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片电影理论的重读与审思

——马克思主义实践观对短片电影理论的引领意义

Media - - Content - / 王硕 王稼之

电影研究而言,存在着理论框架与体系的明显缺失。本文立足于马克思主义实践观,从大众文化的视域出发,重新审视短片电影,力求运用唯物辩证的方法缝补短片电影的理论碎片。事实上,人才是创造双维双向电影实践活动的主体,短片电影是电影艺术生成与发展的母体,人类整体上的欲求以及受其支配的实践活动,应该是短片产生与强势回归的生命动力,是短片理论构成与提升的全部基础。尤其是中国进入大众文化时代,人的实践活动才是短片电影生成、回归、繁兴的核心因素。

关键词:短片电影 马克思主义实践观 理论审思 实践标准 引领意义

什么是短片电影?目前,学界对短片电影的定义还停留在纯形式的层面,认为短片电影就是时长较短的电影。笔者则从马克思主义实践观出发,对短片电影的特点和根脉做出了较为深入的挖掘。

人类已进入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影视艺术出现了新的格局。特别是网络影视中短片电影、微电影的创作日益兴盛。与此相比,关于短片电影的理论却显得十分苍白,甚至对短片的定义也是从形式上着手的,目前学界普遍认为,短片就是在时长上较短的影片。仅从形式上将“短片”定义为时长较短的电影,无法回答短片电影何以会在当前时代背景下的繁荣,而从马克思主义实践观出发,却可对此做出很好的说明。

一、电影——人化自然的物镜形态 1.从人类的实践开始。要回答短片电影是什么这个

问题,首先应该确定电影是什么。我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为探讨电影的本质问题提供了辩证唯物主义的理论基础。

马克思说:“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电影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形态,是“自然提供材料,精神提供形式”,是“人的对象化的本质力量”,是“人化自然的物化 形态”。诸如,早期短片电影使用的“物镜”技术,以及表现出的绘画、景象、舞台剧作品,具有双重属性:自然属性或社会属性。绘画、景象、舞台使用的质料来源于客观存在的物质,是大自然的产品。而利用这些质料创作绘画、景象、剧目,则是社会的产物。电影即是人通过实践劳动把“自己的意志和意识”对象化的结果。在这一过程中,劳动物化了,而对象被加工了。电影同样离不开这种人的社会实践,离开了人的社会实践,电影便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马克思主义则将社会实践视为主体与客体的共同源泉,从这个意义上,我们说电影是人化自然的物镜形态。

2.人化自然的“双向双维”形态。一方面,实践的

对象化对电影的生成,是一个“双向双维”的过程。所谓“双向”,指的是电影实践活动对“所看”与“能看”的生成。如巴赞所说的“用逼真的模拟物代替外部世界的心理愿望”,是在客体性的“所看”(对象)建构起主体性的“看者”之后才有的“心理”,而绝非先于客体存在的主体的固有心理。另一方面,客体性的“所看”也是主体性的“看者”将自身尺度、价值进行外化的产物。

实践的对象化对电影的生成又是双维的。所谓“双维”,首先是指创作者与电影文本的生成;其次是观众对电影文本的感悟。创作者与观众同属于看者,电影文本作

为两个维度的交集,则是所看。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电影”这一术语,我们不仅用来指由声、光、画组成的文本,也是指以“看”为特征的实践活动,这种实践活动生成的客体我们用“电影文本”来加以称呼,而其生成的主体,即“看者”,包括电影文本创作者与观看者。

3.实践观对短片研究的引领意义。马克思主义哲学

的实践观对电影及电影理论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引领作用。首先,电影的“看”这一实践是电影文本与看者的共同源泉。而实践必然有一个由简到繁不断深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反映在电影中,就表现为从轻瞥到凝视,注意力逐渐集中的进程。这两者在实际的主体心理过程中是密不可分的,“轻瞥”实际上是“凝视”的初始阶段,如果不被客观环境、主体感受等因素打断,则“轻瞥”势必发展为“凝视”;而“凝视”的深度发掘,也必以“轻瞥”对所看的接触、注意、初步感受为前提条件。所以,对“轻瞥”与“凝视”的划分仅为逻辑上的,是对主体完整心理过程不同阶段的指谓。

