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红楼梦》又名《情僧录》,为什么这么叫?因为书中主要写宝玉与十二钗的故事,以情来贯穿故事的始终。

Mixed Accent - - 经典解读 -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这是《金刚经》的第二品:善现启请分。须菩提佛的大弟子,很有名。“须菩提”,道德、人品都是一流之人。《金刚经》主要讲什么呢?讲空和有,释迦牟尼佛又成为空王。这就像我们民间称呼孔子这个大圣人为素王——意思是,没有王位的王,是王眼中的王。

在佛的十大弟子当中,须菩提谈空那可是NO.1(第一),阿难、迦叶等,谁也比不上他。

吃过饭之后,须菩提看释迦牟尼佛要休息,就给佛跪下了,向老师行过大礼之后,就开始问问题了。须菩提说:希有世尊啊,如来佛啊,“如来”,是对成道成佛者的通称。《金刚经》上有句话,是佛自己下的注解:“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故名如来。”无来也无去,也就是说,不生也不灭,不动也不静,当然无喜亦无忧。

古人说:“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红楼梦》又名《情僧录》,为什么这么叫?因为贾宝玉跟很多女的种下情缘,可是最后出家当和尚,所以也叫《情僧录》。宝玉在书中的角色是情圣,书中主要写他与十二钗的故事,以情来贯穿故事的始终。《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讲:“空空道人遂易名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篡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

小说中写道: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

曹雪芹要把自己的小说名之为《情僧录》,还有自譬“情僧”的含义在内。有学者说,曹雪芹自署芹溪居士,是他归隐山林的明证。他虽当了居士,也如妙玉带发修行,“云空未必空”,对秦淮风月繁华时刻萦怀于心,还想当年所见的一些女

子,情丝不断。故自称“情僧”。

其实,《红楼梦》中的一号男主角宝玉又何尝不是“情僧”? 贾宝玉,出世时口里衔一块晶莹剔透的玉,所以无论什么时候,脖子上总挂着那块“通灵宝玉”,且这块玉石上刻着字:“莫失莫忘”。“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贾宝玉与其精神恋人林黛玉也有“木石前盟”之说,与他的夫人薛宝钗,则有“金玉良缘”之说。未出家时,他的心不可能只属于一个林妹妹,大观园里的妹妹、姐姐多的是,他对哪一个女子不好?脂砚斋在读《红楼梦》的时候,说宝玉在黛玉将死的时候,娶宝钗为妻,麝月为婢,有了娇妻美妾,他还是毅然选择了出家为僧。在普通人看来,这太不正常了。脂砚斋认为宝玉有常人所没有的性格,他说宝玉为人有三毒,哪三毒呢?可惜的是,脂砚斋没有明说。我想其中一毒应当是意淫。

再说得直接点,就是“色而不淫”。宝玉这个人一辈子就是这么腻腻歪歪,总能让女人喜欢上他。可是这样的男人,如果真做了老公,那可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蜡枪头”。没错,他英俊、风流,美女一般都不爱读书吧,他也讨厌读书。他会哄女人开心,可他会哄所有的漂亮女人开心,这就麻烦了。真爱他的女人可有得哭了。警幻仙姑对贾宝玉说:尘世中“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纨绔与那些流荡女子玷辱。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饰,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痴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警幻仙姑说,贾宝玉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他有最充分的条件意淫天下美女,他因为贾府里的“太上皇”贾母的宠爱,又蒙皇帝的妃子——姐姐贾元春的特殊恩准,进入大观园女儿国中。

贾宝玉住的地方叫怡红院。怡红就是怡悦,怡红院其实就是“怡悦女性”的乐园。他从小的生活圈子就是表姐、表妹,丫鬟使女,她们朝夕相处,饮食与共,寝沐相随,耳鬓厮磨。他玩得那叫开心啊,忘乎所以,哪还有心情读书、应考?小小的宝玉就这样痴迷其中,不能自拔。这在庄稼人看来,这样的孩子肯定学不出个好来,长大了,不是流氓就是盲流。“颂红、怡红、悼红”,贾宝玉一辈子就干这三件事。他的意淫,终于成了博爱、泛爱,乃至泛情。他的口号几乎是爱所有的女孩,见所有的女孩都会神清气爽。比如,秦可卿死那一天,贾宝玉随众人一块儿到馒头庵送葬。路上,王熙凤要方便,于是大家来到一个农家休息。在这儿,贾宝玉见到一个素不相识的、约有十七八岁的农村小女孩,名叫二丫头。二丫头正在给客人们表演纺线,贾宝玉看呆了。二丫头表演完了、走了,贾宝玉怅然无趣。直到起身上车,贾宝玉还在留心看,看到二丫头怀里抱着他小兄弟,同着几个小女孩子说笑。贾宝玉恨不得下车跟她去缠绵,最后在众人催促下,只得以目相送。

