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前的热血情怀今何在?

——关于电影《悟空传》的题外话

Mixed Accent - - 目 录 - 文/西门杏庵

——关于电影《悟空传》的题外话/西门杏庵

上半年国产电影一片惨淡,直到《悟空传》上映。《悟空传》上映4天票房近四亿,成为春节以来首周票房成绩最好的国产片。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猜,《悟空传》还会有第二部,即《悟空传2》。因此,关于这部电影,实在有必要谈谈。

1. 一本《悟空传》看了四遍。当年的情怀今何在?

网络原创文学改编影视剧热度不减,根据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越来越多。“IP热”方兴未艾。曾经热播一时的《步步惊心》《甄嬛传》《古剑奇谭》《何以笙箫默》《花千骨》《盗墓笔记》,热播的《芈月传》《鬼吹灯》……热闹非凡,也都收获了客观的票房。这不,今何在的网络小说《悟空传》也改编成电影了。虽然电影版《悟空传》不被“原著党”认可,但依然挡不住火爆的票房。据2017年7月17日《北京晚报》报道,“悟空传”三个字带来的不仅是热度和票房,还有巨大的争议。电影对原小说大刀阔斧的改编让不少“原著党”无法接受,导致该片的网上评分一路跌到了5.5分。这几年,根据《西游记》衍生而来的电影不少,而电影《悟空传》备受关注还不仅仅是因为其中的“西游”元素,更是因为它改编自拥有“网络第一书”美誉的同名小说。作为《大话西游》之后最经典的颠覆《西游记》作品,今何在的《悟空传》在不少书迷心目中象征着一种无可替代的精神信仰。

票房火爆而口碑却严重地两极分化。从商业片的角度来看,影片整体风格很燃很热血,多场打斗戏的视觉特效也做到了华语片中的顶级效果,而彭于晏、余文乐、欧豪、倪妮、郑爽等主演不仅奉献了史上“颜值最高”的《西游记》,更难得的是演技全部在线,可以说是一部合格的奇幻大片。

但从改编的角度来看,电影版《悟空传》仅仅沿用了原著中的部分人物和性格,故事方面几乎是重新构架了一遍,原本取经路上的故事变成了取经“前传”,师徒四人的命运纠葛变成了悟空、杨戬和阿紫的“三角恋”,这些都让“原著党”感到无法接受。即使是原著作者今何在亲自操刀改编,也挡不住“原著党”们的不满。

“原著党”质疑《悟空传》消费情怀。我的一个同事,前几天花30元看了电影《悟空传》,愤然发朋友圈:“《悟空传》:失望,真失望。跟原著半毛钱关系没有。故事说不通,爱情幼稚园,一条主线都搞不明白,还想同时发展其他剧情?真是笑话。17年前那热血中的今何在呢?变成烂片编剧然后来洗地圈钱的臭皮囊了?这年头,情怀太廉价。烂片。”

我的一个学生则发微信评论说,IP电影总有一个问题:如何讲好这个故事。讲多了粉丝觉得啰嗦,铺垫少了观众一头雾水,所以很考验编剧对剧本的打磨。虽然没有完整看过此书,但名言名句还是听过不少,我想《悟空传》之所以出名,应该是书中所表达的那种抗争精神和执着信念,而非全是那些情情爱爱。回归到电影来说,这部电影的剧情并没有体现出书中所表达的精神,只取其形而乏其神。它可以和《变形金刚5》一起竞争最渣剧情奖,除了特效和背景音乐之外乏善可陈。演技最好的竟然是只出现了几分钟的老大娘,彭于晏和余文乐还是太吃剧本和角色,一旦跳出痞帅小男生和文艺男青年的设定,就玩不转了。65分吧,选择观看。

我的另一个学生、一个90后的姑娘则说:“《悟空传》这本书我看了四遍,之前还很期待电影。看了预告,感觉和原著没有什么关系。”

各位,一本书看了四遍!那么执着,那是什么样的情怀?用个流行的网络新词叫“同担拒否”。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一个人崇拜偶像,入戏太深,想要“独占”,不愿意和别人分享各种信息,排斥新粉丝。别人如果再崇拜,那就是“情敌”。日本粉丝圈于是起了一个词叫“同担拒否”,就是拒绝“共享”。“拒否”在日语里是“拒绝”的意思。“担”是粉丝圈的专业词语,比方说“我担某某”,意思就是“我是某某的粉丝”。“同担”就是指喜欢同一个明星的人。

那么多粉丝“同担”《悟空传》的作者今何在,看了同名电影之后,感觉其徒有虚名。难怪要质问今何在:17年前的热血情怀今何在?

