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的“性”

——由电影《美女与野兽》引发的两性再思考/王华云

Mixed Accent - - 目 录 - 文/王华云

近期上映的电影《美女与野兽》真人版又开始炒热了女权主义,片中贝儿(Belle)的扮演者艾玛·沃特森是联合国妇女署亲善大使,曾积极为女权运动站台发声。她自己也坦言,之所以选择这一角色,不仅是因为《美女与野兽》是她最喜欢的童话,而且她想要从赫敏(艾玛·沃特森在电影《哈利·波特》中扮演的角色)变成贝儿,完成一个女人的蜕变。贝儿作为迪士尼公主系列的其中之一,她身上的独立、果敢、爱读书等美好品质的确很适合拿来传达女权主义的观念。在艾玛·沃特森主演的真人版《美女与野兽》中,亟待解救的“野兽”被刻画成一个霸道总裁的形象,圈了一大批怀有少女心的粉丝。由此看来,迪士尼片方从选角到宣传,的确都在积极地标榜电影所宣传的女权主义。

然而,最初版本的《美女与野兽》的故事跟女权主义没有丝毫的关联。《美女与野兽》这个故事由法国德维伦纽夫夫人为了与沙龙的朋友解闷斗乏所写,这个故事充满了成人间性的隐秘色彩,主要表达的是性与爱,“Belle”在法语中也并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代称,意为美女。其后法国一位童话作家勒普兰 斯·德博蒙保留了故事中的“爱”,删去了“性”,改写成孩子的睡前童话,这也是如今迪士尼公司沿用的故事主线。

当我们重新审视《美女与野兽》之前翻拍的五部影视作品时,发现没有一部传达女权主义的观念,反而在法国拍摄的1946年和2014年的电影版本中,贝儿更趋向一个“荡妇”的形象。前者的贝儿在电影中不断吊起野兽的胃口:玩起从同情到心里有你再到喜欢你这种情感把戏;后者半露酥胸,用一支舞与野兽做交易,在跳舞中又主动调情,玩得一手欲擒故纵的把戏。而野兽的形象则是代表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和情感,他不仅想占有美女的身体,还想要一颗真心。总之,两人之间的相处充满了肉欲与阴谋论的意味。

相比较美国迪士尼公司制作拍摄的版本(包括1991年拍摄的动画版《美女与野兽》),法国拍摄的这两个版本更能引起对两性交往的猜想,也更还原德维伦纽夫夫人版本中对性与爱的呈现。1946年,在法国导演让·谷克多拍摄的《美女与野兽》中,哥特式风格的城堡也使这个爱情故事处于一种诡异的氛围中。在美女与野兽的相处中,导演没有直白的展现两人的日久生情,

反而用美女每晚等待野兽这一情节来强化美女性欲本能的驱使。每一次的晚餐,两人的情感和肉体都更加靠近彼此,用镜头语言和叙事情节来层层揭示美女与野兽之间的性吸引。而这种隐晦表现性的描写手法,大多被用于古代文学作品之中,往往因为形象化、隐喻式的描写性,激发了读者的联想,反而会刺激到读者的感官。比如《西厢记》中张生说:“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用“鱼水”来隐喻男女之事,这怎么看都比现当代文学里面直白的描述丰乳肥臀大白腿更值得玩味。《美女与野兽》的故事里虽然无法像这样用文字来表达这种性暗示,但是在电影语言和叙事元素层面上,同样地引发了我们对于性的思考。 贝儿在一位帅哥向自己求婚之后并没有同意,而是让出门的父亲给自己带一支玫瑰——美丽的少女开始渴望爱情。少女的春心萌动同时也蕴藏着蓄势待发的情欲,她并不缺姐姐们所期盼的珠宝与华服,在这个暮气沉沉的小镇里,她更需要有人能带给她一种激烈和热切的爱情。在众多改编版本中,贝儿的母亲一直处于缺席状态,根据弗洛伊德对于女性性的阐释:处在俄狄浦斯情结阶段的女性都有“恋父弑母”的倾向,男性反之。贝儿的孝顺从心理学的角度也可以看作是弑母的行为。可是按照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来看,父亲是无法回应孩子对自己这份“爱”的,因此,故事中贝儿父亲的摘花失败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当父亲偷摘玫瑰之际,野兽一直强调的是:“这是我的玫瑰花!”这并非是野兽小气,也并非是什么魔法源头,而是在野兽看来,这位父亲偷取了他的爱情。用玫瑰换取一个美女,也算得上野兽的“公平交易”了。

总要多点色彩才够刻骨铭心。我们这种困兽之斗的爱情,也在所难免地会带有功利的色彩,在彼此利益的较量里才有可能产生两情相悦。竞争的氛围也导致性成为了交易的筹码,爱才是获得幸福的钥匙。野兽说:“你不回来,我就会死。”这句话听起来肉麻却也是事实,当一个人完全交出真心却无处安放的时候,他真的会生不如死。

1946年法国导演让·谷克多拍摄的电影《美女与野兽》中有一个镜头是野兽抱着身穿布衣的美女,进到卧室之后美女身上变成了华服。这个瞬间换衣服的镜头极其缓慢,我们甚至能够看到门口和卧室两个镜头组接的特技方面的漏洞,但导演传 达的性暗示昭然若揭。网上有一个说法是:野兽每晚与美女共进晚餐,每次都会求欢。最初版本是野兽问美女:“你愿意与我上床吗?”但是在童话故事里改成了:“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这个在我看来最初版本更符合两性的交往心理,野兽就好像我们女性视角观察到的普通男性,当对方向自己求欢的时候,女性往往感受到的是不舒服、拘谨、甚至有点猥琐恶心。女性更向往偶像剧里面的精神恋爱。殊不知在男人心里,爱情与性欲并存。所以,现代的男女总是阴差阳错,女汉子、直男癌成为双方互相指责的痛点。其实真正的完美结合是二人不再固执地各持天平的两端,而是试着往中间靠拢,朝向对方的那端走。

在许多童话故事里,母亲的形象总是缺失的,而父亲就会突显得更加伟大。在《美女与野兽》的故事中,贝儿与父亲相依为命。

女权主义者艾玛·沃特森的自信、聪颖与美丽都十分符合《美女与野兽》中贝儿的形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