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虫的蔬菜最安全

四年来,“神农”人收获的并不是创业神话,而是能为消费者守好从农田到餐桌的每一道环节。

Minsheng zhoukan - - 目录 - □郑旭《民生周刊》记者

四年来,“神农”人收获的并不是创业神话,而是能为消费者守好从农田到餐桌的每一道环节。

跪别一辈子没有出过陕西黄土高原的父母、独自登上开往南方列车的那一晚,李卫鹏说,除了做一个农民,他当时为自己画下了若干幅可以“出人头地”的草图。然而7年求学征程之后,手握华南农业大学蔬菜学专业硕士文凭的他,与其他两个志同道合的同龄人一起,决定以自己的方式做一回农民。

2013年夏天的一个清晨,距广州市区约70公里的西和村,村干部带着三个学生模样的青年从村民“牛哥”家门口经过,直至中午他才打听到,原来这几个青年是到村里的田头做土壤检测的。

求学那些年,李卫鹏一方面掌握了各种蔬菜瓜果等农作物的培植要领和有机种植技术,另一方面也知晓了化肥、农药、激素、抗生素、除草剂等人类智慧产物对人类自己的“反作用”。特别是这期间国内发生了多起触目惊心的食品安全事件,让这位农学学子心如刀绞。

2013年初秋,三个青年再次回到西和村,租下村里的百余亩土地,同时还租下了几间民房用作办公、生活。

村民“牛哥”从这几间民房经过,看见了门旁挂着一块并不醒目的牌子,走近一看,上面写着“神农田园”。“牛哥”笑了,自言自语道:“‘神农’?有多神?”

种菜也能出人头地

在华南农业大学读研的时候,李卫鹏经常会邀请几个同学到城市的远郊走走看看。他发现,随着生活水平提高,现在的人们越来越关注农副产品是否安全。

“广东有一群特殊的雇主,他们生活在都市,却到农村租地、雇当地村民种菜,提出的要求是不使用化学农药和化肥。一开始雇主还能吃到农民按要求种出的蔬菜,可用不了一季,村民们就再也不愿种了,因为不施农药和化肥的土地,菜品从种到收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其产量也不高,满足不了雇主的食用量需求;也有人在自己的别墅后院开辟出一小块土地来种菜,听说为了除虫,他们夜间打着手电筒、拿着筷子去找虫,但这也只是一时乐趣而已,时间一长,又让保姆去附近的超市买菜了。”

李卫鹏告诉《民生周刊》记者,毕业临近之时,已经有好多同学开始研究如何自己创业了,当初“出人头地”的草图再次铺展在他的脑海里。几个夜晚之后,他觉得做农民去种地也没什么不光彩的,关键是种什么,怎么种。

结合之前的调查,李卫鹏发现国外一种名为“CSA”(社区支持农业)的新型农业经营模式,引进国内后受到普遍青睐。具体而言,就是一种在农场及其所支持的社区之间实现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合作形式。会员成为农场的用户,并且在农场整个的生长季节给予

支持。用户支付预订款,而农场提供新鲜安全的当季农产品作为回报,由用户亲手采摘、收获,抑或直接运送给预订客户及分配给销售网点。

“这种模式实际上推行的是有机农作物生产及健康的生活方式,它把社区里的会员和当地的农场或者农民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使本地经济、生态环境和人们之间的关系得到可持续性发展。”

李卫鹏说,刚一毕业,他就把创业目标锁定为“打造一个有机农业‘伊甸园’,种那种没有化学农药和化肥的农产品”,而后他又把自己想法讲给了校友邓小刚。

彼时的邓小刚已经在国内某知名园艺公司得到了令人瞩目的岗位,但听到李卫鹏的想法后,两个人一拍即合,决定共同去演绎属于这个时代的新农人传奇。

为了让这个创业项目的班底更加坚实,邓小刚又邀请了公司的同事唐友生。三个人商量之后,决定把这个项目命名为“神农田园”,并将其落地在拥有优质土壤、清澈水源和清新空气的西和村。

手工拔草“吓”跑农民雇员

事实上,被“神农田园”项目团队租下的这百余亩土地,城康村村民已经多年没有进行农业生产了,以至于上面的杂草与李卫鹏身高等高。为节省成本,三个青年每天都下到地里干活,坚持把控每个环节。从前期的割草、平地、修路、耕作到后来的育苗、栽种、堆有机肥等,全都亲力亲为。2013年10月,“神农田园”开始投入生产。

