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潜心八年,六易其稿”。

Mixed Accent - - 影视艺术 -

文学评论家评论《人民的名义》:

1“.就这个作品而言,它再次体现出了周梅森现实主 义创作的内力和魅力,是他特殊的政治情怀的集中凝聚。与常见的政治小说不同的是,他直面政治生态的同时在塑

造人物,审视每个人物的人性和精神世界,特别有透视力。从书名来看,我认为周梅森提出了一个巨大的质疑——一定要对‘天然代表论’保持警惕,不是说你是官就天然地代表人民。没有天然一说,必须从你的言行去判断。从这一点上讲是有深意的,有大胆的,是有批判性的。” ——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白烨

2“.《人民的名义》所引出的问题是文学与政治的关系。长期以来,文学界的观念是,作家远离了政治才能写好作品。其实是作家的政治情怀决定了自己的文学选择,有些人似乎是在谈与政治无关的话题,其实也是另一种政治情怀。而周梅森则是正面出击。他用事实证明,正面出击也能够写出好作品。这是一部中国当代政治生态的‘白皮书’。”

——著名文学评论家、沈阳师范大学教授贺绍俊

3“.官场小说和政治小说究竟有什么区别?官场小说是炫耀式的,对腐败、斗争、尔虞我诈的呈现是猎奇视角,而政治小说是对政治生态的认知和思考。面对社会问题,文学不应该是政治的侍女,而要独立于政治去审视、干预。作家的创作必须要有沉淀消化的过程,不能强迫表态。小说中另一个人物“高育良”也非常典型,他身兼官员和知识分子的双重身份。近年来这个问题很突出,很多知识分子不再能够承担知识分子的功能,高等教育也在宣扬自己培养了多少官员,这个方向是有一定问题的。周梅森的作品敲响了一记警钟。”

——著名文学评论家解玺璋

在小说《人民的名义》研讨会上,谈及创作体会,周梅森这样说:“十八大以后,我看到党和国家反腐的大势,以及党中央反腐败的决心和效果,感觉到反腐倡廉就是中国的春秋大义,于是想挑战自己,创作出一部反映时代特征、突出反腐特点、体现检察特色的正能量作品。这次,我把积蓄十年的 洪荒之力都用在了这部作品中,这是我创作生涯以来最好的作品。写得酣畅淋漓,我认为全面超越了我过去的作品。我不认为《人民的名义》是多么了不起的作品,为啥人们关注?这是一种社会期待,人民对文艺的期待。因为你离人民太远了!”

这当然是周梅森先生的谦逊之辞。《人民的名义》之所以成“现象级”作品,无疑离不开精心打磨的剧本。

“潜心八年,六易其稿”,“一部反腐高压下中国政治和官场生态的长幅画卷”,这是印在这部同名小说《人民的名义》腰封上的推荐语。

话剧《人民的名义》最近也已上演。执导该剧的中国国家话剧院常务副院长、著名导演王晓鹰介绍,话剧《人民的名义》是反腐戏,但它没有在贪腐事实和查处案件等外部情节上过多着墨,聚焦的是在一张庞大复杂的权钱利益交换的关系网下,师生之间、同学之间、夫妻之间的复杂博弈和激烈绞杀,剧情惊悚,冲突性极强,看后让人愕然、感慨和唏嘘。在话剧《人民的名义》里,王晓鹰导演提醒扮演“祁同伟”的宗平:“从头到尾都不要有一点点‘我是在演一个坏人’的意识,这样他才能把更真切的东西演出来。”王晓鹰还特别加进去这样一句台词:“权力要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欲望也要关进自律的笼子里”。