面对质疑,小说原作者兼影片编剧今何在,在豆瓣上发长文《作为小说作者如何评价电影<悟空传>》,说“当年我写《悟空传》就没有忠于原著,现在我要求别人忠于原著,那样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死掉了”。“该片绝对忠于原著的话,至少得拍六个小时。如果完全把小说里的对白放到电影里,你会看见悟空和紫霞在蟠桃园那段漫长的对话,节奏会缓慢之极,话剧可以那么做,电影真不行”。今何在还说“:《悟空传》小说既不是纯通俗文学,也不是纯文学,它骨子里是文艺气质的,它的结构是完全跟着情绪走的,甚至不考虑情节。就算王家卫这样的天才能按原著拍,也会拍成一部《东邪西毒》式的文艺片。”“要文艺起来我吓死你们,但我不能那么做。文艺片在中国是什么下场,我们看过太多了。”“虽然和原著情节不同,但这个故事通顺流畅节奏明快,感情点都很到位,对于花果山的晚霞、天蓬阿月的感情、神的冷酷处理得都很好。正是这部电影说服了我,原来很多的修改都是必要的。”“我知道现在拍一部电影要好口碑越来越难,但只希望大家能针对国产电影的相对水平来打分,而不是用一部脑海中想象的完美电影来比较这部电影,然后情绪化的打分。”

今何在力挺电影《悟空传》,说“电影不该是对小说的复制,它是一部全新的作品。我从一直疑虑不肯评价,到愿写这样的长评,理直气壮地打下四星。我也想过谦虚点,但那样怎么对得起喜欢它的人呢?它不完美,有许多遗憾,可以做得更好。但我还是要说,这是最好看的《西游记》电影之一,而且也是最好看的国产奇幻类电影之一,不服来战!”

影评人李多钰说得比较客观冷静。他说,《悟空传》改编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让孙悟空在神性和魔性之间做出选择,“比如86版《西游记》中,孙悟空是被骗戴上金箍的,但在《大话西游》里变成了他自己主动戴上金箍,因为他要救人,但戴上之后他就不能再去爱了,自主选择的道路让他的悲剧性更强,同时神性和英雄性也更强。为什么电影《大话西游》那么深入人心?因为在改编中做到了这一点,非常打动人。”

而导演郭子健则声称,最希望抓住的就是小说里的悟空精神,“我是在香港长大的,2000年左右进入电影圈。虽然经历了很多失败,但我最后还是挺过来了。”“我觉得电影是从小说的精神中提炼出来的,他对命运的不服气,对于不公平的体制和事情的反抗,这个是不会变的,这也是我看小说时最感动的地方,就是怎么改也不会改这个精神。我肯定不会认输,怎样打击

2.“网红”与“网红书”:吊诡的逆袭反映出的是一种急于求成的失衡心态。

我,让我倒下,我还是会站起来,还是会跟你们斗,这种感觉不论哪个年轻人看了都会心潮澎湃。”“我可以面对所有影评、所有观众,如果你想让我向你们道歉的话,我不会,因为我对这部电影非常满意。你给我再多的钱、再多的资源,我都没办法再做一次,因为对我来说已经做到极致。”

要口碑还是要票房,要面子还是要里子?或者说,把经典IP在当下语境中改编成电影,到底是忠于原著好,还是可以将其彻底颠覆?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娱乐圈流行用“国民XX”给人贴标签,诸如“国民老公”“国民儿媳妇”“国民岳父”“国民闺女”等等,不一而足。既然是“国民”,那一定是最大限度地满足了大众口味,颜值一定不是最刺激的,而是最“鸡汤”、最家常、最接地气、感觉最舒服的,肯定不会是网红脸。

在我的印象里,“网红”意味着另类,意味着不走寻常路。《悟空传》的作者今何在就是一“网红”。

听着“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长大的“60后”和听着“小苹果”长大的“00后”、听着“一千个伤心的理由”长大的“90后”,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一本《悟空传》看了四遍。

像我这样的“60后”是无法理解的,甚至难以置信。“网络第一书”《悟空传》,不就是一本“网红书”么?当年台湾的那个技术男、理科生痞子蔡出手写下第一部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时,很多初中的小女生竟然能大段大段地背诵其中的句子——“我会爱你到海枯石烂,可是海会枯吗?石头会烂吗?不会,所以……”现在这本书还叫书么?还有人看么?为什么放着那么多经典书不读,偏去追这些乱七八糟的时髦书?郭敬明的《小时代》连载的时候,有多少人跟着情节“悲伤泪流成河”?

