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唐派“阴差阳错”的奇妙声腔/陈连喜

Mixed Accent - - 目 录 -

唐喜成,河南尉氏人,一代豫剧宗师,唐派创始人。从10岁开始学戏,到69岁去世,在长达59年的艺术生涯,在没有师承、没有范本和没有前路的情况下,他结合自己的嗓音条件,勤学苦练,锲而不舍,准确把握豫剧的吐字行腔规律,深入实践戏曲的美学原则,创造的“唐腔唱法”自成一派,技艺精湛的豫剧男声假声,绚丽多彩,别具一格,堪称全国戏曲界的奇迹。至如今,在全国仍有无数的戏迷观众痴迷沉醉于唐派艺术的深刻丰富的艺术文化内涵,追随者不计其数,是一支较为庞大的戏曲队伍。我也是学练7年多才开始完全进入唐派唱腔的音域和艺术境界,而他的一道声腔却陪伴我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难忘的时光,辛酸苦辣,妙趣横生,回味无穷。豫剧唐派,15年来爱你实 在太难,太过辛苦。追寻着唐喜成的艺术足迹看上去,也恰似一道曲折的风景线,一轮美丽的彩虹……

回顾唐喜成的从艺生涯,我们不难发现他的整个历程也是一波三折,充满了激荡非凡的传奇色彩。朴素无暇的生命情愫奔向刻苦认真的艺术追求,再到自觉的艺术探索熔铸而成纯粹的文化精神,一个点折射一束星光,汇成了一幅历史长河中民族文化鲜活无比的美妙画卷。

毋庸置疑,他是小时候因生活所迫学戏“倒嗓子”倒坏了,才为后来形成“可以而且已经留下来”的豫剧唐派艺术奠定基础的,这一点,也是唐喜成对整个中国戏曲文化的一个重要贡献。就在他步入变声期的重要阶段,在生活几乎无望的痛苦抉择中,命运的拨弄,历史的定格也

都在不经意间让唐喜成冥冥之中铺就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艺术之路。

从艺术角度而论,纵观豫剧男声的真假声技术,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一点启示,在整个豫剧艺术的前后历史本身就是一个很值得思考和研究的重大课题。早期豫剧的前身从起源到“河南讴”再到河南梆子,以及发展到今天豫剧成熟男声唱腔的多面呈现和音域跳跃,包括唐派艺术在内,形态各异,多姿多彩,完美绽放,客观上讲是一条发展之路,成功之路。

无数旧社会的艺人们小时候开始从事学戏这行就是为了糊口和生活,在他们脑海深处并没有太多的思想杂念,他们并不知道什么叫艺术的境界和文化上的认识,也只明白技艺就是自己的立身之本,处世之道。唐喜成在几岁小孩子的年龄

为生活之计学艺就颇显灵气赢得了“响八县”的美名,自喜之中也带来了新的难题, “倒嗓”而至,生命有光,遗憾无穷,正是“倒嗓”出现的真假声不贯通的自然缺陷,这也促成和造就了一个杰出的河南梆子艺术家。是他为豫剧老祖师们俗称的“二本腔”艺术又增加了新的内涵,树立起豫剧男声唱腔的一座新丰碑,至今历经数年依旧无人超越。也好像北宋时期官窑的烧造技术,外表开片本身是瓷器的一种瑕疵,却被智慧的工匠赋予了天然的审美精神被发扬广大和流传于世。

中国文化门类背景的产生,往往是在艰难中抉择,在困苦中思考。对唐喜成一个10多岁的孩子来讲,无疑是一种痛苦的生活磨砺,也是产生豫剧男声“阴差阳错”奇妙声腔的机缘巧合。他在自然的过 渡中产生的声带音区的显著截痕,使后来学练者因条件不同而变得极难掌握,诸多方面难以企及而成为自身的文化巅峰。他的艺术特色就在男声完全的假声音区技术的处理和掌控,旋律的多彩超凡出众显得格外独特,还不像戏曲男声在旦角上的假声技术,其艺术能力和贡献也在于此。他在艺术的锤炼中,把完全假声的共鸣直接锁定框格在训练有型的音域空间,大气磅礴的旷野,刚亮透彻的美聚,脑后音的波动飘摇,宛如天籁般的空灵,都把纯正净脆的中州音韵通过声音的传递演绎出了别样风采。

