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在一部沉重压抑的反贪剧中,加入了一场公安局长在读书会上读诗的细节,感觉情调舒缓了许多。

Mixed Accent - - 影视艺术 -

公安局长赵东来向侯亮平透露:陈海在昏迷时曾经遭到过暗杀,被割了呼吸管,而他一直暗中保护陈海。周梅森在一篇专栏中这样写道:“京州市公安局长赵东来就是一个典型的正面人物,可以说是‘孤胆英雄’,一身正气,哪里不正面了?”饰演赵东来的丁海峰,大家一定熟悉。怎么长得像武松啊?在剧中还业余参加拳击比赛呢。没错,20年前电视连续剧《水浒传》中的武松,就是丁海峰饰演的。

《人民的名义》第25集、26集,赵东来在追求陆亦可的时 候,曾经透露他经常参加一个读书会,邀请陆亦可参加。陆亦可问:没什么阴谋吧?赵东来说,读个书,能有什么阴谋啊。我们的读书会定期举行。劳逸结合嘛。

说的也是。唉,你看周围这些头顶千斤压力的人们,真是不容易,好吧,有个读书会也是一种放松吧。现在金融界有个词,叫羊群效应。啥叫羊群效应?比方说,此时此刻,我坐在书房码字,楼下那些跳广场舞大妈排的长队,就是一种羊群效应。

“为什么没有人理解我,却所有人都喜欢我?”这是一个一

直困扰爱因斯坦的问题,本质上说也就是一种羊群效应。人类有从众心理,这种从众心理在广场舞上如此,在买房上如此,在股票市场上也如此。有一阵子,A股市场的滚热,很多人像羊群一般,不理性地冲进股市,推高股价。泡沫总是要破灭的。太阳底下并无新事。如何避免陷入这种不理性呢?这就需要安静地读书,需要理性的思考。定了,才能生慧。急了,最多只能生智。世界喧嚣,乱花迷眼。读书呢,一者可以“借历史的酒,浇我们自己的块垒”,二者可以努力向“世俗理性”靠拢。

陆亦可说,我之前看了一组数据,说是中国人的读书量,远低于世界水平,而且都趋于图片式、碎片式,缺乏深度。这年头,你们还有个读书会,算是难得了。

陆亦可的担忧很有道理。美国作家鲍尔斯(WilliamPowers)在《哈姆雷特的黑莓》(Hamlet’s BlackBerry)一书中说:“深度让我们能扎根于这世界,让生命有质量和完整,丰富我们的工作、与他人的关系,以及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

赵东来说,而且我们读的还都是闲书。我们的读书会,没有任何经济利益,就是一帮傻瓜呀。

陆亦可说,傻瓜挺好的。现在我觉得说人精明,那是在骂人呢。如果连读书都要看经济利益,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呀。之前,中央电视台有个节目叫《读书时间》,没了。赵东来说,还不都是追求经济利益才造成这种局面。收视率不高不赚钱,谁都不愿意做啊。像这种读书栏目,哪家电视台做啊。陆亦可说,所以人家说,收视率是万恶之源呐。 陆亦可和赵东来都批评了读书中的实用主义痼疾。“学以致用”,这没错,但一切讲究实用,就太急功近利了。务实,就是为稻粱谋。实用既成为一种主义,其后果必然是得意时信儒,失意时信道,绝望时抱佛脚。一味地追求实用、不求甚解,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有用,说白了,就是首先为稻粱谋。没用的东西,就没有市场。这本身就不正常。我们看古希腊的文化,像芝诺,这位生活在公元前5世纪的古希腊智者,人家琢磨什么呢?琢磨为什么阿喀琉斯追不上乌龟。这就是著名的芝诺悖论。芝诺悖论是无解的。无解?这有用吗?看上去无聊,但那些古希腊智者就热衷于不切实际的纯粹思维训练,人家就是爱智慧,哪怕这种智慧看上去很幼稚、很荒诞。在柏拉图学院,那里就有非实用主义的土壤。有一个学生问柏拉图老师:你的学问有什么用?柏拉图并不回答他,而是马上通知教务长,给这个学生一个银币,说你可以走了。

杞人忧天,整天担忧天是否会塌下来,这是吃饱了撑的吧。就连李白也嘲笑说:“杞国无事忧天倾”。中国古人都把功夫用在读圣贤书上了,“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杞人忧天,属于旁门左道,和坐地观天一样可笑。贾宝玉和林妹妹夜读《西厢记》,花间流连,月下低徊,风花雪月,贾政大骂。世袭贵族之家怎出了这么个东西,科举考《西厢记》吗?一点也不务实。现在衣食无忧,将来呢?不念四书五经,不中举,家以何为?难怪有人说,科学登场,汉学颓败。于是,杞人之后,再无人忧天了。庄子在那里逍遥,“大鹏展翅,不知其几万里”,有钱赚吗?没有。庄子给那些学而无用、被人嘲笑的技艺,起了一个雅名,叫“屠龙之术”。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哪里有龙啊?你看见过吗?学成之后,也根本没用。派不上用场啊。

