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小皮球向队长和副队长行贿。爷爷陈老一语中的:这是大人的世界出了问题。

Mixed Accent - - 影视艺术 -

在《人民的名义》之校园足球篇中,“小皮球”揭露的校园乱象令人担忧:贪腐都渗透到祖国的花朵中啦。侯亮平很担心,去找校长理论,说反腐应该从娃娃抓起。

“小皮球”的戏绝不是闲笔。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们的教育现状,不可不察。

话说“小皮球”在学校踢球,砸坏了学校的玻璃,侯亮平去善后。他问“小皮球”:为什么不去球场踢啊?

“小皮球”说,我也想啊,可队长不让我们上。两节体育课都是足球,我花15块买了个替补队员,也没能上场。

原来,“小皮球”所在的学校虽然有足球场,可是,却上不了场。想上场?那就只能“贿赂”,要交给队长15元。结果,“小皮球”把钱交了,人太多,还是没轮到上场的机会。

“小皮球”是班里的学习委员蛮有经济头脑,在班里做生意:凡是背不过课文的孩子,只要交五块钱就过了!

说到理想,“小皮球”说,他们班上男生最大的理想是买兰博基尼,女生最大的理想就是嫁个富二代!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小皮球”的爷爷陈老一语中的:这是大人的世界出了问题。别怪孩子们,都是我们成人做得不够,责任心不足啊!当然社会问题是长期遗留下来的,不能忽视。可也别忘了,社会是由我们人类构成的,如果人人自检、自律,社会就应该是另外一种样子。

“小皮球”的爷爷说得没错。今人称某某为王局、张处、孙科、周所,别嘲笑,古人也一样,诸如什么杜工部(杜甫)、阮步兵(阮籍)、刘宾客(刘禹锡)等等。西门庆没当官时,就被称为西门大官人。

记得,4月11日《钱江晚报》上有一则报道:浙江杭州市民反映,自己女儿在余杭一所小学读二年级,听女儿说,老师把学生分为三种,精英组、平民组、麻将组。其中,平民组又分为好几个等级,而麻将组底下的,就是学习不好的小朋友。

尤其让人震惊的是,把学生分为精英组、平民组、麻将组三种,竟得到了不少网友的支持,可见把学生分为三六九等的歧视根深蒂固。

“麻将组”是什么鬼?为什么会这样?听起来很荒唐,可一琢磨,这种人为的划分等级,难道不是“等级文化”的另一种折射吗?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教师应当尊重学生的人格,不得歧视学生,不得有对学生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可这种歧视不是一直存在吗?从前叫重点班、普通班,后来,叫什么实验班、正常班,现在又叫什么精英组、平民组、麻将组,本质上不是都是对差生的一种歧视吗?换汤不换药而已。

我国古代第一部系统论述教育问题的专著《学记》中说:“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

对老师的要求,古人云:“己之才学为人所尊,乃可诲人以进修之要;己之性行为人所重,乃可诲人以操履之详。”著名教育家、书法家启功为北师大题写的校训: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可现在的老师,奉行“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又有几人?

侯亮平的老婆钟小艾,急着给自己的儿子侯浩然寻找校外辅导班,补课,也就是给儿子报个补习班。她让侯亮平去考察一下。侯亮平带着姗姗和侯浩然来到老师家,发现那里已经挤满了家长和孩子。侯亮平发现,这个数学老师竟然是半年前去他们单位接电的电工,这个电工摇身一变,竟然成了数学老师。侯亮平当众就揭穿了他的本来面目,拿回了3千元的补课费。

《教师资格条例》第二条规定:“中国公民在各级各类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中专门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应当依法取得教师资格。”然而这个电工跨行执教,连基本的教师资格证都没有。

侯亮平的老婆钟小艾,为什么急着给自己的孩子寻找校外辅导班?还不是担心侯浩然输在起跑线上?“起跑线”是什么?本质上还是应试教育的考试成绩。惟恐自己孩子的考试成绩比他人低。一切为了考试,考试就是一切,这正是应试教育的怪现状吧。大家都知道衡水中学吧。现在可能比当年的河北八中牛多了吧。衡水中学因每年考入清华、北大百名左右毕业生而登上高考“神坛”。近日,有报道说,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与泰华集团合建的高级中学)平湖学校正式揭牌,标志着 衡水中学将分校开到了浙江,释放出复制推广“衡水模式”的信号。

“衡水模式”饱受争议:军事化管理。每间寝室的门上有小窗,可以看见寝室里八张床以及八个人的一举一动;每个教室里都有摄像头,学生在课桌上干什么一清二楚;班主任、年级主任可随时调看监控录像……

“衡水模式”也备受推崇:该校被清华北大录取的考生人数,仅2016年就达139人,可谓“政绩卓著”。

衡水中学,和曾经的黄冈中学、毛坦厂中学一起,素有“高考工厂”之称。“高考工厂”培养出来的学生除了会考试,别的方面看不出还有什么优秀之处。有的孩子即使在大学毕业后,也不能独立生活,患上了流行的“妈宝”病。

2017年3月24日《解放日报》报道了“妈宝”这种病(作者王浩威):不久前,中国台湾心理治疗学会理事长王浩威教授做客“造就”演讲,讲述了全世界都普遍存在的一类年轻人—— “妈宝”形成的原因以及“治愈”的方法。

我曾经遇到一位来访者,是位妈妈,向我“诉苦”32岁女儿的种种不堪行径,甚至问我可不可以去法院告她。

这个女儿成天在家里待着,不出去工作。其实,14年前她18岁的时候,她的妈妈就曾带她来找我。当时,她因为一场失恋就不想上课,妈妈千方百计求她去上学,去高考。不知不觉14年过去了,女儿仍然在啃老,妈妈却不得不遭受她的语言暴力,甚至是肢体暴力。

年轻人越来越晚熟,这种现象在全世界都很普遍。在意大利,人们形容这样的年轻人是养在家里的“大宝宝”、“大娃娃”;西班牙人称他们是“千元族”——一个月赚一千元,全部都花光,有点像我们讲的“月光族”;还有日本人讲的NEET族(不上学、没有工作、也不接受职业培训的人)。所以说,“妈宝”是一种全球现象。“妈宝”们小时候享尽父母的照顾,表面上看起来很好,可是内在缺少自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