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纵容了“写生”暴力

Mixed Accent - - 目 录 - /郑志刚

可以说,时下但凡有点儿“风景”的地方,都会被一拨又一拨的游客与写生者“注满”。写生队伍里,有各类美术院、校、系、班的师生,还有身份五花八门的绘画从事者(我耻于称他们为“画家”)等。不难嗅到,商业气息弥漫于舞彩弄墨之间。所谓“写生”,或已沦为某种赤裸裸的“创收链条”之核心环节:只有积极组织起美其名曰的“写生活动”,各种“教学计划”、“艺术项目”、“财政经费”才能得到内容填充或报账依凭,潜藏在暗处的各类扼要人员(譬如带队老师、院系领导、画廊老板、县乡村官员、景区资方及农家馆舍等),才能得到层层叠叠的好处。而表面上被反复强调为与“艺术创作”有着密切关联的“写生”本身,反倒无足轻重了。

“写生热”之所以能够失身为“创收潮”,与其极易夹杂旅游、度假、宴乐、集会、表演、采购、推销等元素的自身特性有关。换言之,在写生活动操持过程中,商业“罅隙”无处不在。只要有心,就不难尝到甜头。新闻报道对国内大大小小的写生基地在创收方面如何硕果累累,亦极尽渲染之能事,“写生热”俨然成了山乡致富的强劲引擎。以江西婺源为例,计有数百所美术院校在斯县设立写生创作基地,每年接待写生者10余万人,全县年写生收入逾8千万元。毫无疑问,利益催动之下,为“写生”而“写生”势所难 免。不管有无必要,都要全力谋划写生。异地写生结束之后,依例是搞展览、印作品集、开研讨会,照旧有“赚一笔”的机会。归根结底,除了少量个人自费写生行为之外,为热闹华丽的“写生活动”买单者,主要是学生和纳税人。前者家境或许并不宽绰,但如果拒不参加写生,将被目为“另类”,并受到“后果自负”的警告;后者对“公款”写生项目的“运营”状况多不知情,属于无知觉消费。通过如上分析,我们或将面临这样一个命题:所谓的“写生活动”,对学生、纳税人强行实施了某种“暴力”。

“经济暴力”之外,还有“理念暴力”。“写生”一词在中国,谓藉笔墨表彰蕴含于自然物象之中的勃勃生机,并不强调写实。这一点,傅雷在为解读黄宾虹绘画而撰于1943年的《观画答客问》一文中,即已作了阐述:“画不写万物之貌,乃传其内涵之神”、“画之由写实而抒情,乃人类进化之途程”、“倘或形式工整,而生机灭绝;貌或逼真,而意趣索然;是整齐即死也。此中区别,今之学人,知者绝鲜;故斤斤焉拘于迹象,唯细密精致是务;竭尽巧思,转工转远;取貌遗神,心劳日绌;尚得谓为艺术乎?”再看今日之写生,多以欧西素描法为尚,在结构、比例、光影、块面、体积、空间等概念中打转转,追繁密美艳,乞媚悦人目,说白了,还是为了 一个“卖”字。卖与展览,则名至;卖与商贾,则利来;卖与官家,则名利双收。

据上述,当前之“写生热”,对中国固有的“写生”概念,进行了粗暴改写。有明代李日华在其《竹懒论画》中云:“凡状物者,得其形不若得其势,得其势不若得其韵,得其韵不若得其性。”而今反其道,将“写生”从临摹、写生、创作凝成的“作业体系”中抽拔出来,孤立地进行夸张、膨胀,置修持、涵泳、化裁、默识、遐想、提炼等“创作因子”于不顾,岂不正是“理念暴力”肆行的表现?!在眼下的写生现场,手机拍照的“喀嚓”声不绝于耳,甚至出现了舍弃丰富、生动的自然实景而埋头画手机照片的“怪现象”。面对这种现象,有带队老师感叹:恨得牙痒却又不便过于声张,组织一次集体写生活动不容易,须以“大局”为重!

毋庸讳言,千千万万与美术有关的男男女女,正次第卷入“写生热”所衍生出的诸般“暴力”的裹挟之中。譬如,“形似”对“神似”的暴力,“二维”(照片)对“多维” (自然)的暴力,“名家”对“徒众”的暴力, “悦目”对“走心”的暴力等,概言之,“急功近利”对“艺术本体”的暴力。不管怎么说,是时候给沉疴在身的“写生热”下一剂猛药了。

美编敏子 jiminzi512@163.com 编辑饶丹华

江西婺源写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