痞子蔡、今何在、郭敬明,他们是畅销书作家,也是“网红”作家。

记得一两年前吧,我在署名庞茹的文章中看到这么一个案

消费主义时代,比起内容来,人们更认包装、品牌,说好听的是面子,是文化,说不好听的就是“认庙不认和尚”。

这和时下流行的社会风气并无差别,看一个人,先看其头衔、职称和行政级别,至于水平,倒在其次。“只认庙宇并袈裟,哪管僧尼有道行”,这种社会现象,我给它取了一个名称,叫唯名论。

这种现象,并非今天才有,否则,唐代诗人也不会感叹: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例:“网红”罗玉凤(网名凤姐),曾刷爆朋友圈,当时的剧情不断反转。先是她的一篇微信公众号文章《求祝福,求鼓励》,讲述了她从乡村小学教师到上海超市收银员,直到逗留美国的“打拼”历程。文章获得超高点击量及点赞,单是打赏金就有二十万元之多。而打赏的人,不排除很多是原来嘲骂过她的网友。

随后,罗玉凤又公布了两个决定:一是打赏金全部捐给大凉山的小朋友,二是永远关闭打赏功能。

又有人爆料罗玉凤在其推特上发表了一篇推文称,文章并非她自己所写,而是有人刻意为之;她的个人微信公众号“我不是凤姐”并不为她本人所有,而且所有文章都不是她写的。

这下又是一片哗然。其实之前就有人质疑罗玉凤个人微信公众号背后有个运作团队,把“罗玉凤”作为卖点来营销。

其实,从罗玉凤一博成名开始,她就不再是她自己,而是成了一种现象。

从社会价值层面衡量,她不断通过博出位的方式,挑逗公众的神经,用营销团队的运作,来获得关注度。这反映出一种扭曲的价值观。吊诡的逆袭反映出的是一种急于求成、为成功找捷径甚至不择手段、丧失底线的失衡心态。

过去的几年里,“网红”成了风光的“全球范围内独一无二的新经济物种”。有统计显示,“网红”及其所代表的整体市场规模已经接近数百亿。伴随着“网红经济”,出现的是大量的“网红书”。

去年,一对兄弟“网红”的新书《穿越人海拥抱你》出版,当

当网上线5分钟,销量突破1.5万册。他们的微博有200万粉丝,书出一本卖火一本。三年里,这两位“网红”兄弟连出三本书,每本书的销量都在十万册以上。

拥有粉丝、“长得帅”、减肥成功、草根逆袭、心灵鸡汤语、一边卖着面膜一边写着励志书……

有一位著名的“网红”,以《致贱人》成名,前段时间出版的书里集结了其微信公众号的50多篇推文,书名叫《我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腰封上推广宣传语写着:“国民励志女作家”“年度自媒体”“年度成长潜力新榜样”,充满了炒作、夸饰、浮华和喧嚣;封面上印着“当你足够‘牛’的时候,你面前有100个机会,你挡都挡不住”。

一位“网红”书编辑说,做一本“网红”的作品,码洋足以完成一年的工作指标;曾经,“网红”出书是“零门槛”,只要他有足够的知名度,写什么都能卖得掉。

如今,随着国家层面网络管理的规范化,这样的“网红”也逐渐淡出公众视野,“网红书”也越来越不被看好。这种浮躁的文化现象显然不正常。

2017年7月18日诚品书店创办人吴清友去世,享年67岁。这消息为什么刷爆朋友圈?为什么这么多人怀念一个书店的老板?因为他的名字早已和推广阅读连在一起。20多年来,诚品书店已成为台湾最著名的文化品牌。自从1989年创办诚品以来,吴清友结合书店与商场,开辟的由品牌带动商场、书店与零售的“复合式经营”模式,形成了特殊的诚品书店文化。1999年,诚品敦南店首开24小时营业,更成为中国书店业的学习模范。2010年,到诚品书店看书的人次超过了1亿次。2013年,诚品书店的营业收入是130亿台币,会员98万。

