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蒂和爷爷》:只有爱,只有美好/西门杏庵

Mixed Accent - - 目 录 - 文/ 西门杏庵

4月15日,86版电视剧《西游记》总导演杨洁去世,享年88岁。据杨洁家人的介绍,杨洁此前一直患有心肌病。

中国电视剧第一代女导演杨洁的逝世,某种程度上,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终结。与杨洁作别,也是一场对青春与回忆的告别。人们的悼念很快在网络铺开。网友深情追念:“一路走好,我的青春!”“感恩、感谢,您让经典得以经典!”“一部《西游记》,陪伴了我的青春和成长。谢谢您,曾给我们这么好的童年陪伴。”是啊,86版电视剧《西游记》自首播30余年来,累计重播次数超过3千次,这可是全世界重播率和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杨洁用《西游记》的想象力缔造了一代代中国观众的青春记忆,用匠心坚守成就了一个时代的经典。可以说,没有央视电视剧《西游记》,就没有今天的六小龄童,也没有《西游记》中唐僧的扮演者迟重瑞。为什么86版《西游记》能承载几代中国人的共同记忆,成为重播次数超过3千次的“神剧”? 为什么《西游记》能火三十年经久不衰?“因为我们是在搞艺术,我们没有为钱,没有为名,没有为利。”——杨洁的这句朴素的箴言,或许可以诠释一切。六年磨一剑,用“唐僧取经的精神”打造一部电视剧。古语有云: “凡作传世之文者,必先有可以传世之心”。原著固然精彩,但每一个细节,同样需要老一辈艺术家的精心打磨,需要导演和编剧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

艺术有两妙,一妙在有“闲”心,二妙在匠心坚守。二者缺一不可。 看表吗?你看苏轼,某个夜晚,在承天寺,月光如水,苏轼“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月夜不眠,不想辜负床前明月光。如果在现代人追求生活规律,这当然好,但是,性情来了,你也要现在,叫上好朋友去喝酒了。苏轼当时叫醒老友张天民,说今晚月色如水,约么?于是就有了《记承天寺夜游》这篇文章。文中说,“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妙在有“闲”心。可这种闲心,现在的艺术家身上还有么?还有多少?揆诸现实,在资本逐利的冲动下,很多人谈的不是艺术,而是生意,追名逐利向“钱”看。我最近看了徐克导演、星爷编剧的电影《西游2》,“小鲜肉”吴亦凡主演唐僧,影片中孙悟空对师父起了杀心,唐僧也和小善谈起了恋爱,充满了恶搞,堪称“神剧”,完全颠覆了人们对名著《西游记》的美好印象。赵传唱《我是一只小小鸟》,他说:我是一只小小鸟,没想到飞上枝头之后,却成为猎人的目标。这样的调侃,没什么不好。但一味调侃,一点正经也没有,甚至对经典对名著缺乏任何敬畏之心,那就轻浮了。“世间最好的默契,并非有人懂你的言外之意,而是有人懂你的欲言又止”——这种感觉才是艺术比较高的境界吧。也许现在的年轻人真喜欢看吴亦凡泡妞,至少,我们这代人对这样肆意糟蹋原著是相当反感的。何况,这本身最多是一种迎合,既谈不上艺术修炼,更谈不上匠心独运。哎,现在这样的注水剧多了,演戏全用替身、台词都靠配音、特效凭抠图,盲目跟风、粗制滥造,这在业内早已算不上秘密了。圣人孔子有三句话,对后人影响非常大:一:时也,命也(时机决定命运);二:慎始,善终(选对了就要坚持下去);三:

尽人事,听天命(你只管努力去做事,其他的交给老天爷)。人这一辈子一定要做好一件事,不做不会怎么样,但做了会很不一样!杨洁不仅做了,而且做成了经典,让后人感佩。杨洁西去,艺术永驻。一路走好!在一片深情追念中,有人开始追忆自己看过的那些经典影 片,并向那些坚守匠心的艺术家致敬。

作为一个资深影迷,我也想向德国新锐导演亚伦史邦拿表达我的敬意。亚伦史邦拿((Alain Gsponer))导演的《海蒂和爷爷》至今让我迷恋不已。下面我就从《海蒂和爷爷》开始说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