这和那些“剧本工厂”胡编乱造的烧脑神剧完全不同。

剧本工厂化,故事娱乐化,写作套路化,这怎么能出精品呢?这就好像有人研读孔子的《论语》,不想下笨功夫,只能走捷径,语不惊人死不休,说什么“阳货”这两个字不是人名,而是骂人的话。要这么说的话,“宰我”是不是也是骂人的话呢?这都是缺乏工匠精神的表现。你看电视剧《白鹿原》编剧申捷,在接受了剧本改编任务后,并未急于动笔,也没有马上组织什么“剧本工厂”,而是干什么呢?做笨功夫,先把近50万字的原著小说读完,又读了《白鹿原》相关书籍上百本,还不动笔,而是在塬上住了半个月,两次拜访当时的陈忠实,就这样慢慢地准备。申捷认为,陈忠实以《白鹿原》垫棺作枕,自己改编的剧本如果不忠实于原著,原汁原味再现陕西关中农村生活,感觉对不起陈忠实。除了还原小说中的朱先生,白鹿两家三代人的命运纠葛也都要还原。

邱伟在《影视创作“剧本工厂”正流行》(见北京晚报2017年4月11日)中说,由文章、马伊琍主演的《剃刀边缘》正在热播,这部谍战剧的编剧是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余飞,当年创作过《重案六组》等烧脑神剧。但2004年涉案剧 退出黄金档,令余飞也消失在热门编剧的行列。如今,借谍战剧近年兴起的风潮,余飞重回人们视野,他的这部《剃刀边缘》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的播出成绩也稳定在收视榜前三名,排名仅次于大热的《人民的名义》。

《剃刀边缘》的故事是美剧的常见结构,呈现出一个个小闭环,男主角许从良一次次在编剧笔下陷入绝境,又一次次置之死地而后生,人物与故事随着情节上的一个个小高潮不断推进,这也折射出剧本创作的工业化流程。在好莱坞,影视剧本多是编剧工厂制作出来的,编剧团队中有人负责故事,有人负责人物,还有人专门负责搞笑,大家各司其职、各尽所长。如今,这样的制作模式也开始在国内影视剧本制作中流行,越来越多的剧本已不是一两个编剧“单打独斗”制作出来的作品。《剃刀边缘》正是余飞编剧团队集体创作的成果。……余飞这些年一直致力于打造自己的“剧本工厂”,再出现在人们面前时,他已是“余总”了。余飞的编剧团队将近10个人,如今同时在做五个戏。理科生出身的余飞对剧本生产的流程诠释起来简单清晰,就是在确立相对完整的人物和人物关系以及全剧的开头结尾后,就可以把中间的故事切成几个段,由编剧们分段完成。这种预设结局再倒推情节的写作方式,就是编剧自己设题自己解题的过程,设题要精彩,解题要能自圆其说。

如今,工厂化写作、云写作,早已不是新闻,别说作家圈了,就连学者圈也未能幸免。就在前几天,一个从事哲学研究的学者朋友约喝茶。我问,最近在忙什么?他说在忙写作。每天凌晨4点钟起来写作,写到中午12点。下午打球。晚上11点睡觉。他说,他写了一千多万字了,目前出版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说起自己曾经出版的书,他总强调“卖得好”,新出的一本书,又在出版合同上签字写上一条:“自愿放弃版税”。然后,他说,自己的书房有6台电脑,看上去像个卖电脑的商人。另外,卧室里面还有2台电脑,厕所里面还有一台,蹲坑的时候上网用。还有两部苹果手机,一部平版电脑。这是他相当得意的。他的工作永远是快速打字、录入。但你跟他交流,发现他的脑子乱七八糟,你说任何事情他都跟你抬杠,特别喜欢打赌,就是一典型的杠头,能把你噎死。他永远也安静不下来,他有的,充其量是知,但没有慧。你别给他谈什么“拈花一笑”,也别谈“道德经”——否则,他会炫耀他的背诵能力。我开玩笑说,你应该买个机器人,这样,你就不用自己写作了。这个,在我看来,就是工厂化写作,就是云写作。我在心里感慨:昔日“朋友”

已不见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这年头,你发现很多朋友,走着走着就莫名其妙地疏远了,就像曾经相爱的情侣,走着走着就散了。都不需要理由。想起网上很火的一段话:“有那么一刻,你会发现,你跟身边的人交际变得越来越少,懒得解释太多,亲近的人不在身边。其他的人似乎没有深交的必要,最多是见见面点点头打个招呼。无聊的时候就看以前的状态和微博,开始怀念以前,很多舍不得删掉的东西你还是删掉了,那一刻,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说回写作。像朋友这样的所谓快速录入式“写作”,又怎么能够像周梅森那样“潜心八年,六易其稿”?

