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是好日 感念而欢喜

——读《红楼梦》和《金刚经》随想(上)/

Mixed Accent - - 目 录 - 陈清华

写在前面的话: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红楼梦》里面的上等人物,比如凤姐,比如王夫人,个个算盘打得精。结果如何呢?还不是“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凤姐、王夫人等人,如果活在今天这个时代,会发现:算盘和马车一样,早被时代淘汰了。年轻人都不知道算盘为何物了。科技改变了很多东西,去年还在讨论“互联网+”,今年才知道互联网只是前奏,人工智能才是主菜。“人工智能”告诉我们:它们不再是依靠简单命令运作的“机器人”,而是可以思考,并且思考速度是人类十几万倍的“智能人”。

机器人以假乱真的时代真的来了吗?人们开始担心:当一个人出现在你面前,你怎么辨别这个人到底是人还是机器人?计算机科学之父图灵提出一个图灵测试:让人类隔着电脑屏幕通过键盘等装置与对方聊天,当问了一定量问题时,如果对方超过30%的答复使人类无法分辨它是否为机器人,那么这台机器就算通过了图灵测试,并被判断为具有人类智能。

不少人的焦虑感似乎加重了,如何避免被科技淘汰、如何避免成为“算盘”的命运,成为很多人面对的问题。有一点可以肯定,“人工智能”时代,经依旧是经,比如《金刚经》;经典依旧是经典,比如《红楼梦》。“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依然是人们共同的感叹。

如果单纯从理性算计的角度来看,整部《红楼梦》讲的其实就是“葫芦僧”贾雨村的堕落故事。作家刘心武在央视“百家讲坛”讲《红楼梦》,主要就是从这个角度来解读,很多情节,他都和权术、阴谋联系起来。

甄士隐和贾雨村的故事,成了《红楼梦》的开篇。 贾雨村,谐音“假语存”。《红楼梦》开篇第一回目便是“贾雨村风尘怀闺秀”,最末回目便是“贾雨村归结红楼梦”。全书就是贾雨村的“假语存言”。

此人才貌双全,外表绝对是个帅哥,有楚国宋玉之风,“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剑眉星眼,直鼻方腮”。

《好了歌》有两句歌词和脂批: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甲戌侧批:雨村等一干新荣暴发之家。甲戌眉批:先说场面,忽新忽败,忽丽忽朽,已见得反复不了。】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甲戌侧批:贾赦、雨村一干人。】

贾雨村生于仕宦人家,但到他时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后想进京求取功名,无奈没有一文钱,只得暂寄姑苏城里葫芦庙中,每日卖文作字为生;后得到甄士隐相助,才有了路费,考取了进士,做了“大如州”知府;但是不久因贪酷徇私被革职,到林如海家做家塾教师;后经林如海举荐,在贾政的帮助下,官复原职,任应天府知府;在审理薛蟠打死冯渊一案中,徇私枉法,胡乱判案。后来,贾政被参,贾雨村落井下石,贾府终被抄家。

贾雨村是江南人,“姓贾名化,字时飞,别号雨村”,贾雨村是他的号,后来就是以号相称了。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于是,暂时寄居在甄士隐家隔壁葫芦庙内,读书,为来年的科举考试作准备。

雨村自吟的对联:“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甄士隐从这两句诗中已经听出了贾雨村的“抱负不浅”。贾雨村野心勃勃、待价而沽,是个心高之人,甄士隐说“雨村兄不是久居人下之人”,迟早要飞黄腾达、青云直上。“时飞”正是雨村的表字。

甄士隐是苏州人。书中这样描写:“(葫芦)庙旁住着一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