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色烏托邦

Metro Daily Hong Kong - - 專題 -

這個烏托邦以創新科技推動,而深圳可說是從山寨轉型成創科的橋頭堡。市中心大型電子商場林立,就像更大規模、更井然有序的鴨寮街。很多未來的發明家及企業家都會在畢業後來到商場樓上的辦公室繼續創新。一班年輕人正以此為基地,研發輪胎檢查機械人。他們觀察到公共的輪胎時常破損,人手檢查不能解決問題,就想到可交由機械人代勞。一周6天,每天十數小時,這班「創客」在實驗室搭起公交車模型,埋頭在室內進行路面測試。

研發輪胎檢查機械人

一件產品研發成功,下一步就是爭取在大型展覽會中隆重登場。當科技產品在世界各個展覽場地爭「研」鬥「厲」,中國展場卻在其中一個領域一枝獨秀。在會展中心的大型廣告板上,深圳被冠以另一名號:全球安防之都。在安防博覽會展場,《1984》的傳世名句迎來廿一世紀的變奏,化成監控儀器生產商的大字宣傳口號:Seeing is believing。參展商展示最新無人機,可 習近平在十九大勾勒藍圖,構建「中國特色烏托邦」。騰訊推出手機遊戲,玩家用指尖鬥快為習報告鼓掌,在兩日內「習合」十二億次掌聲。 在百多米外抓拍清晰人臉,適用在橋樑間巡查。接上人臉識別系統,即使是「鬆郁矇」的人臉,幾秒間就能鎖定並標示目標,屏幕上出現萬框紅中的一框綠,並奉上被監視者的個人資料。

工作人員對系統感到自豪,因它讓罪犯即使在人流密集的地方也無所遁形。綠框保障安全,無疑也框住了私隱。工作人員卻說自己樂意被框,因為在公共領域以安全為先,「安全都沒保障談何隱私呢?所以中國發生恐怖事件的機會很低。」被在展場中拍到的會否交給警察?他反問一句:「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對不對?」

犯逾5次就「金榜題名」

人在做,天(眼)在看;離開展場,馬路旁已見「人臉識別智能抓拍行人闖紅燈」系統。在旁的交通警熱心解說,系統會抓拍衝紅燈的行人,超過5次就會識別身份,犯者就會在滿街的屏幕上「金榜題名」。自戀的你想着要讓滿街遍布你的樣子而犯禁?三思而後行,因為被題名者同時會在整個深圳市被「拉 蘇嘉豪能在澳門立法會進行的抗議行動,大概是舉牌靜坐示威,要求開放議會。在港屬入門級示威,於鄰城卻算是走得最前。 黑」:所有單位都知道你的個人信譽差劣,買樓、買車、貸款基本上不可行。

衝燈5次,永不翻生,也太嚴苛吧?交警認為衝燈5次代表個人沒有修養,從嚴也是要防絕他人模仿的隱患。交警還說這個系統在深圳試行,以後肯定會推展全國。

很多澳門人不覺被壓制

要從國內離開國家機器的監控,即將通車的港珠澳大橋也許是一個新出口。大橋的分岔口是否通往國土上兩個自由的橋頭堡?不少港人意識我城空間逐漸收窄,鄰城澳門更早已為《基本法》23條立法。很多澳門人不覺得被壓制,但有記者坦言非常擔憂。「古時囚犯臉上有刺青,所有人看到就知道你犯過事,現在就像一個數碼刺青在你身上。」讓她最擔心的是,當系統關乎最基本的生活需要,人自然會自我審查,不敢公開發表異見。記者慶幸香港仍未完全被滅聲,港大有資料庫紀錄被河蟹的微博帖文,補回在官方紀錄上的缺席聲音。

而在體制內,澳門九十後議員蘇嘉豪就在立法會的夾縫中抗爭。委員會會議全部閉門進行,開始前會讓傳媒拍攝,蘇嘉豪趁機舉牌靜坐示威,要求開放議會。在香港屬入門級的示威行動,於鄰城卻算是走得最前。蘇嘉豪曾因一次遊行偏離路線被檢控,立法會其後通過中止其議員職務。「政治檢控」的質疑 人臉識別系統能在幾秒間標示目標,屏幕上會出現萬框紅中的一框綠,並奉上被監視者的個人資料。 聲四起,蘇嘉豪「停職不停工」,繼續到大會旁聽及審閱文件,卻發現一條法律15分鐘就審議完成,其間無議員發言,這種常態大概也能解釋澳門的抗爭空間何其狹小。

人人都有公開的芝麻分

7個月後,蘇嘉豪恢復議員職務,他特別着緊北京的加倍控制,並留意到政府跟阿里巴巴合作發展智慧城市。大數據城市也許更智能,卻更無私隱。阿里巴巴旗下的應用程式芝麻信用,就是以網絡數據作信用評級。每個人都有一個公開的芝麻分,和低分的人來往自己會被連累,和高分的人來往評分便能提高。長此下去,低分人口、以至他們的後代都永無出頭之日。中國正向這樣的一個烏托邦邁進嗎?

港台電視節目《老外遊中國》由荷蘭籍攝影師、記者兼醫生泰嘉儒主持,帶觀眾深度遊中國,探討備受關注的議題。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本集於9月20日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網上重溫。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