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阿多尼斯的现代诗学主张

Mixed Accent - - 诗意思说 -

波德莱尔对现代性的定义是:“现代性是转瞬即逝、琢磨不定和随机偶发的;它是艺术的一半,艺术的另一半是永恒和不可改变的。”按照波德莱尔的定义中的解释,现代性所对应的艺术的另一半,也就是由过往大师、经典所奠定的、永恒而不可变易的艺术传统;现代性当然也就是当下即时、变动的、尚待观察、检验、沉淀或者超越传统的艺术新变。

阿多尼斯首先将现代性归于一种认知和表达方式。他认为,诗歌作为追求真和美的产物,其基本功能是表达人探索存在之本质的需要。因此,阿多尼斯认为,现代性就是意味着变革,关键不在于形式的革新,而在于内容、语言的革新,在于看待人生、宇宙观的革新。他同时分析了现代性危险的一面,那就是把文化变成时装,变成一种时髦。他指出:“艺术不能屈服于任何事物,不能被任何潮流牵着鼻子走。艺术是对一切事物的创造。”

1.2 现代性的核心:探索和变革诗人以探索和创造为天职。在《诗歌的未来,未来的诗歌》一文中,阿多尼斯谈到当下诗歌所面临的一个根本困境,即诗寻探“未知”的本性。他甚至在一次谈话中说道:“我反对苏格拉底说的‘认识你自己’,我认为假如我真的认识自己了,我就完了!”

“未知”这个词语,代表着诗人的精神、视野、思考和洞察,表达阿多尼斯诗学理论的革新和反叛意识。因为阿多尼斯认为诗歌不等同于历史,历史是展示和叙述,而诗歌在于突破和探索。在这一认识中产生了现代诗歌和传统诗歌的本质区别。传统诗歌观察、还原和描述世界,现代诗歌则将重新观察世界、探索未知、进行创造和革新作为任务。

一方面,阿多尼斯从诗歌中消除所有华而不实的东西,达到结构简练和词语精确的完善境界;另一方面,致力于运用诗人的直觉探求现象背后的真实。阿多尼斯的诗歌意象大都来源于灵魂深处的拷问。比如,他写道:“死路,只存在于你的大脑, /然而,几乎可以肯定:/诗歌神奇地挺起,如同自空中垂下的屋宇”(《字典》)。

他认为现代性最重要的是一种实践和历练,是一种态度和理性,是一种思考和理解方式,是诗人对自我、世界和宇宙的认知,是对事实和真理的探索。

1.3现代性的宗旨阿多尼斯认为,诗歌现代化是一个没有止境,没有界限,不断变化、求索、超越、反思的历程;现代诗人的任务是通过探索实现变革和超越,获得解放和自由。他宣告:“诗人只有一个国度——自由!”这是阿多尼斯创作的最大亮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