一切看似有条不紊地进行,然而真正实施起来一点也不容易。李卫鹏向《民生周刊》记者回忆说,当时项目团队从周边村庄雇了10多个村民来田园工作,这些村民虽然都是干农活的好手,但均无一例外靠大量使用化肥、农药和除草剂等化学品,来达到增加产量、减少劳动力的目的。

“他们不太理解我们所讲的有机农业,对不使用任何除草剂的生产劳作要求感到不解,反问我们:除草剂才几块钱,现在谁还人工拔草?”李卫鹏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安排工人手工拔草时的情景。当时甚至还有人为此“跑了路”,原因是“这样种田太累了”。

此后,尽管“神农田园”遇到了招工难题,但还是有一些村民愿意跟着这几个青年一起努力。种了40多年菜的“牛哥”便是其中之一。

由于有机种植之路并没有动摇,经过不懈努力,第一季蔬菜出园后,其销量让项目团队大吃一惊:利用有机肥料,遵循天然生态种植的蔬果质量和口感非常好,一些会员品尝后赞不绝口,很快就被抢购一空,还纷纷介绍给身边的亲朋们品尝。

笨法子灭蚁巧法子治虫

就在项目团队初尝创业“甜头”之时, “神农田园”发生了严重的红火蚁灾害。有不少工人因怕被红火蚁叮咬而辞工。

团队认为,若要保障田园的农产品绝对安全,对付红火蚁就不能使用农药,那就意味着回归到最传统的农耕方式。

“听起来很浪漫,但操作起来其实并不容易。”李卫鹏说,红火蚁是外来入侵物种,在国内没有天敌,要在不使用化学杀虫剂的条件下,低成本且有效控制的可能性很低。

当时“牛哥”也打听到当地农业部门有专门针对蚁患的免费药,但项目团队内部经过表决后,最终决定,为了信守当初对会员的承诺,坚决不使用化学药剂治理蚁患。

“我们的承诺是所有农产品不使用化学合成农药、兽药;不使用化肥、化学合成饲料;不使用转基因技术;不使用除草剂;不使用激素及抗生素。当地主产品种,不外购;当季主要品种,无反季;当时成熟品种,不催熟。”李卫鹏解释说。

经过反复试验,项目团队终于发现生石灰和喷火枪灭蚁效果也很好。“当时这个法子虽笨了些,但保证了土壤的无害化。”

除了笨法子灭蚁 ,“神农田园”还有很多巧妙的方式治虫,例如:团队利用趋光性,使用黄色粘板粘虫,减少虫子对蔬菜的危害;用轮作水稻的方式消灭土中的害虫,收获水稻后再种菜心等十字花科作物,可以减少跳甲等害虫的发生……

一个会员保护半亩土地

李卫鹏告诉《民生周刊》记者,“神农田园”目前拥有400多名会员,大部分来自珠三角城市,还有少部分来自广东省内其他城市。

“会员中大部分都是公务员、教师、律师、医生和企业家等群体,他们在追求自家餐桌安全的同时,也有保护环境、恢复生态的公益愿意。”李卫鹏说。

为此团队中无论是谁,但凡与会员交流时,都会主动传播一种绿色消费理念,即安全农产品在生产过程中会注重对土壤和周围环境的保护,若要提供一个家庭全食谱的农产品,需要半亩地以上。“也就是说‘神农田园’用半亩土地为一个会员提供农产品所需,一个会员就要在理念和行动上去保护半亩土地的生态平衡。”李卫鹏说。

有会员在一次会员日结束后的微信朋友圈这样写道,在“神农田园”,蚯蚓在土壤下面翻土,鸟在偷吃掉落的番茄,老鼠在晚上溜进鸡舍,蛇在老鼠后面等着,青蛙在田埂鼓噪,甚至还能在草丛里发现淡定的长尾巴蜥蜴、菜叶上有青虫在睡觉。

总结“神农田园”这4年,李卫鹏说,完整的生物链是土地的奖赏,有虫的蔬菜也是最安全的,这就是这个项目带给消费者的最大收获。而“神农”人收获的并不是创业神话,而是能为消费者守好从农田到餐桌的每一道环节。

农场航拍。

有村民愿意跟着“神农田园”团队一起努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