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督察风暴劲吹

第三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全面启动。专题强化督察加省市全面督察,这意味着,环保督察作为国家层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的一项重大制度安排正在得到强化。

Minsheng zhoukan - - 目录 - □《民生周刊》记者 赵慧

随着第三批7个督察组进驻展开工作,中央环境保护督察覆盖省市已达23个,问责超过8000人。

刚刚过去的4月,中央环保督察风暴再度劲吹,先是月初开启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察,这场涉及28个城市、为期一年的督察被称为“有史以来国家层面直接组织的最大规模”督察行动。接着,第三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全面启动。专题强化督查加省市全面督察,这意味着,环保督察作为国家层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的一项重大制度安排正在得到强化。

“已经好多天睡办公室了。”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后,安徽某地市级环保部门负责人告诉《民生周刊》记者,由于督察组交办的案件很多,需要一一回复解答,自己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

地方压力山大

4月24日—28日,第三批中央环保督察组陆续进驻天津、山西、 辽宁、安徽、福建、湖南、贵州等7省市,延续此前的高规格,7省市党委主要领导均出席动员大会并讲话。

按照督察要求,中央环保督察的重点放在督察省委、省政府贯彻落实国家环境保护决策部署、解决突出环境问题、落实环境保护主体责任等情况上。从此前两批环保督察反馈看,除直接曝光各地影响恶劣的突出环境问题外,环保督察还会直接指出地方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环保不作为、乱作为、慢作为等问题,重点了解地方落实环境保护党政同责和一岗双责、严格责任追究等。

督察风暴劲吹之下,承担环保主体责任的各级地方政府直呼“压力山大”,前述安徽某地市级环保部门负责人担心:“说不定会被问责。”

事实上,自4月27日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安徽后,仅第一周便累计向安徽转办群众信访举报件477件,同时,安徽多地开始分批次通报因环保问题被问责的干部名单。

根据公开披露,第一批中央环 保督察进驻8个省市,共问责3287人,其中人数最多是河南,问责1231人。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涉及7省市,根据最终反馈情况,共问责3121人,人数最多是陕西。

5月11日,国家环保督察办公室公布阶段性成果,第三批中央环保督察完成第一阶段省级层面督察,进入下沉督察阶段,截至目前7省市已问责1278人。

至此,加上中央环保督察试点河北省被问责的487人,自2015年12月开始,覆盖23省市的中央环保督察风暴中超过8000人被问责。

虽然既累又担心,但对于声势浩大的环保督察行动,前述地市级环保部门负责人向记者坦承,“不过督察也好,(可以)让地方更加重视环保。”

撬动地方行动

5月12日,民间环保组织好空气保卫侠向进驻山西的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电话举报了运城新绛县一个煤化工园区大气污染问题。

好空气保卫侠负责人赵亮告诉《民生周刊》记者,他们在山西运

城下辖的新绛、河津等县市调查发现,多家企业存在大气污染问题,便通过电话向正在山西的环保督察组举报,督察组表示将尽快移交督办处理。

而此前,赵亮等环保志愿者连向环保部门申请信息公开都十分困难。“中央不来,地方信息公开根本动不起来。”

“河津号称中国铝业之都,除了铝业,焦化企业也很多,但近期大部分处于停限产状态。”赵亮说,2月份环保志愿者发现河津一家焦化企业存在污染问题,这家企业附近有两个村庄,距离一家学校不到1000米,村民多年投诉、地方环保部门令其整改皆无果。

4月1日,环保部对北京大兴区、天津北辰区、河北赵县等7个区市的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进行了集中约谈,督促其落实大气污染治理措施,山西河津市就在约谈之列。

“被约谈后治理力度提升明 显,如今又赶上中央环保督察,所以不能怠慢。”赵亮告诉记者, 5月9日,环保志愿者实地探访发现,那家曾被认为“符合卫生防护距离”的焦化企业已被当地环保局责令关停。

“山西省委、省政府对接受环保督察的态度是真诚的,就是要通过督察和整改,倒逼经济转型发展,让新发展理念在三晋大地生根结果。”4月28日,在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山西省工作动员会上,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表示。

跨区域联防刻不容缓

“因为中央督察组在山西,黄河两岸的工业城市陕西韩城和山西河津对比明显,一河之隔,迥然两重天。”赵亮观察到,与山西一侧大量企业关停不同,陕西一侧的韩城污染问题仍十分突出。

韩城是陕西关中地区重要的能源化工基地,煤化工、钢铁、陶瓷 等产业集中。2016年11月28日至12月28日,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对陕西省开展了环保督察。

督察期间,韩城多家焦化、煤化工企业被立案查处,并课以高额罚金。但是,赵亮等环保志愿者近期调查发现,中央环保督察之后,韩城多家企业污染反弹严重。

今年,陕西组织开展了省级层面的环保督察。“省级督察基本照搬中央督察模式,但无论从公布的问题还是群众反馈,效果有限。目前看,关停的大部分是中小污染源,大体量的受影响不大。”

4月11日,中央环保督察组在对陕西的反馈意见中直指:由于历史原因,关中地区重化工产业比重较大,大气污染问题突出。但近年来仍在大量新建扩建高污染项目, 2015年火电装机规模、煤化工产能、水泥熟料产能分别较2013年增加约13.0%、17.7%和8.4%,不仅进一步加剧区域大气污染,也为今后产业结构调整带来沉重负担。

区域污染问题浮出水面。赵亮早已注意到,包括临汾、运城、渭南、三门峡等城市在内的黄河金三角地区,污染现象十分集中。可惜的是,运城、渭南等没有纳入28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察范围,但这一区域大气恶化趋势明显。

赵亮说,去年11月以来临汾空气污染问题严重,渭南韩城煤化工企业污染、河南三门峡铝业污染同样不容忽视,跨越3省的4座城市紧密连接又互相伤害,仅靠单一省份的环保督察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各自为战的治理思维隐患重重,跨区域联防刻不容缓。”

5月10日,环保志愿者在山西运城新绛县煤化工园区上空拍摄的企业生产图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