诚品书店曾经“走投无路”,每年亏损400万人民币,亏损15年仍然不放弃,这样诚恳执着的态度有几个人能做到?吴清友曾说,“经过诚品赔钱的15年,我至少看到了自己对生命态度的诚恳。因为病痛,我对书店无法做五年、十年长远的计划,而是要考虑每个当下安定心灵的可能”。这里面,藏着信念——对推广阅读的那份信念,“诚品书店不是要为了卖书,而是要推广阅读”“卖一本八卦杂志和卖一本好书,在POS机上可能显示的都是25元人民币,但有良心的经营者会知道,那是不一样的”。

《新民周刊》上有篇文章,大意是说,不可否认,互联网期刊与电子书的营业收入确实呈增长趋势,但未来的发展不容乐观——“买而不读”与“读而不买”,正成为E时代阅读的两大顽疾。很多人在亚马逊、京东、当当网打折、半价、三百减两百的 时候哗哗下单,回家翻一翻,接着就束之高阁了。数字出版,不过是看上去很美。而早在2010年,美国亚马逊网上电子书的销量就首次超过了精装本图书。

纸媒风雨飘摇。互联网及智能手机的发展,让传统报纸面对前所未有的威胁。买椟还珠,读者都不愿意。台湾城邦媒体集团首席执行长何飞鹏表示,台湾出版业正处在风雨飘摇之时:“受数码媒体威胁,台湾出版市场自2010年起,每年销售总额按年下跌4%,可见其严重性。”他提到,台湾平面刊物市场不断萎缩,营业点由以前的3千个,缩减到现在的1千个,“乡镇独立书店已全部倒闭,连传统中小型出版社也消失了。”

好的出版人,从前是伯乐,将来也是。不但要有发现的眼光,还得沉下心来精工细作。“为什么阅读行业到现在没有被颠覆,就是因为做每一本书我们都要沟通,为什么这么讲故事,为什么这么长,为什么这么短,为什么前面要加一个序,我的文案怎么写……中间牵扯到大量琐碎而具体的事,互联网没人愿意这么干,他们认为自己签了一千个图书品种,一个品种有多少人看,他们每年就有多少流量,他们是这么算问题的,资本也关心这个问题,多少人看,钱都投进来了,最后都掉坑里了。”

单纯的纸质书出版,很可能会更加奢侈品化。“纸质书会更加明显地区别于电子书,成为奢侈品。就像蜡烛,原来是照明工具,电灯发明以后没有消亡,反而在西方成为文化象征。有一个词叫作‘蜡烛指数’,消费水平高的家庭,蜡烛指数也高。未来,图书也很可能会从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变成一种文化标签”。

《文化苦旅》为什么“能养一个出版社”?不管怎么说,作者余秋雨是用心一点点磨出来的。《文化苦旅》1992年年初出版至今24年仍然畅销。其后大概只有易中天等人的著作能够望其项背,但从畅销的时间跨度和绝对数量上比,却只是小巫见大巫,而余秋雨出版神话,就肇始于他的首部文化散文集《文化苦旅》。

当然了,作为大文化散文,《文化苦旅》畅销并不能说明更多问题。至少,说精品还早点。

真正的写作,不说用生命写作,至少得走心吧。《徐霞客游记》到哪个时代都是精品,为什么呀?先说一下这个人。徐霞客(1587年—1641年),名弘祖,字振之,南直隶江阴(今天的江苏江阴)人。

明代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徐霞客15岁时参加过科举考试,不幸落榜。徐霞客后来干脆不再参加科考,他父亲徐有勉也不勉强。22岁那年,结婚不久,徐霞客就开始出游,一直到

54岁逝世,30多年都是在旅行中度过。

徐家有个藏书楼,内“藏书万卷”。在“学而优则仕”的年代,徐霞客竟然像其父亲一样,无意于做官,却无所事事一般地去四处游历,而且完全自费。为此,他不惜变卖田产花完了家中积蓄。徐霞客说:“吾荷一锸耒,何处不埋吾骨也。”他终于写下传世经典《徐霞客游记》。

同样是散文,再看看张抗抗的新书《回忆找到我》。婆婆妈妈,唠唠叨叨。

我的高中时代,整个在追看张抗抗的小说了,至今印象最深的恐怕就是《北极光》了。说是印象深,其实也只是记得名字,里面写了些什么,故事讲了些什么,差不多全忘了。

最近翻看张抗抗4月18日出版的新书——散文精选集《回忆找到我》(北京长江新世纪出版),感触良多。

30多年过去,张抗抗这个名字前面已经有了若干“斜杠”: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等等。她已发表小说、散文共计600余万字,出版各类文学专著近90种。