贾宝玉爱女人,疼女人,但他不会也不可能只爱、只疼一个女人,不会把精力或者目光只放在一个女人身上,他爱的是A女人的肩膀,B女人的眼睛,C女人的嘴唇,D女人的手,所有这些女人集合在一起,就是他的理想女人标准。为此,他不得不经常处于意淫状态。有一次,参加贾敬丧事,贾宝玉怕脏和尚熏了姐妹,站在姐妹头里挡着。好笑不?难怪林黛玉说他见了姐姐,就把妹妹忘记了,实在是可怨之,但似乎也可谅之。

贾宝玉心疼女人有时候到了十分可笑的地步,有一次碰到自己的小厮茗烟按着一个女孩子,干那男女之事。宝玉竟然禁不住大叫:“了不得!”一脚踹门进去,将那两个唬开了,抖衣而颤。茗烟跪求不迭。宝玉根本不看男人,“却只顾看那丫头,虽不标致,倒还白净,些微亦有动人处,羞得脸红耳赤,低首无言。”贾宝玉跺脚道:“还不快跑!”那丫头飞也似地去了,他还特意赶出去,叫道:“你别怕,我是不告诉人的。”贾宝玉也不责备茗烟,只是一个劲地替那女孩叹息——“可怜,可怜!”

他有时候会管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当然是为了女人。知道平儿吧?那是凤姐的陪房大丫头,在外人眼中,平儿跟在二当家的身边,是个能说得上话的人,是红人。当时刘姥姥能进入大观园,第一步靠周瑞家的引路,这第二步靠的就是平儿,有了平儿在主子面前说了好话,王熙凤这才和刘姥姥客套了几句,还赏了20两银子。这王熙凤的脾气大,有一次打了平

儿。贾宝玉就把平儿接到怡红院,劝道:“好姐姐,别伤心,我替他两个(贾琏、王熙凤)赔不是罢。”平儿笑道:“与你什么相干?”贾宝玉笑道:“我们弟兄姊妹都一样。他们得罪了人,我替他赔个不是也是应该的。”一面说,一面便吩咐小丫头子们舀洗脸水,烧熨斗烫衣服。贾宝玉还将梳妆盆内的一枝并蒂秋蕙,用竹剪刀撷了下来,给她簪在鬓上。

你看,这个男孩,整天就干些女人的事。难怪,儒家的代表人物、他的老爸贾政最看不起这样的人,骂他是孽障!一看到他就骂。有一次,还差点没把他给打死!

有一年清明节,贾宝玉患病之后,在大观园看见柳垂金线,桃吐丹霞,山石之后,一株大杏树,花已全落,叶稠阴翠,上面已结了豆子大小的许多小杏。贾宝玉想:“病了几天,竟把杏花辜负了!不觉倒‘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因此只管对杏流泪叹息。

“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爱女人,但不能糟蹋人家,不能“干那男女之事”,意淫,欣赏,端详,怜爱,体贴入微,用心呵护,这就是贾宝玉的爱情观。

不俗就是神仙,觉悟有情是菩萨。世界上最多情的人是佛。罗汉境界住空,不敢入世,一心回避,一看大观园人多嘴杂,算了,我还是不进去了,省得吃白眼,眼不见心不烦,只管自己修道,其他事不管不问。

菩萨境界也不是这样,《楞严经》上说:“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萨发心。自觉已圆,能觉他者,如来应世。”

南怀瑾说:禅宗五祖就曾说过,要成佛悟道,专心念《金刚经》就可以了。甚至不识字,不会念的,只要念一句摩诃般若波罗密多就行了,这是经题的要点,是大智慧成就到彼岸的意思。结果,六祖就是因《金刚经》而悟的;所以后世的中国禅宗,也叫做般若宗。外国也有称作达摩宗的,这都是因为五祖、六祖由《金刚经》直接传承,鼓励大家念《金刚经》这件事而来的。