好剧首先要有好剧本,好剧本得益于好小说。而一篇真正的好小说,作者会带着使命感去写。为什么周梅森要创作这部电视剧?周梅森是这样说的——“十八大之后,对反腐这一举国关注、举世瞩目的大事,竟然还没有一部像样的电视剧”,“我写过不少反腐题材的小说,跟这些比都是小儿科了。腐败分子比我有想象力、创造力,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惊人的腐败事件,远远超出一个作家的想象。身为作家,我嗅到了波涛汹涌下隐隐生长的气息。除非有一天,权力彻底被关进了制度的笼子,那时候我就要(为创作同类题材)苦思冥想了。”

2017年4月14日《湖南日报》刊登评论员文章《引领时代风尚 加速品质升级——〈人民的名义〉热播启示录(3)》,文中这样写道:跟跌宕起伏的剧情一样,这部电视剧“找投资的故事”也称得上是一段传奇。据报道,《人民的名义》预算一个亿,但直到开拍前,仍有2千万的缺口,以至于导演李路都准备将别墅抵押出去。其实,这期间也有不少机构的投资者登门造访,但他们或担心反腐题材太敏感,有太多不可预知的因素,担心投资打了水漂;或因为制作方无法满足娱乐的套路,做不到“三分钟有一个剧情爆点,情节进行到某处有演员耍宝”。几个月的接洽,竟没有一家肯在投资协议上签字。最终,这部剧的投资方,都是规模较小的民营影视公司,有的甚至是第一次“试水”电视剧。

一个亿的投资,对于那些实力雄厚的投资方只是“小菜一碟”,然而,这些投资者无法跳出“热门IP+小鲜肉”的投资思维,最终将一桌丰盛的饭菜拱手让给了其他竞争者。事实上,《人民的名义》适时出现,给急功近利的市场送出了经典的反证:影视产品大不同于一般商品,用大数据分析、商业模型来计算投入产出并不科学,投资最不能忽略的是作品本身的质量和内涵价值。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有人这样形容眼下的电视剧行业。一方面,资本大举进入带来很多机会;另一方面,热钱的涌入令行业浮躁之风越吹越盛。不少资本投资影视都是快餐模式,不愿意花时间打磨剧本,更不愿意拉长拍摄周期增加成本,急于变现的心态使创作过程粗制滥造。

但是,“烂片”可以得意于一时,不能得意于一世。《人民的名义》大热,而各种“雷剧”渐衰,是观众用遥控器投票的结果。

这部现象级电视剧的最大赢家莫过于湖南卫视。慧眼识珠的眼光和对严肃文艺作品的看重,让湖南卫视独占花魁。有媒体透露,在该剧的拍摄过程中,先后有四五家电视台去剧组探过班,不过题材的敏感性让他们望而却步,只有湖南卫视在2016年5月签下了购剧协议。而当时,该剧尚未杀青……如果说,过去是某些“IP改编”“鲜肉当道”“比拼颜值”的电视剧屡掀收视浪潮,那么《人民的名义》的“爆款”“走红”,让电视剧行业又一次迎来拐点。可以预料的是,随着《人民的名义》的火爆,未来会出现一个现实主义的小高潮。如何顺应这一潮流,同时又规避同质化、一窝蜂的陷阱,加速品质升级,是摆在影视制作和播出机构面前的一道课题。 美编敏子 jiminzi512@163.com 编辑饶丹华

“高育良”这个人物非常典型,身兼官员和知识分子的双重身份。近年来这个问题很突出,很多知识分子不再能够承担知识分子的功能,高等教育也在宣扬自己培养了多少官员,这个方向是有一定问题的。

作家周梅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