的原因所在。 三、当代艺术语境的核心:当代美学 1.“韵味”的消失。1936年,法兰克福学派的华 特·本雅明在新出版的《处于机械复制阶段的艺术品》中,用“韵味”形容艺术原作存在的一种可以标注其身份的特殊氛围,以此来映衬艺术品被模仿与复制时存在的一种原作与赝品之间的关系。在本雅明看来,“韵味”可以定义远处唯一出现的东西,是最能接近艺术本意的氛围,图像总是远处的,因而具有不可接近性。由于现代生产技术的出现让艺术品进入了每个人的生活,图像的大量生产满足了大众的需求,也接近了艺术的需要。这使得更为广泛的内容进入了艺术的领地,解放了艺术的文化功能,却丧失了“韵味”的缭绕,艺术的文化价值转变为展示价值。艺术韵味的消失意味着传统的消融,艺术从模仿的、复制的和伪造的世界里获得了媒体的和试验的经验,传播技术的渗透使得事物有了多维的可视角度,真实性与不透明度被搁置一边。 2.科技艺术对传统美学的挑战。科学技术在任何时

代都被称之为“最完善的技术”。科技的发展使我们对完成品的期待得到了满足,它在广义的文化背景下将艺术的目的性拓展得更为多元。科技美学的使命也因此得以产生,对感官场域的扩张提出质疑,对想象与创造的拓展提出质疑,在评估变化中审视文化与艺术的成败得失。科技美学进入了偏爱科技手段的阶段,直觉、感性、创造不再独占鳌头,一种丰富的美学理论被建立起来。

这一丰富的美学理论通过推理、理性、拷贝或嫁接完成了对传统美学的挑战,形成了后现代场域里事物碎片化的认知模式,传统美学的经验与成果失去了往日的权威性,在与科学艺术对决中逐渐式微并被融于这一新的美学内容中。 3.当代传媒技术影响下的美学。面对电子技术的迅

猛发展,弗兰克·鲍勃提出了技术可能与艺术工作脱节的观点。这里的“脱节”主要指由于机器的发展,创造性的消失,艺术家构思出的艺术计划无法通过科技得以实现。由此引发了对以下焦点的思考:为艺术服务的信息设备处理技术何时成熟、艺术创作与控制技术之间是否能够达到 互补、电脑所创造的电子通讯系统创造了新的美学思考。

网络作为通讯技术进入了日常的艺术创作与传播领域,模糊了传统美术的边界,不再属于经典美学的框架之内,在网络上遇见的艺术场域是参与者之间的互动语言,在动态的交互过程中,具体、限定的艺术实体不复存在,作者的唯一性被消解,行为人与参与人之间清晰的立场也消失了。

网络只是当代传媒技术中的一类,与此相通的新媒体技术与网络技术相辅相成,交替互补,其中的技术层面随着当代科技的无限拓展而不断进化着新的内涵与外延。当代传媒技术包含的网络技术、超文本技术、计算机技术在创新美学认知之余却留给人们诸多思考。

美学和当代传媒技术之间的关系主要在于感性认识与理性知识对立关系的模糊,这种关系的模糊不仅消解了原有的审美标准,也淡化了理论的思辨意义,从而将感官愉悦提升到审美的高度。逻辑语言因为解构与碎片的意识而产生了蜕变,进入了蒙昧与尴尬的境地。不可否认,当代传媒技术影响下的美学正在经历着一场传统与超前卫的博弈,也正在经历着从反动到进步的洗礼。 四、新媒体艺术的审美体验

1.传统审美体验的微缩与转型。电子技术与软件行

业的发展,推动了古典艺术数字化表现成为艺术领域的一个潮流。电脑与人脑相比,呈现局部超出整体不足的特点,但是电脑的记忆却取代了人的记忆。电脑技术带来了对传统知识与知识传递传统的颠覆,它的力量远远超越了技术延伸与技术替代的本质,也不仅仅是技术给人们带来奇妙的幻想与遥远的希望。信息的交流与信息的普及化促使传统审美体验逐渐式微,而新媒体艺术审美体验出现端倪,也就是说人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了解地球另一边所发生的事情,人们对传统审美体验的欲望降至低谷,对故事的叙述越来越缺乏兴趣,这个环节减少了感性认知与亲历体验的真实内涵。在新媒体艺术发展与当代艺术媒体化进程中,人类出现了“传统审美体验的微缩与转型”现象。媒体的作用则是遮蔽了现实生活,扩容了虚拟世界的天地。 2.新媒体艺术中技术王国与激进主义的平衡。科技

与文化、艺术的联盟,使得真实的虚构与虚构的真实折射出一个哲学层面的问题。超文本或超媒体技术所引发的超级美学的形式,促使人们对未来的向往与美学行为产生了日常认知行为的冲突。信息技术与对理论文化的控制成为一个研究的新课题,抵制控制论也成为一个研究对象。学者正在理想的技术王国、系统技术、乌托邦的构思者和激进主义之间寻找一种平衡,一种全新的科技美学即新媒体艺术审美体验的平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