善护念,意思就是看好你的心念,看不好,再怎么学佛打坐也是白搭。怎么样才能成佛,方法之一就是“善护念”。照佛学的解释,人的一念就有八万四千烦恼。如何成佛?解脱了这样的烦恼,空掉一念就成佛了。就是那么简单。

你看《红楼梦》一书,以“梦”始,以“梦”终,凸现了生如同幻梦、诸法原本性空的意味。一如贾樟柯的电影《小武》《站台》《树先生》《天注定》《山河故人》《山峡好人》《二十四城记》一般,始终笼罩着一种化不开的“末世情结”,这一点又和波 德莱尔的诗不谋而合。到了《山峡好人》《二十四城记》,贾樟柯加进去一些精神和文化层面的东西,但恰恰是加了这些,反而破坏了他电影中的粗糙和原生态。你再看《红楼梦》里面,那些人物,来来往往,仿佛都是到尘世走一遭,经历悲欢离合的故事,又匆匆离去。尘世万物皆归虚空,《红楼梦》中多处隐含了这个佛家思想。无空不自在,自在无不空。

想当初,荣、宁二府何等荣华,终摆脱不了火烬烟飞的厄运;大观园里的诸多姐妹,终究逃脱不了颠沛流离、身委尘土的命运。

佛说,一切皆空。曹雪芹也是通过写《红楼梦》而了却一段挂碍,扫除一抹心尘。

谁解其中味?自然是了空者解,遁世者解。其间又是何味?自是般若味,世事皆空味。所以,要善护念。《红楼梦》里写一个人的心情烦恼的时候,喜欢用“无故寻愁觅恨”来形容,无缘无故、莫名其妙地“寻愁觅恨”,总之就是烦,别惹我烦着呢。“有时似傻如狂”,贾宝玉的烦恼在乡下人看来,实在可笑。有吃有喝有异性陪着玩,你还烦什么呀?饭吃饱了,昏头昏脑地看看花,郊游一番,坐在那里,没有事,瞎琢磨,烦,为什么呢?没有理由。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什么叫“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在《佛学大辞典》上,是这样解释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术语)佛智名。旧译曰无上正遍知,无上正遍道。真正遍知。一切真理之无上智慧也。维摩经佛国品肇注曰:“阿耨多罗,秦言无上。三藐三菩提,秦言正遍知。道莫之大,无上也。其道真正,无法不知,正遍知也。”净土论注曰:“佛所得法,名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阿为无,耨多罗为上,三藐为正,三为遍。菩提为道,统而译之,名为无上正遍道。”新译曰无上正等正觉。真正平等觉知一切真理之无上智慧也。法华玄赞二曰:“阿云无,耨多罗云上,三云正,藐云等。又,三云正,菩提云觉,即是无上正等正觉。”智度论八十五曰: “唯佛一人智慧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简单地说,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就是发上求佛果、下化众生的心。也就是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就是无上正等正觉。

只要你找出自己心中的自性之佛,只要你发愿心学佛,发什么样的愿心呢?发无上正等正觉的心。般若波罗密是一种道路,不是结果。而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是由于实行般若波罗密之后的成就果。

此所谓:

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 这就是般若波罗密真理。须菩提问,“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佛说:“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是说应了解“无我、无人、无众生、无生死(寿者)相”放下所缘境界,而得生起“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前者“无所住”就是般若波罗密,后者“其心”就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也就是结果。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患得患失肯定不行。简单一点,别那么复杂。你看,我们上一趟政府大院,见一些了不起的大人物的时候,是什么感觉?紧张?打腹稿,忘词。低三下四,那种谄媚连自己看了都不喜欢。讨厌死了。

历史上诸葛亮那么有才华,当初他在南阳隐居的时候,自称“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但其实他心里还是想得很多,好想被重用。说他野心勃勃也不为过。老庄以后,五柳先生陶潜虽“采菊东篱下”,然心犹未干;铁匠嵇康让人把头都砍了还在担心“广陵一曲绝”(想留名);张岱更是不堪,《自为墓志铭》,怕死啊!法国有个学者,一辈子在写一本书。写一本什么样的书呢?写一本不想出版的书。这位学者只是用写书来打发无聊的时光,不能没事干,那就写书。写出来又拒绝出版。

