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夸大儿童专用药匮乏问题

在经历太多事之后,人们现在关注舆论提出的议题时,要有更加理性的判断而不是简单的跟随。

Minsheng zhoukan - - 热评 - 作者 刘洪波(媒体评论员)

我国儿童专用药占比不足2%,剂型、规格也严重匮乏。这是近日引起较大关注的一个新闻。报道来自于日前举行的2017儿童用药安全高峰论坛上的专家发言,专家发言引用的数据来自去年9月发布的《2016年儿童用药安全调查报告白皮书》。

一份发布已近一年的白皮书,其数据又作为新闻报道,人们也当成新闻读,这在很多专业领域大概都不奇怪,就像火灾逃生知识、地震应急知识,但将去年发布的白皮书说成近日发布是不行的。

儿童专用药数量少;剂型以注射剂、片剂、口服液为主,适宜儿童的剂型如粉末吸入剂、栓剂、糖浆等非常少;患儿被当成缩小版成人对待,按“小儿酌减”的原则把成人药给孩子减量使用,用药靠掰、剂量靠猜。用药不当的后果,仅儿童耳聋一项,每年因用药不当就造成3万例。儿童用药不良反应率是12.9%,新生儿高达24.4%,比成人分别高2倍和4倍。

情况看起来真的严重。但我们还未被告知,我国儿童用药能够满足需要这一基本事实。大量药品是成人儿童共用,儿童用药只是剂型改变、用量改变,这是事实,但不见得是严重问题,就像妇女、老人、特定习惯和地域特征的族裔在用药上绝大部分无需专门化一样。儿童用药不良反应高于成人,这是一般规律而不是问题。

政策不配套、研发风险高、药企利润低等问题被提出。但人们可能也未必对这种思考路 径没有疑惑。多个部门管药品,不是儿童专用药特有,很难说是儿童专用药数量少的原因。研发风险高,又是药品研发共性,儿童药研发风险更高,也是全球共性。因此在上述三个问题中,与儿童专用药匮乏真有关系的,大概就只有药企利润低这一条了。但药企利润是不是真的低?如果儿童专用药已是紧迫问题,那么是不是利润低了药企就可以不生产、药企不生产就没办法?我们要加快包括儿科学和儿科药在内的医药学发展、医药事业发展,要对医药产业的发展给予关注和鼓励,但最终是以实现人们的健康和医疗权益为追求,而不为其他任何利益所诱引和绑架。在医疗领域,数度医改的过程已有相关经验教训。哪些问题是发展阶段带来,哪些问题是发展方向导致,什么是医药利益游说策略,什么是人们真正的关切,哪些是真问题哪些是说事儿的话把,真问题中哪些献策才是真路径,有时是大有名堂的。去年儿童用药安全白皮书发布,是在一家药企协办的会议上,强调了药企在儿童用药研发、转让、生产、销售等环节缺少政策支持,削弱了药企生产儿童用药的积极性,市场90%以上的份额被为数不多的外资企业占领。今年再度讲这一话题,是在一家医院协办的峰会上。医药行业的事情,可能人民群众会缺席,但不会缺少企业和医院的深度参与,我们怎样判断医药话题与议程的真实性?在经历太多事之后,人们现在关注舆论提出的议题时,要有更加理性的判断而不是简单的跟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