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罕坝:沙地荒原绿色传奇

塞罕坝森林生态系统每年产生上百亿元的生态服务价值,释放的氧气可以供200万人呼吸一年,被誉为“华北绿肺”。

Minsheng zhoukan - - 目录 - 《民生周刊》记者

塞罕坝森林生态系统每年产生上百亿元的生态服务价值,释放的氧气可以供200万人呼吸一年,被誉为“华北绿肺”。

十月金秋,北京正北向内蒙古高原过渡的坝上地区已有寒意,但也正是秋意盎然、层林尽染的大好时节。北京摄影发烧友老石每年都会跑几趟坝上,携三五好友,拍遍坝上春夏秋冬,塞罕坝则是每行必经之地。

林海、高原、湿地、草场、野花……对于老石这样的摄影爱好者来说,在塞罕坝镜头所至,皆是美景。这座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造林面积112万亩,如果把所有的树按1米株距排开,可绕地球赤道12圈。

“这里的百万亩林海和承德、张家口的绿廊连成一片,在首都北部构筑起一道牢固的绿色屏障,将浑善达克沙地南下黄沙死死挡在了河北最北端。这片林海每年为滦河、辽河涵养的水源,相当于10个西湖的蓄水量。”河北省林业厅厅长周金中说。

创业,高寒沙地造林

塞罕坝意为美丽的高岭,历史上森林茂密、水草丰美,曾是清朝皇家猎苑木兰围场的一部分。但由于后来大规模开围放垦,加上外来掠夺、山火不断,新中国成立时那里已是风沙蔽日的荒原。

塞罕坝甚至一度成为浑善达克沙漠的一部分,与北京的直线距离只有180公里。上世纪中叶,沙尘从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原频频南 袭,紧逼北京城。为此,中央决定在河北北部建立大型林场。

1962年9月,369名平均年龄不到24岁的创业者,肩负“为北京阻沙源、为京津涵水源”的神圣使命,从全国18个省份集结上坝,开始在高寒沙地上造林。

创业艰辛。塞罕坝冬季漫长,年均积雪7个月,极端最低气温达零下43.3℃,在这样的苦寒地区造林尚无先例。最初两年,由于缺乏经验,第一批创业者种下的2000多亩落叶松成活率不到8%。

在王尚海、刘文仕、张启恩等首任场领导带领下,创业者们改进造林机械,改变传统遮阴育苗法,以提高苗木成活率。1964年4月,林场选定最适合机械化种树的马蹄坑展开大会战,所有人吃住在山上,大干两天两夜,在山坡上栽种落叶松。20天后,树苗成活率达到96.6%。

正是那一年,19岁的陈彦娴与其他5位女同学进入林场工作,这也成就了“六女上坝”的传奇。据她回忆,男同志跪在雪地里采伐残木,女同志负责拖坡,就是把残木用大麻绳捆好,然后拖到山下。工作一整天,肩膀被麻绳磨得血红,棉袄也磨破了。“我们创下了女同志上山参加采伐作业的历史,男同志能做到的,我们女同志也做到了!”

此后,塞罕坝机械造林全面提速,最多时一年造林8万亩。到1982年,塞罕坝超额完成

20年造林任务,在沙地荒原上造林96万亩,其中机械造林10.5万亩,人工造林85.5万亩,总计3.2亿余株,成活率、保存率都创下了全国同类地区最高。

一代接着一代,接续55年,树进沙退。塞罕坝林场林地面积由建场前的24万亩增加到112万亩,森林覆盖率由12%增加到现在的80%,最终实现了荒原变林海的梦想,使得在自然状态下至少需要上百年才能修复的塞罕坝生态重现生机。

向石质荒山进发

相比同纬度的其他地方,高海拔、大风、寒冷、沙化,塞罕坝的地理条件很不适宜树木生长。即便到现在,那里适合植物生长的腐殖层也只有十几厘米,深处仍是沙土。年平均温度零下1.3℃的荒漠,最初只有落叶松能生长。