在“所看”,即从客体来看,较短、较浅的实践,也就是“轻瞥”所对应的短片电影;而较长、较深入的实践,也就是“凝视”所对应的长片电影。由此,我们可以对“短片”来下一个定义:短片即较短的电影实践。首先,这一定义是双向的,它包括短片电影文本,但却大于单独“短片电影文本”的概念。比如,在手机等终端上对一个长片的观赏,观看者可能会用快进的方式对长片进行“轻瞥式”的概览,单就影片文本的时长来说,这是一个长片,然而就主体方面的观影方式来说却是短片式的。同样,对一个时长上较短的短片的反复欣赏玩味,也可以形成长片的欣赏体验。其次,这一定义是双维的,在创作这一维度,它包含较短、较少的创作投入;在欣赏这一维度,它又包含较短、较浅的观看体验,其中的核心在于“看”这一实践行为。优秀的短片电影更应该召唤起观看者进一步的“凝视”,而“凝视”的无从着眼,如管中窥豹,知其大却无从了知全豹才是优秀短片电影的最高追求。

二、大众文化是短片电影的根脉与归宿

仅从形式上将“短片”定义为时长较短的电影,无法回答短片电影何以会在当前时代背景下的繁荣,而从实践的角度,却可对此做出理性的说明。我以为大众文化是短片电影实践的真正土壤与最终归宿,因此才会有短片电影,包括大陆的微电影在近年来的繁荣兴盛。

1.实践跃进大众文化时代。按照马克思主义实践观,

人类社会是在不断地对客体之物和主体之自身的不断否定中前进的,而其最终目标是“自然主义与人道主义”的统一, 即“存在与本质、对象化与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与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而生产力的发展是人获得自由的前提,更是大众获得全面解放的保障。实际上,马克思已经提出了“总体的人”,他说:“为了人并且通过人对人的本质和人的生命、对象性的人和人的作品的感性的占有、拥有。人以一种全面的方式,就是说,作为一个总体的人,占有自己的全面的本质”。这个“总体”,马克思用来指称人的“类”。由此,我们可以为“大众文化”下一个简明的定义:大众文化即“类总体”的文化,即人人均可全面发展自己,最终占有“自己的全面的本质”的文化。

2.大众文化与短片电影。在大众文化时代背景下,短

片电影的流行并非偶然。本雅明将大规模的工业复制作为大众文化时代的一个特点,他说:“总而言之,复制技术把所复制的东西从传统领域中解脱出来,由于它制作了许许多多的复制品,因而,他就用众多的复制取得了独一无二的存在。由于它使复制品能为接受者在其自身的环境中去加以观赏,因而它就赋予了所复制对象以现实的活力,这两个方面的进程导致了传统的大崩溃——作为与现代危机对应的人类继往开来的传统的大崩溃,他们都与现代社会的群众运动密切相连,其最有力的工具就是电影。”我认为,工业化的复制,只是为电影文化的流行提供了技术保障,却非本质原因。电影的商业性就要求着它的美学品位、艺术表现形式尽量与大众的趣味相靠拢,而这种靠拢又进一步促进了电影文化的流行。因此,本雅明所谓的“传统的大崩溃”,从传统精英艺术的角度来看或许如此,但却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一个积极策略。短片电影的流行正是一个有力例证。

英国社会学家费瑟斯通认为,艺术与生活之间界限的消解,主要是由于大众“既关注审美消费的生活,又关注如何把生活融入艺术与之示范文化的审美愉悦之整体中的双重性”。在马克思主义实践观看来,这正反映了在大众文化时代,人人均可将自身的生活进行美学化的规划,而将自己的审美尺度对象化为客观影像,在当今时代已经成为大众文化的一个典型特征,其结果就是大量短片电影文本的出现。正因如此,短片与微电影走进了寻常百姓家,成为互联网时代炙手可热的消费休闲观赏形式。从创作维度来看,因为时间和经济等条件的限制,普通人对电影的实践只能是较短、较少的;从欣赏维度来看,现代生活的快节奏也在客观上限制了“凝视”的发展,时间的碎片化要求着与之相应的“轻瞥”。因此,可以说当今的大众文化是短片成长最好的土壤。

3.短片的回归——类总体的大众文化。社会实践是

短片与长片的共同源泉,实践步入当今大众文化之后,又为短片提供了丰厚的土壤。然而,实践的脚步从未停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