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论文人书法之神韵

Mixed Accent - - 书法心赏 -

文人论书,重神韵,不贵格法,以神韵常在格法之外。历观前人论书,莫不如此。或者曰,前人以格法论书荦荦大端,绝非一二偶见,此何谓也?答曰:此仅仅为初涉门径者道也。文人书法,抒情写意,以文人之趣味、性情相尚相高。且文人书法之于格法,既精能之致,复归无法,看似无法,实质至工,早已超越了格法的层次,又岂斤斤格法者可与论道者?

以势为重,形则轻之

康有为曰:“古人论书,以势为先”[19]。汉末魏晋之际,文人论书之风初起,当时多以势论书,经典名著如崔瑗《草书势》、索靖《草书状》、卫恒《四体书势》、杨泉《草书赋》等。卫恒评崔瑗“甚得笔势,而结字小疏”,是以知形与势相对相立、相存相依。崔瑗著《草书势》云:“观其法象,俯仰有仪。方不中矩,圆不副规。抑左扬右,望之若欹;竦企鸟峙,志在飞移,狡兽暴骇,将驰未奔。或黜点染,状似连珠,绝而不离,蓄怒怫郁,放逸生奇。或凌遽而惴栗,若据槁而临危。傍点邪附,似螳螂而抱枝;绝笔收势,余蜓虬结,若山峰施毒。看隙缘巇,腾蛇赴穴,头没尾垂。是故远而望之,漼焉若注岸奔涯;就而察之,即一画不可移。”蔡邕著《九势》[20]云:“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焉。藏头护尾,力在字中,下笔用力,肌肤之丽。故曰: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惟笔软则奇怪生焉”。又《篆势》论及篆书之势曰:“扬波振激,鹰峙鸟震,延颈协翼,势欲凌云。”何谓笔势?笔势是点画、字法、章法之中隐隐然可感可触的一种动势、一种出于寻常之外的余味。书之动人,并不在于格法工拙,而在于格法之外。

不仅书论,画论、文论、乐论也都重视势,而以势论书早于其它。以画论而言,顾恺之《论画》曰:“画三马,隽骨天奇,其腾踔如蹑虚空,于马势尽善也。”合而观之,势寓于形,而高妙动人远在形之上,相当于顾恺之论画之所谓“神”,谢赫论画之所谓“气韵”。

以势论书,可以被认为是文人品藻书法的先声,其中的主张,正切合于文人的趣味和性情。

神采为上,形质次之

此语出于王僧虔《笔意赞》:“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张怀瓘谓:“深识于书者,惟观 神采,不见字形。”

形质,点画、字法、章法之谓也。形质关于功夫,在于功夫到与不到,在勤修苦炼而已。而神采则关于天资、才情,并非人人所得达到。天资才情之说,类似于谢赫以气韵论画,气韵究为何物,谢赫没有说,也无法说。于是,郭若虚等以为气韵生而有之,非学所能。气韵不可学,天资才情可学得否?董香光谓之也有可学之处,以为读书破万卷,行路万里,或有所得,此智者之言也。不外游于物,不内游于心,其人必不文,欲求书法之神采,可得乎?譬如音乐,音乐之动人不在于形质;书法虽有形质,而动人者不在于形质。以神采论书,斯为上乘。

风神骨气者居上,妍美功用者居下 此论出自张怀瓘。《书议》[21]云:“先其天性,后其习学,纵异形奇体,辄以情理一贯,终不出于洪荒之外,必不离于工拙之间。然智则无涯,法固不定,且以风神骨气者居上,妍美功用者居下。”此论重天性,鄙功用,甚得翰墨之道。又次之以习学,以书道三昧出于天性者居多;又以妍美者次之,以黜抑右军草书,以为有女郞气,无丈夫气,不足贵也,为韩愈“羲之俗书逞姿媚”张本。 书法惟风韵难及

蔡襄《论书》云:“书法惟风韵难及。虞书多粗糙,晋人书,虽非名家,亦自奕奕有一种风流蕴藉之气。缘当时人物,以清简相尚,虚旷为怀,修容发语,以韵相胜,落华散藻,自然可观。可以精神解领,不可以言语求也。”[22]黄山谷则有“观韵”、“得韵”、“韵胜”之说[23],是宋人重韵,与论画之理相同。

以气韵得之

《宣和书谱》评李磎书法:“大抵饱学宗儒,下笔处无一

点俗气而暗合书法,兹胸次使之然也。至如世之学者,其字非不尽工,而气韵病俗者,政坐胸次之罪,非乏规矩耳。如能破万卷之书,则其字岂可以重规迭矩之末,当以气韵得之也。”

凡书以精神为上 此论出于李之仪《姑溪居士论书》:“凡书,精神为上,结密次之,位置又次之。杨少师度越前古,而一主于精神;柳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