“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这句话出自老子《德经》第四十八章,“为学者日益,为道者日损。损之又损之,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将欲取天下也,恒无事。及其有事也,又不足以取天下矣。”意思是说,治理天下首先是不要无事生非,如果老是无事生非,就不足以治理天下。老子的“治大国若烹小鲜”,直至无为而治,如庖丁解牛,游刃有余,可以用来理解“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无为”,在老子那里意味着“道法自然”,即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无为即自然”,是老子哲学的基本观点。老子将“道”视为宇宙之本,而道之本性则是“常无为而无不为”,即“道”对于宇宙万物是“侍之而生而不辞,功成而不有,衣养万物而不为主”。就道生成万物、成就万物而言,道是“无不为”的;就道对于万物“不辞”、“不有”而言, 道又是“无为”的。从本质上讲,这是“无为”与“无不为”的有机统一。天地万物的生成与存在,皆是“无为也而无不为”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世间本无事,何处惹尘埃。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参佛的人生恰如莲花,根植于污泥,花出于清水。从古至今,佛成为一种文化,以般若神韵渗透入艺苑之中。古代许多作品都流露出人生无常、世事如梦等玄虚思想,这无疑是与佛教色空观紧密相连的。《红楼梦》一直在强调“真事隐,假语存”,就在第五回还用了“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的对联来强调。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写道:那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她想的也有道理。她说:“人有聚就有散,聚时喜欢,到散时岂不清冷?既清冷则生感伤,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儿开的时候儿叫人爱,到谢的时候儿便增了许多惆怅,所以倒是不开的好。”正是在如梦的人生里,我们悟到了“一切皆空,终归于无”的佛学思想。

色戒是和尚的第一根本大戒。释迦牟尼最初传道的时候,当时只有五位门徒,个个都是无漏大阿罗汉,自然也都是洁行之士,对这些人制定戒律没有必要,他们本身已经做到很好了,已经“善护念”了。后来随着僧众增多,鱼龙混杂,才需要一个戒律来约束大家。色戒在佛门,那是非常严厉的戒条,起初曾经规定:一切犯淫行的沙门,都应被赶出佛门。看到美色,不能动淫念,虽然不一定要像“仇女主义”哲学家叔本华那样仇视女人,但也要记住: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淫念必须戒,由戒生定,由定生慧。和尚的身体因受具足戒,因此被成为戒提,不可以毁坏。毁坏并不是指自杀、自残等,主要指的就是破戒或者犯戒,要知道在所有的破戒当中,杀(生)、盗(窃)和淫最为严重。作为在家修行的居士,要有五戒:不杀生,不盗窃,不淫,不妄语、不喝酒。

前面我们说了,《红楼梦》里,妙玉这个姑娘是带发修行的,因为小时候多病,算命的说她活不长,家人只好把她放到庵里。她的身体还不完全是个尼姑,她其实亦僧亦道。她有洁癖嘛,嫌弃刘姥姥的嘴巴脏,其实呀,作为一般人的肉身或者说色身都是脏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色身是父母所生,本来就是精血交媾而成的产物,岂能不脏?菩萨的身不是色身,而是法身,是清静离垢妙极之身,是法性之体,是真心本性,而不是因缘和合而成的暂时之物,色身需要吃饭、睡觉,走路,住等,有生老病死之虑,法身则完全没有这些顾虑,法身是常

住不坏之身。禅宗认为,人人心中都有个法身慧命,对于修行者来说,需时时谨慎从事,要一辈子管住自己的“身、口、意、业”,这样才能让我们这个臭皮囊、这个色身听从于我们心中的那个法身慧命。

可是,这个色身是很麻烦的,经常面临这样那样的诱惑,经常被欲望驱使,怎么办呢?好办,两个字:持戒。由戒生定,由定生慧。用“戒定慧”来约束色身,这第一戒就是淫,因为这个最脏。

戒不了淫,啥也别扯。妙玉这个姑娘麻烦就麻烦在:她叫妙玉,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干净的人,俗人在她那里都很脏。前面我们说了,菩萨的身不是色身,而是法身,是清静离垢妙极之身,是法性之体,是真心本性,妙玉也意淫了,总觉得自己的身是清静离垢妙极之身,可她不是,仍然是色身,所以她痛苦,她矛盾。

色戒是和尚的第一根本大戒。那么情戒呢?没听说。在禅宗看来,或者戒色不戒情,有道是“不痴狂,不成佛”。

前面我们说了情僧贾宝玉,那毕竟是小说中的人物。现实中还有一个以“情僧”闻名的,他就是苏曼殊。苏曼殊(1884年—1918年)原名戬,字子谷,法号曼殊,广东香山人,作家、诗人、翻译家。

