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xed Accent - - 大家腔调 -

“信”,许慎在《说文解字》里说,这是一个由“人”、“言”会意的单纯表意字,并非是一个形声字。“人言为信”,即说话必须算数,这个成语就来自这个说法。有不少学者不同意许慎这个解释,“人言”怎么可能“为信”?很多人发誓说的话,都不一定可信。现在人不能理解。

比方说,文字学家方国瑜,就不同意这个说法,说:“信为‘从言人声’之形声字甚明。若以人言二字连续成意,而曰‘人言则无不信’,此语与事实不尽相合;盖人之出言,不定为诚信也。”

“言”这个字含义比较复杂。1925年,鲁迅在《立论》一文中就一针见血地说出了“言”的复杂性。鲁迅这样写道——我梦见自己正在小学校的讲堂上预备作文,向老师请教立论的方法。

“难!”老师从眼镜圈外斜射出眼光来,看着我,说:“我告诉你一件事——

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一个人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一个人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一个人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

说要死的必然,说富贵的说谎。但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你……”

“我愿意既不谎人,也不遭打。那么,老师,我得怎么说呢?”

“那么,你得说:‘啊呀!这孩子呵!您瞧!多么……。阿唷!哈哈!’”

“人言为信”,这话现在人难以理解。开口说出来的话,就必 须兑现,那太难了。怎么可能?可在春秋时代,诸侯纷争,群雄逐鹿,盟誓之风盛行,“盟所以周信也”,那时真有“人言为信”这样的事。“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不信以幸,不可再也”;“民保于信”……国君一旦开口说话,就必须算数。这是当时主流社会通行的社会规则。在《隐公元年》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郑武公之妻姜氏,生第一个孩子时,难产,差点要命。生小儿子共叔段时,没有经受多少痛苦。姜氏就特别不喜欢第一个孩子,而偏爱小儿子共叔段。这个好不容易生出来的孩子,就是后来的郑庄公。姜氏和小儿子共叔段密谋,要废掉郑庄公,以便让小儿子共叔段取而代之。结果呢,谋反未成,郑庄公很生气,下令将自己的亲生母亲姜氏流放到边远地区,并盟誓说: “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郑庄公这话显然是在气头上说的。毕竟是自己的母亲,气头一过,又思念起母亲来。可是原先说过的话又必须兑现,人言一出,不得随意反悔。他开始后悔自己当初说的话。

有个臣子,名叫颍考叔,终于想出一个匪夷所思的法子,给郑武公出点子说:“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您担心什么呢。“人言为信”,没错。你当初说的不过是不到黄泉就不和你母亲相见,到了黄泉呢,那是可以见的对吧。黄泉是啥?不就是黄土地下面的泉水么?我看这样,您命人挖个隧道,挖出泉水之后,您和母亲不就可以在这隧道中的黄泉边见面了吗?

郑庄公一听,对呀。这么做,我既然没有失言,又可以开开心心地见到母亲。

大家看,春秋时代的颍考叔,就懂得了变通之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