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文人书法之简穆雍容及上品十格

Mixed Accent - - 书法心赏 -

文人论书画,多以品格立说;今人论书画,多以个人风格立说。个人风格有可贵乎?《兰亭集序》之字必不能相同,一人之书必有一人之面目。古贤论书,多究精微,今时品藻,多着皮相,事虽微而关系实大,不能不先为之略辨。

文人论书以“简穆雍容”为极则,以之为书道的最高理想。

中国地广,地广则国大,国大则气度大,席卷六合,气吞八荒,中国传统精神首重博大。然博大必以安和出之,不急不躁,始能气象雍容,精魄弥空。以之论书,则必以“简穆雍容”为极例,必以“博大安和”为旨归。虽古今未见成例,然此理不可不知,所追既高,所得必不低。

今仅就文人书法之上品,依仿前贤论书,创十格说,曰中正安和第一、曰古淡清雄第二、曰奇逸神骏第三、曰丰茂舒丽第四、曰平淡天真第五、曰孤寂冷峻第六、曰雄强奇崛第七、曰浑深古穆第八、曰清新隽逸第九、曰格平调正第十,中下二品暂不入议论焉。试为之说。

中正安和第一 明代项穆著《书法雅言》有《中和》一篇,“中也者,无过不及是也。和也者,无乖无戾是也。然中固不可废和,和亦不可离中,如礼节乐和,本然之体也。”[25]其论本之儒家经典“允执其中”,立天地之中,真气弥荡,感天动地,主张不偏不倚,反对过分与不及。譬之谢赫论六法之气韵,中正者,如阳刚之正气;安和者,如悠远之余韵。气而不韵失之于猛,和而不中失之于媚。项穆又把书家分为中行、狂、狷三类,把书作分为中和、肥、瘦三类[26]。中和即不狂不狷,不肥不瘦。中庸即恰 到好处,恰到好处即文人书法上品第一格。

此品之中,右军(即王羲之)可以当之。项穆云:“岂有舍仲尼而可以言正道,异逸少而可以为法书者哉?”刘熙载云: “右军书不言四时,而四时之气亦备,所谓中和诚可经也。”项刘之说可为表里。在书法领域内,王右军最为完美地体现了魏晋风度,又未流于疏狂,合乎儒家文质彬彬的中和之美。

李嗣真曰:“右军正体,如阴阳四时,寒暑调畅,岩廊宏敞,簪裾肃穆。其声鸣也,则铿锵金石;其芬郁也,则氤氲兰麝;其难征也,则缥缈而已仙;其可觌也,则昭而在目。可谓书之圣也。”所论亦不仅仅计较于江左风流(“江左风流”是唐宋时期常用的典故,指的是谢安)。王廙赞右军“将隆余堂构[27]”,又岂斤斤于风流而已!张怀瓘论书以为最为风流者属于大令(王献之)而非右军[28]。虽然,较文人书法之博大安和,不免稍逊博大,前人论书谓晋人以韵胜,韵胜则骨气稍逊,故论右军者,时有姿媚之讥,偏激者甚至称其为俗书。今日重审右军书,以《兰亭集序》最为姿媚,神气不清,格调不高,确属俗书之列。此或摹拓之过,而其它传世诸作皆可当“中正安和”之评。

晋人士人,互相陶染。至于王谢之族,郗庾之伦,纵不尽其神奇,咸亦挹其风味。晋人书法,不独右军为妙,江左风流,往往不拘于一时一地,以是书不入晋,徒成下品[29]。

古淡清雄第二

古淡清雄之风,以索靖《月仪帖》、陆机《平复帖》、王献之的《舍内帖》和颜鲁公三稿(《祭侄季明稿》《祭伯父稿》《争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