豫剧唐派唱腔艺术在历史文化的长廊中,是可以明显折射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典范。他既是民间无数艺人心酸岁月耕耘“苦文化”的结晶,也是在一个时代背景条件下的真实写照。他由建国后文化体制下的艺术熏陶成熟,生前虽有多名弟子以及无数的模仿者,却还无法预料到他身后今天的唐音唐韵的“火 爆”。这是他在世时也绝没有想到的艺苑一大景观,到目前他创立的“唐派唱腔”艺术正在成为豫剧一片广阔的新天地。

“文革”前后的唐喜成

纵观戏曲的文化特征,无论什么剧种,既可以从人物声腔把握特点,还可从语言属性形成的音乐特征以及乐队的伴奏特点去理解艺术表达的效果。京剧是按男女声的声音区分行当,生、旦、净、末、丑舞台人物有着严格的划分,什么声音就是什么人物,人物特征鲜明规正,在塑造人物不同个性的基础上形成的演唱风格。豫剧则不然,语言的差别,地域的差别,包括群众的欣赏习惯等,特别是音乐效果上属典型的“高腔”特征,因超出人们的正常音域,相对形成的艺术特征,在音乐元素的处理和情感的表达上差异较大,转移到舞台人物往往带有鲜明的地域特征。

豫剧在建国后近70年间的艺术实践中,融传统性、时代性、生活性和艺术性“四性于一体”并作了有益的探索。在从个性展示到集体创造,从单一的调式板式向全方位多渠道深层次的迈进过程中,探索出了一条符合河南地域特征戏曲发展的新路子。特别是豫剧流派艺术在建国后的艺术家身上表现尤为明显,大家公认的流派艺术家要么是省直文艺院团的台柱主演,要么是地市剧团的领军人物。这些艺术家在文艺界的地位十分显赫,社会影响大,在群众中反响强烈,成为一个时期河南文艺繁荣兴旺的缩影。唐派就是豫剧其中的一个重要流派,他的唱腔高亢明亮刚劲笃实,归韵准确且风韵别致。他在行腔上更注重喷口、滑音、波音和颤音等装饰音运用,达到了悦耳动听和美

不胜收的艺术境地,文艺界流行有“十生九唐、无生不唐”之说,足见人们喜爱和追捧的程度。他的艺术形成基本上可分为雏形期、成形期、成熟期和高峰期四个阶段。

唐派艺术的雏形期应以参加1956年全省首届戏曲汇演剧目为标志,他饰演了《打金枝》中的郭暧,获得了演员表演艺术一等奖。唐喜成的《三哭殿》可以看作是唐派艺术成形期的成名作,1959年他因其出色扮演《三哭殿》中的李世民而荣获了河南省第二届戏曲观摩汇演演员一等奖,从此走上了由豫剧小生转向开辟老生唱腔的新路。在这之后他演出《辕门斩子》《卧薪尝胆》《南阳关》等剧目,在群众中产生强烈反响,爽神脍炙,流传甚广,唱腔上就是一个“高”字特征。“文革”前后他也被政治需要排演豫剧现代戏,终因嗓音条件和现代人物的偏差,即便有《南海长城》《节振国》《打牌坊》等剧目也未能让自己在豫剧上叫响,大家喜欢的还是他那明亮高亢的“二本腔”;“文革”中古装戏的沉寂,给他的艺术带来了新的思考,也迎来了新的春天。“文革”以后他重新排演《三哭殿》,再次掀起热潮,《十五贯》《洛阳令》和《斩黄袍》等戏焕发生机,大放光彩。最能体现唐派唱腔特色的是1980年以后新编的传统戏《血溅乌纱》,此剧中的“风萧萧马声嘶鸣古道上”、“严天民雪夜秉烛审案卷”、“见姑娘气绝血泪淌”等唱段把唐派艺术升华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声腔特征极其明显,代表性极强。“千里迢迢出任河阳”中“出任河

阳”的“阳”字的拖腔采取了沙河调的唱法、“万民敬仰”的“仰”字的拖腔都是沙河调的流变;1980年以后《辕门斩子》中“焦赞传孟良禀贤爷驾到”中“如何是好”的“好”字都可以看到他在调式处理上不

文/陈连喜

唐喜成剧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