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网红”已经成为一种“经济模式”

Mixed Accent - - 大家腔调 -

从“天王嫂”到Papi酱,舆论场里的“网红”现象经常发生,只是呈现方式不同。这些年,我们见过的“网红”太多了。红得非常快,消失得也非常快。大浪淘沙,鱼龙混杂。眼见其“起高楼”,眼见其“楼塌了”,犹如美丽的泡沫。

在“互联网新商业模式”下,继“粉丝经济”、“注意力经济”之后,又有了“网红经济”。“网红”已经成为一种“经济模式”。

在自媒体这个平台上,“10万+”的文章多了去了。比如咪蒙,号称篇篇都是“100万+”,我也订阅了她的微信公从号。 以前还经常看看,现在我基本不看了,都是套路化的东西,先讲办公室或者身边的一个故事,然后,用“反鸡汤”文来做微“鸡汤”,貌似义愤填膺,实际上成了“义愤填娱”,甚至是“义愤填愚”。无非是骂一通过过嘴瘾,《贱货,我为什么要帮你》,这类文章,1千字已经太长,7百字,配图,够了。碎片化嘛,一定不能长,不能让读者老爷累着。以前有“口水歌”,现在则是“口水文章”。我给它起了名字,叫IP文。从IP剧衍生而来。

IP剧总出幺蛾子。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IP跨界传播研究中心副主任郎劲松教授说:“由于IP概念和IP意识在国内

形成时间较短,IP同质化、抄袭、炒作严重、资本盲目投入等一系列泛IP化问题正在显现,IP热后该有些冷思考了。”

一阵风的IP热现在已经降温了。即使《盗墓笔记》和《鬼吹灯》这样的大IP,也不过都是些粗制滥造的特效五毛剧,而且版权纠纷就没有断过。

歌德说:“要想逃避这个世界,没有比艺术更可靠的路径;要想同世界结合,也没有比艺术更可靠的路径。”自媒体那些所谓的大咖,即使篇篇都是“10万+”,又能怎么样呢?和艺术没有半毛钱关系。写出来的都是什么文章呢?大家看了也就忘了。

李红笛在2017年04月14日《检察日报》上撰文《文章一大抄,作茧自缚怎么好》,文中评论说:自媒体竞争日趋激烈,如何稳定保持“10万+”的点击量让自媒体人操碎了心。据报道,很多自媒体号由专业的做号者把持,他们通过直接抄袭、拼凑洗稿、巧立标题等方式低成本地制造所谓爆款文。做号者劣币驱逐良币,低质量的内容充斥各个自媒体平台,看似欣欣 向荣,实则缺乏增量,严重恶化了自媒体业界生态。

由于传播方式和受众群体不同,不同平台的自媒体都有自己的风格。“微博体”“知乎体”等应运而生。自媒体蹭热点本无可厚非,但点开微信公众号,常常看到某一天所有公众号都在发同一篇文章,传播同一种观点。今天是“这样的女人不能要”,明天是“这样的女人谁不要”,今天都说“不给你花钱的男人不爱你”,明天又都说“给你花钱就能证明爱情吗?”看起来好像是百家争鸣奇花异彩,稍有阅读经验的读者就能感觉到很多观点截然相反的文章都出自同一人(团队)之手。这类垃圾文学若说有多大危害也未必,但就像一大盆水倒进了一小杯好酒,冲淡了文学本应有的清香和厚重。长此以往,自媒体是没有未来的。

这个时候,出来一个余秀华,无疑对自媒体是一种积极的拯救。如果余秀华是个文学天才的话,那么,发现余秀华的编辑也是天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