上世纪初,20岁的苏曼殊赌气之下剃度出家。谁料,没过几天便在寺庙墙角烧起了乳鸽,不久干脆偷去师傅的钱财,逃之夭夭。在此后10多年的生涯中,这位和李叔同齐名的民国和尚,三度出家又三度还俗。对他而言,佛国只是人生小憩的绿洲,和酒楼没什么区别。由于身为私生子,从小缺乏亲情,他甚至“乞求在与不幸的妓女们交往中领略一点生活的温馨”。鲁迅先生这样描述他:“有了钱就喝酒用光,没有钱就到寺里老老实实过活。这期间有了钱,又跑出去把钱花光。”

在鲁迅看来,这位身披袈裟的僧人,更像个浪荡公子。每每手头宽裕,他便呼朋引伴吃饭。一旦“客少,不欢也”,便托人辗转相邀,“宴毕即散,不通姓名,亦不言谢”。即使生病住院,这位浪荡公子挥霍照旧。以至于把随身衣物都典当一空,不得不“赤条条”地裹在被褥里,等待朋友来接济出院。

苏曼殊愈发癫狂。明知自己肠胃不好,他却不顾死活地山吃海喝。一次在小食店吃糖果,朋友问明天能否过来坐坐。虽然向来好客,但此时他却一口回绝:“不行,吃多了,明日须病,后日亦病,三日后当再来打扰。”

“契阔生死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无端狂笑无端哭, 纵有欢肠已似冰。”在赠予陈独秀的诗中,苏曼殊无比感伤地自喻道。也只有陈独秀这位知己,才一眼看出老友“装疯卖傻”的无奈。直至晚年,陈独秀仍一再对人说,“像曼殊这样清白的人不可多得”,因为“眼见举世混浊,厌世的心肠很热烈,但又找不到其他出路”。

苏曼殊可以说非僧非俗,亦僧亦俗,他做和尚不能持戒,大吃大喝到了贪婪的地步,以至于在30多岁的时候就死于因吃喝导致的肠道疾病,死前,他留下了“一切有情,都无挂碍”八个字。

苏曼殊虽然吃喝玩乐,但是,没有证据表明他和女人之间有越轨的事情发生。有人说,他是“天阉”,也许吧。戒色不戒情,也许吧?无论他多么风流,但他当得上一个佛门法器。他在名女人当中行走,但总能收回本心。他襟怀坦白,遗世独立,他一直保持了“情僧”的本色。

由情种成了佛的,历史有的是。明代四大高僧之一的莲池大师,本是世家公子,和老婆很好,快30岁的时候,儿子死了,4年后,老婆和父母又相继去世,他一个人在32岁那一年写了一首诗,名叫《七笔勾》,把生前追逐的、眷恋的,什么名呀,钱财呀,地位呀,朋友呀,出了几本书呀,获过什么奖呀,一笔一笔勾去,什么也没有了:“觉梦黄粱,一笑无所有”,从此面对青灯古佛。

情种一旦悔悟,就容易心如死灰。黛玉的前生就是一株草,多情的草,出生后三岁就有人度她出家,如果不出家就会早死。宝玉这孩子19岁,经历了富贵、女人之后,依然出家,一寸相思一寸灰。香艳的背后是永远的寂寞甚至苍凉。

越剧《红楼梦》的主题曲是这样的:休笑前人痴,由来同一梦。绣金翠袖,难揾悲金悼玉泪。菱花镜里,谁拥旷世情种。罗带同心结未成,鹊桥长恨无归路。红楼今犹在,唯有风月鉴空。

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吧。一个朋友,很好的朋友,在1997年10月份准备离婚,两人商量好,八岁的儿子归男人抚养,女人不付抚养费。房子是男人单位分配的,离婚后归女方。女人不同意,拖着。

两个人又开始一如既往地争吵。10月20号左右,女人突然决定离开这个家,搬到单位去住了,从此不再回来。男人有点庆幸,这下好了,分居了,女人应该同意离婚了吧?

当男人将写好的离婚协议书准备拿给女人的时候,女人带着铺盖,又搬回来住了。女人对男人说,给你三天时间,你从这个家搬出去!要走也是你走,凭什么我走啊?有本事你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插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