只重“用”,不重“学”,孜孜于小技,将会荒废于大道。这是很多人的毛病。有一个笑话,某人向佛,出家却受不了青灯古卷之清苦,于是还俗。俗世里待了一段日子,又受不了喧嚣吵闹,又到寺院里出家。如此反复。后来,老和尚给他出了个主意:你也不必出家,也不必还俗。就在半山腰摆个茶摊吧。这人想:老和尚的主意不错,我在半山腰上摆个茶摊,既可交友,又可念佛,又可以赚钱享乐。

早在2500多年前,孔子就立志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孔子这话,重“用”了吗?没有。孔子是求道的。孔子说:“古

完整。有一回,某地一位市长让我去看他们新修的“汉街”,汉代一条街,让我提提意见。我告诉他们,“汉街”两个字怎么可以写在一起?汉代根本就没有街。唐朝有街吗?唐朝只有市,汉代比唐朝还要早,只有市,没有街。大家看到《清明上河图》里有街,那是宋朝才开始有街的概念。

这条“汉街”上还有一个建筑物叫牌楼。《清明上河图》里有牌楼吗?《清明上河图》里并没有牌楼。牌楼是南宋定都杭州以后才出现的,所以汉朝一条街上就有牌楼,这是不懂历史、不懂文化。

还有一个地方新修了一段汉代的城墙。汉代的城墙是用砖砌的吗?我说肯定是假古董。砖砌到城墙上,是宋朝以后的事情。因为宋朝发明了火炮,原来城墙都是土堆的,最多就是石头的,但是炮一轰,土城墙很容易倒,因此才开始用砖砌城墙。所以,我们要多懂一点历史,少造一些假古董。

“检察官和公安局长一起参加读书会”,在《人民的名义》中,这是一个亮点。在一部沉重压抑的反贪剧中,加入了读书会上读诗的细节,感觉情调舒缓了许多。

这个读书会的安排,绝非闲笔。今年4月23日是第22个“世界读书日”。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4月23日为“世界读书日”,旨在让各国政府与公众更加重视图书这一形式。同时希望借此鼓励世人尤其是年轻人发现阅读 乐趣,增强对版权的保护意识。人们应该记得,世界文学巨匠莎士比亚、塞万提斯都是在4月23日这一天辞世的。“世界读书日”的设立,也是对那些文化巨匠人表示敬意。

就是在读书会上,赵东来向陆亦可表白:“喜欢你身上的这股劲儿”。就是说,很欣赏她在事业上冲锋陷阵,那股“巾帼不让须眉”的劲儿。

陆亦可对这种青睐并不接招。原因嘛,观众都看明白了,人家爱的是陈海——陈海在医院里还没醒过来呢。陆亦可和陈海之间有应,也就是说,有心灵感应,双方能够同频共震。赵东来,人很好,但他们之间暂时没有应。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没有应,就不来电,这也是没有办法。无论陆亦可的妈妈怎么热心肠,他们之间没有应,就没有那种互相吸引的感觉。

什么叫“应”?“应”繁体是“應”,下面有个心。《黄帝内经》里面有一段话——

帝曰:五藏应四时,各有收受乎?岐伯曰:有。东方青色,入通于肝,开窍于目,藏精于肝,其病发惊骇;其味酸,其类草木,其畜鸡,其谷麦,其应四时,上为岁星,是以春气在头也,其音角,其数八,是以知病之在筋也,其臭臊。

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开窍于耳,藏精于心,故病在五藏;其味苦,其类火,其畜羊,其谷黍,其应四时,上为荧

惑星,是以知病之在脉也,其音徵,其数七,其臭焦。

中央黄色,入通于脾,开窍于口,藏精于脾,故病在舌本,其味甘,其类土,其畜牛,其谷稷,其应四时,上为镇星,是以知病之在肉也。其音宫,其数五,其臭香。

西方白色,入通于肺,开窍于鼻,藏精于肺,故病在背,其味辛,其类金,其畜马,其谷稻,其应四时,上为太白星,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其音商,其数九,其臭腥。

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开窍于二阴,藏精于肾,故病在谿,其味咸,其类水,其畜彘,其谷豆,其应四时,上为辰星,是以知病之在骨也,其音羽,其数六,其臭腐。

故善为脉者,谨察五藏六府,一逆一从,阴阳表里雌雄之纪,藏之心意,合心于精,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是谓得道。 “东方青色,入通于肝”,这个就是应。五藏应四时,各有收 受。五脏、五色、五行相生相克、五畜、五味、五音、五个星象、五谷及病在何处,它们之间都有一个阴阳之“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是人与自然之“应”;一见钟情,心跳加速,这是男人和女人之“应”。茫茫人海,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不早不晚,偏偏喜欢你,这就是“应”。

虽然没有“应”,赵东来并不气馁,“不是有那样一句话嘛,敢于挑战,勇往直前!工作和追美女都是,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应”这个字,用一个成语来描述,就是“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个成语来自《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里面邹阳的《狱中上梁王书》里的一句话:“有白首如新,倾盖如故”。意思就是说,有的人吧,虽然认识很久了,却如同初识一般。有的人路上偶遇,就想停下车、揭开车盖(倾盖)交谈,大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公安局长赵东来在读书会上读诗是一股清泉,使得这部沉重压抑的反贪剧情调舒缓了许多。

罗马斗兽场遗址。 金碧辉煌的雅典农神庙遗址。 罗马的斗兽场、雅典的神庙是真实的东西,是一千年两千年以前的真实存在,是原汁原味的东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