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艺术家吴冠中提出两个著名论断:“艺术家本无职业”和“笔墨等于零”

Mixed Accent - - 书法心赏 -

视觉文化中的文字游戏古已有之。很多有名的画家同时也都是一流的书法家。艺术家花俊曾经抽出自己的血,稀释后抄写了《心经》。

和美术相比,书法的学术研究是很滞后的。中国书法在历史传承上有点问题,关于这一点,中央美院人文学院院长尹吉男曾经这样说:“中国书法在书法笔法上是有缺失的,师承的传统

断了,书法学习主要靠临摹,其中一些细微的笔法就学不到了。” “书法是贵族和士大夫的艺术,现在的日本并没有终结贵族政治,他们的天皇还在,有贵族的族系脉络。包括茶道、花道、歌舞伎在内的文化实则是为贵族服务的。因为有这种贵族文化在,他们的书法艺术传承得就相对比较好,这种文化也影响到社会风气。”“在中国,书法这个行当太江湖气了,没有一个法统和道统。启功先生对老师陈云诰先生一生毕恭毕敬,这种传统很重要,我们并没有传承下来。”

不妨简单回顾一下书法史,远的不说了,就从晚清说起吧。在晚清,虽然西方的硬笔已进入中国,但当时使用硬笔的人并不多,至少在晚清官员中,毛笔依然是最主要的书写工具。

当时的书法还是一种贵族和士大夫的艺术。你听说过书法家卖字吗?没有。多少钱都不卖,那是一种高贵的艺术,怎么能随便卖呢?曾国藩在和太平军作战时,曾经用自己的书法当奖品,来犒赏部下。史载,咸丰八年(1858年)八月十一日,曾国 藩“饭后写对联七副,赏水师营陈发祥等四船,并谢得胜、张定元”。同治二年(1863年)二月六日,“念各营官去年辛苦异常,无以劳之,思每人给对联一副,下半日共写十七对”。

帝师翁同龢临摹颜真卿《争座位贴》,翁同龢经常给下属、落第举子、官兵和巡捕题写扇对。同治七年十月,翁同龢护送妻子的棺柩回故里常熟安葬。在常熟,翁同龢写了很多字。他的日记这样记载:十月初三“竟日大雨,不能扫墓。为人作楹帖五十馀、扇十馀,手腕欲脱,观者如堵墙,落笔徒增惭恧耳”。翁同龢在光绪三年(1877年)四月十二日、“写对极多极忙,皆下第将归之客也”、“竟日未出,写应酬字,觉日短矣”、“作楹帖,凡戈什、巡捕皆持纸来,应接不暇,臂为之痛”。翁同龢慨叹,写应酬字比到官署办公还要忙碌。翁同龢护送亡妻和一位兄长的棺木回籍埋葬时,一路上各地的地方官派官兵和车船分段相送。对效力的官兵,翁同龢除了付银两酬劳外,就是送扇对致谢。而翁同龢的母亲去世后,次年夏季,翁同龢扶母亲灵柩归故里常熟和父亲合葬,对沿途相送的官兵,有时也在赏银两时,另送扇对。

翁同龢是什么人?大学问家,大学者。是皇帝的老师呀。他如果想卖字,你说一个字能卖多少钱?可他卖过一个字吗?没有。翁同龢的学问有多大知道吗?十三经,人家都会背的。翁同龢老先生的书法为什么好?那就是建立在深厚的国学功底之上的。大家知道,国学的主流是儒学,儒学的核心是经学。经学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