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法与职业化/李海洋

Mixed Accent - - 目 录 - 文/李海洋

今年4月25日,由河南省文学院主办,河南省作家书画院、石佛艺术公社承办的“文心墨韵——作家诗人书画展”在石佛艺术公社画廊开幕。河南省文学院院长何弘在展览的前言中提到:今天的书法创作固然在形式上的创新开拓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它的健康发展,显然需要回到传统中,去重拾中华文化的精神实质和美学要义。因此,就中国书法的健康发展而言,专业书法和文人书法,应该殊途同归,应该实现某种程度的融合。只有这样,书法这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才能得到更好的传承发展,中国书法才能永具艺术魅力。正因如此,我们组织了这次“文心墨韵——作家诗人书画选”展览,期望以此促进文人书法的健康发展。尽管这次展览入选的很多作品,离我们对文人书法的理想还有相当的距离,但我们期望以此为开端,使中国书法中的文人传统能够得到良好的赓续,使中国书法能够更好地传承发展。与传统书法作品展不同,这次展览的都是河南知名作家的书法作品。本次展览不仅仅是重溯书法精神和美学要义,更是让我们立足河南书法,从而引发我们对文人书法与职业化的思考。——编者语

书法是一种群体参与的艺术活动,参与者众,流传作品量大,其他艺术形式与之相比,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书法这门充分发展过的艺术,在中国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从民间书写到文人士大夫的努力,在技法层面已然达到极致。从魏晋时期始,文人士大夫占据书法的主要舞台,书法也从最初的实用性逐渐兼具观赏性,并成为修身养性的方式之一。

书法一直是中国历史上士大夫必须掌握的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之一。出生于士大夫家庭的人,从小就开始接受书法训练。一个人要想成为士大夫,就必须在书法上达到一定的水准,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不可能成为士大夫。

书法的文人化在中国古代几乎成为一种默认,似乎只有文人士大夫的作品才能被称为书法,而民间书写与碑刻都不被认为是主流书法创作。每一位书法初学者往往只会临习前人的碑帖,很少直接将近世碑帖作为入门范本。一直发展到唐朝时期,楷书成为书法主流。唐代,所有书体的演变已全部完成。从宋代至今未有任何新的书体出现,后世的书法家只是在已有的书体中进行技法上的局部创新,唐代被认为是我国书法创作的高峰。

也许是书法的入门门槛太低,但是要达到真正书法家水平的要求又太高,以至于在新的书写工具发明之前,毛笔一直是中国书写的主要工具,书法在民间只强调了它的实用功能和修身养性的娱乐功能。在专业的画家那里,书法还是线条和笔墨的基础,这也是古代书画理论关于“书画同源”的基本观点,所以在宋代就有文人画概念的提出,而从来没有文人书法这样的提法。

历史上多数最重要的书法作品都是文人士大夫和最高统治者参与或推动的。比如,唐代李世民对王羲之的推崇,于是就有了“萧翼赚兰亭”和“《兰亭集序》作为唐太宗的陪葬”的故事,并且成为千余年来盛传不衰的话题。宋徽宗赵佶痴迷书画无心朝政,导致误国的往事,更是将艺术推到新高度。宋代城市的形成,标志着手工业生产量增加,商业交易频繁、人口向城市的集中、城市生活水平的提高同样刺激了市场对书画的需求。

明代中后期,资本主义萌芽,商业逐渐兴起,自宋代产生的文人画开始由笔墨情调增加了市井气。这时期的大才子唐寅的书画不再像先前文人的书画拘谨含蓄,而是偏向大众审美。远离官场的唐寅,既要面对城市新兴繁荣的工商业爆发阶层势力不满情绪高涨,同时又要克服在时代裹挟中,自己创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