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Mixed Accent - - 大家腔调 - 美编敏子 jiminzi512@163.com 编辑饶丹华

当然,从中医角度来看,热,肯定不正常。如果是跟风导致的热,那可能是风热感冒了。风热感冒是风热之邪犯表、肺气失和所致,表现为发热重、微恶风、有汗、咽喉红肿疼痛、咳嗽、痰黏或黄、鼻塞黄涕、舌尖边红、舌苔薄白微黄,治法应以辛凉解表为主。哲学意义就是要“不跟风,不盲从”,有所为有所不为。朱清时当大学校长时有一句名言:做校长,重要的不是我做了什么,而是没做什么。

什么叫开方?我的老师说,这个方就是方向。南方热,北方寒。一个人体内有热,你怎么办?刘力红在那本《思考中医》里面说:你把北方寒冷气候给他“搬”过来,让他处在北方,他还热么?怎么搬?你只能给他人为地造一个北方的寒。哪些药能祛热,就给你用哪些药。但你不能伤了人家的胃气,不能伤了人家的津液。一个人体内有寒?怎么办?你把南方炎热气候给他“搬”过来,让他处在南方,他还寒冷 么?

同样道理,一个人体内有湿,你就把西北的气候“搬”到他的体内。西北燥嘛。肝气是上升的,肺气也是上升的,胃气一定是下降的,肾气也是下降的。心呢,心是造血的。心是君主之官,不能动的,动了心,那病就严重了,危险了,所以心外面有个心包在保护着。

现在的问题是文化上的“跟风热”。什么热了,就去凑热闹。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在塞林格的小说《麦田守望者》中,叛逆的主人公霍尔顿无法接受父母的安排,落得个第四次被开除的结局。离开学校后,他在繁华的纽约市漫无目的地游荡。他想去过一种简单而平静的生活,他向往东方的精神价值观,希望生活在“出世”的境界中。他的理想是,悬崖边上有一块大麦田,他站在悬崖边上,“……要是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做

个守望者,专门捕抓往悬崖边乱跑的小孩,防止他们掉下悬崖。

很显然,塞林格对西方文化提出了自己的反思,甚至是抗议。在小说的结尾,霍尔顿没有实现理想,却去了精神病院。在悬崖边麦田里“玩耍”的孩子,自然的清新,童真的快活,悬崖下是无止境的物欲,被“过分开放”和“过分浮躁”的心态充盈着,可那个守望者在哪里呢?这是塞林格的困惑,谁又说不是我们的困惑呢?

孔子的学问,那个时代也不被人理解和接受,5百年之后才发现其价值。寂寞了5百年,到汉武帝时代,董仲舒弘扬孔学,司马迁撰《史记》,高度赞扬了孔子。经过5百年,孔子才走红了。等到有一天,你的学问终于被认可,“有朋自远方来”了,那当然欣慰了。总算遇到知己了嘛。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这个过程,不能急,要学会等待。

生活需要等待。我记得水沫讲过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年轻人与女朋友约会。因为来得太早,但他又不喜欢等待,所以长吁短叹。突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天使。天使送给他一样东西,只要按一下按钮,就可以逃过所有的等待时间。年轻人马上按了一下按钮,女朋友立即出现在他面前。要是现在马上结婚就好了,于是他又按了一个按钮,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隆重的婚礼现场,他和女朋友走上红地毯。要是现在我们就有了孩子,多好啊!于是,他的想法又实现了。他心中的愿望不断地超前实现。一时之间,妻子、孩子、房子、事业都有了,可是,看看自己,已经是风烛残年。他一直追求快点实现自己的愿望,很多东西都没有享受就已经过去了。这时,他才明白,在生命中,即使等待,也有很大的意义。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学问的过程就是等待,周围的人都不理解,也不要着急。“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做学问的人寂寞一辈子,一辈子寂寂无名,没出过什么专著,也没上过什么电视,一辈子没有人了解你,你也“不愠”。愠,就是愤怒,不愠,就是一点也不懊恼,不愤怒,不抱怨,不怨天不尤人。一个学问很高的人,一个在业内异常有名的人,要坦然自若地面对“人不知”,永远谦虚谨慎,永远不抱怨,永远有颗平常心。孔子是他那个时代最有学问的人,他的内心也很寂寞,所以他说:“知我者,其天乎!”众生理解不了,

还有天呢,是不是?这就是君子。

这三句话,就讲出了《论语》的全部精神:人与心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天的关系,这就是儒家文化的精髓。儒家文化解决的就是三个问题:人与心,人与人,人与天(即

人与自然),只有三者都和谐了,才能够“不愠”,才能够得意

不忘形,失意了也不忘形,随遇而安,随时而安。

“围观时代”嘛,今天热衷于围观打架,明天热衷于围观

弱者的“痛点”,正常啊。

但热点终会过去。生活依旧平常。

也许,一阵风之后,大家各忙各的,或去追逐下一个“热

点”了。希望人们在清扫剩下一地鸡毛和残羹冷炙时,别忘

记了梦想与思考。

一般人只看到了蝴蝶的美丽,浪漫时喜欢到田野捉蝴蝶,

对毛毛虫却避之惟恐不及。更有浪漫者,把蛹看成现实,把

蝴蝶看作情怀。

殊不知,蝴蝶的本来面目,就是一只毛毛虫。只不过,肉

眼凡胎、世俗之人充其量只能看到毛毛虫这个层次,智者才

能看到蝴蝶这个层面。

毛毛虫经历风吹雨打,需要蜕皮若干次,才蜕变成蛹。蛹

再蜕一次皮,方能长出翅膀、破茧化蝶。对于六足四翅的昆

虫来说,两次蜕变,是它们成长的必经阶段或者过程,这个

过程也是生命的一种提升。

对于蛹来说,必须历经挣扎之阵痛,方能逢凶化吉、遇难

成祥,从而破茧化蝶。也许,“余秀华们”就是那破茧而出的

“蝶”。wy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