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技近乎道”才是艺术的魅力

Mixed Accent - - 书画心赏 -

书画无疑都是有技法的,就像写文章必须运用的词汇和语言,没有了解和掌握足够的词汇,我们肯定写不了也写不好一篇文章。

所以,书画学习者、书画家重视技法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学院派”老师教授书画艺术,都要求学生们重视笔墨关系,研究线条和墨色,注意线条墨色的写(画)法和质量。他们教授的这种可解构可传承的书画线条墨色质量的方法,实际就是研究笔墨色彩规律,破解经典书画技法,而又尽可能接近和建立笔墨规矩。作为教学,这方法或许不是错的,因为线条墨色是可把控的,是物质性的,是技法的,也是经验性的,所以可学可教。

但是,艺术创作的真谛往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谓“功夫在诗外”,自古,中国书画注重写意、写韵、写神,而不仅仅是写形。所以苏东坡明确告诫:“绘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但意、韵、神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怎么能教授学生呢?不能。所以,绘画大师吴冠中先生曾大声疾呼,要求取消各种美术学院。他认为,一味玩弄技法,实际上更多地泯灭了学生的艺术天赋。

是的,光了解和掌握了很多词汇,哪怕能背会《新华字典》或《辞海》,但没有自己的思想、观念和情怀,我们能写出一 篇文学佳作吗?毋庸置疑,不能!词藻堆砌得越多,艺术效果可能越差。“掉书袋”的东西绝不是艺术,比如古代辞藻华丽的骈体文,几乎没人认为那是什么好文章。

当然,高超的说法是“技近乎道”。艺术之技,因天赋、学养、情怀、阅历等积淀而存乎心念一闪,存乎自然而得当,存乎最充分而清晰的表达。心有大意,手不束心,心手双畅,这样的技,应该才是“近道”。

比如即使正书书写,包括楷书、篆书、隶书、魏碑体等,每种书体都有严谨规范的写法。好的正书要“工”,必须有筋有骨,必须有血有肉,写出来必须能让一个个字都活起来,能叫人看后有所触动。这样的结果必定是“工以意为前提,以性为归旨”,气贯力到,血浓骨老,筋藏肉莹……明代祝允明在《论书帖》中说:“有功无性,神采不生;有性无功,神采不实。”

人的思想是活的,意念和心灵是活的。既有的书画技法要活跃,必须得到书法和丹青高手最合适最恰当的运用。但既有的书画技法未必能完美地表现出每个人的精神世界,新的技法肯定还会层出不穷地开拓性地出现。

这样的技法,才是艺术的魅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