1965年春天,后来担任过河北省林业厅厅长的技术员李兴源开始试验引进樟子松。樟子 松的家乡在大兴安岭,耐寒、耐旱、耐瘠薄。经过3年的悉心培育和试验,塞罕坝成功引种樟子松。如今,樟子松已成为塞罕坝第二大树种,解决了干旱沙地造林的一大难题。

近年来,塞罕坝实施攻坚造林工程,开始向最后的近9万亩石质荒山进发。青石板上种树,成本高,难度大。在塞罕坝机械林场场长、党委书记刘海莹的带领下,塞罕坝完成了樟子松常年造林、云杉育苗技术等多项课题研究,创造了石质山区造林绿化新模式,造林成活率提高了60%。

刘海莹对记者说,当年造林时,是按照每亩300多棵的高密度栽植落叶松,现在通过抚育间伐,要不断地去掉次树,选留好树,每亩只保留十几棵树,然后再利用树下空间栽上新树。用这样的办法,实现了森林数量和质量的双提高。

林场还大幅压缩木材采伐限额,全面停止了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木材产业收入占总收入

的比例降到了50%以下。塞罕坝还把最擅长的育苗技术变成了产业,建成了8万亩的绿化苗木基地,培育了云杉、樟子松、白桦、油松、落叶松等多品种绿化树苗。

林木蓄积量是反映森林质量的重要指标。如今,塞罕坝林场林木蓄积量达到1012万立方米,用只占河北省国有林面积13%的林地,培育出占全省国有林蓄积量35%的森林资源,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分别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全国森林平均水平的1.58倍。

青山变金山

如今,曾经的茫茫荒原生机无限。塞罕坝森林生态系统每年产生上百亿元的生态服务价值,释放的氧气可以供200万人呼吸一年,被誉为“华北绿肺”。林场每年为滦河、辽河下游地区涵养水源、净化水质1.37亿立方米。

1992年,塞罕坝开始发展森林旅游业,近年来陆续建成湿地公园、木兰秋狝文化园、塞罕塔、滦河源头等景区工程。但是,为了不影响林场安全,塞罕坝将每年的游客量控制在50万人以内,旅游开放面积仅占林场总面积的万分之四。

通过发展绿化苗木、森林旅游等实现的收入,已经超过总收入的一半。塞罕坝林场森林资源总价值达到202亿元,每年带动当地实现社会总收入超过6亿元。“塞罕坝的这片绿水青山,已经成为真正的金山银山!”刘海莹对记者说。

在塞罕坝人带动下,林场所在的承德市50多年来坚持全民造林,每年投入劳力都在10万人次以上。特别是近5年,新增造林面积400多万亩。目前,承德林地面积达到3417万亩,比新中国成立初期增加了10倍,森林覆盖率由5.8%上升到57.67%,成为华北地区最绿的城市。

河北省承德市林业局调研员封捷然说: “承德已经从沙尘暴加强区变为阻滞区,实现了树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在抗击风沙这场战役中,承德这块阵地,我们守住了。”

55年代代相传,久久为功,塞罕坝不仅完成了最初“为北京阻沙源、为京津涵水源”的神圣使命,更凝结成了“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批示,明确要求把塞罕坝林场作为生态文明建设范例。今年6月30日,在河北省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6周年座谈会上,河北省委、省政府命名塞罕坝机械林场为生态文明建设范例,要求大力弘扬塞罕坝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的批示中对塞罕坝建设者给予了高度评价,这让三代塞罕坝人备受感动,无比自豪。生态文明建设在总书记心中分量有多重,塞罕坝人肩上的担子就有多重。中国梦,需要更多的中国绿。”刘海莹说。

多次到塞罕坝采访的河北日报记者管理中心副主任赵书华注意到,塞罕坝人对树有着常人难以体会的感情。他们给孩子起名字喜欢用林海、建林等带林字的名字,许多孩子的小名叫苗苗、森森。“人们用这种方式来延续、传承与树的情缘,为的就是让孩子们记住这片林海,记住他们永远是塞罕坝人。”

塞罕坝林海。图/石玉平

为了不影响林场安全,塞罕坝将每年的游客量控制在50万人以内。图/石玉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