《回忆找到我》,写的是个人生活,爱情婚姻、家庭子女以及刚刚去世的母亲等等,有点回忆录的意思。“回忆录”?你没听错?是的,没错。“回忆录”不是老了才有动笔的念想么?可不是嘛,当年我追看的女作家,如今真的老了,近古稀之年。张抗抗回顾了自己漂泊的青春岁月:18岁时卷入时代洪流,成为“老初三”,丢失了心爱的日记本;19岁时,离开出生地杭州,走向遥远而寒冷的“北大荒”。

这人一老嘛,就容易絮叨。讲讲儿子,说说丈夫,怀念母亲,大抵如是。相信大家在微信朋友圈早就看过了,张抗抗的丈夫 都是说他很低调。《狼图腾》出版后,大红的姜戎,谢绝了各种媒体的采访,“我们一般不愿意写很多个人的事情”。

张抗抗《回忆找到我》中,主动写到她的丈夫姜戎,充满甜蜜。说了姜戎很多好听的话,比如,姜戎热爱小动物和植物,每年生日时都会给她送花诸如此类。有一次自己的生日快过了,丈夫出差在外,这一次生日肯定没有丈夫送的花了吧。打开冰箱,意外惊喜,原来,丈夫出差前往冰箱里“藏”了一束花,“被深深打动”。

在书中说到自己的儿子,“儿子出生在‘北大荒’,单名一个‘放’字。时过二十多年,已经记不清当初为什么为他选择了这个字”。张抗抗说:“他早已对母亲的重新选择表示过充分的理解”、“他喜欢他的继父并与继父的关系一向很好,相处得甚至比与我的关系更为融洽”、“我们已经做了所能做的一切,他的继父甚至在没有亲生子女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个男人最大的牺牲,放弃了再要一个孩子的愿望”。

看了张抗抗《回忆找到我》,我觉得看过也就看过了,什么也没有记住。看了等于没看。反而,龙钢在2017年7月21日

《解放日报·解放周末》写的一篇千字文,写到自己当年终于买到西瓜的高兴和激动心情,让我感慨良多。文中说:一天,我发热到了39.3摄氏度,在同心路上的虹口区第一人民医院挂完盐水后,医生神秘兮兮地告诉我父母,这病历卡拿着,别弄丢了,拿着病历卡可以到住家附近的商店买一只西瓜吃。那时人小,不懂为什么拿着病历卡可以买西瓜。后来,母亲告诉我,按规定:病人发烧过39摄氏度可以“照顾”买只西瓜。现在想想还真是不可思议的事,然而在当年对一个家庭来说,却是件“感恩不尽”的事,左邻右舍还会投来一种“羡慕”的眼光,真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然而,有病历卡并不一定能买到西瓜,因为不是每个商店里都有西瓜卖。在当时,西瓜还属“紧俏”商品,每家商店只能配给供应,如果这家店附近居民多、生病人多,西瓜也就会断档。那么当年身体健康的市民怎么才能吃到西瓜呢?那时的市场上出现了一种堂吃西瓜摊,就是水果店外搭个大棚,晩上供市民在大棚内吃西瓜。市民需带上自家的锅碗瓢盆,凭居委会发放的票子到指定的地点吃西瓜。堂吃西瓜,有个特殊的规定,就是必须留下瓜籽(卖西瓜的叔叔阿姨要回收瓜籽,一来可以晒干炒瓜子卖,二来明年要留种),而且不能将西瓜带回家吃。

一篇千字文真正做到了让“回忆找到我”。我成长在计划经济年代。当年别说凤凰牌自行车、中山牌手表这些奢侈品了,即使是炒菜用的油、穿衣服的布、做饭用的煤球,都要凭票才能买 到。你能想象吗?当年发烧不到39摄氏度,你别想买西瓜。

那时候食品、物品紧缺,人们吃什么都香,现在市场上应有尽有,物品过剩了。过剩到“共享”的程度,“共享”单车甚至“共享”汽车。共享事物也催生了人们的共享理念。也衍生了“共享经济”。

人的欲望永远无法满足。物品丰富到过剩,美味吃到富营养,人的味觉却改变了,吃东西没有当年的味道了,像西瓜,一年四季都有,可以随时挑选购买。可是西瓜的味道变了,那时候的西瓜是清甜的,而且吃了之后是利尿的,现在的西瓜吃了之后不但不利尿了,甚至还发汗。

别说吃的东西,就连被很多人视为“精神教堂”的实体书店也变味了,成了网红书店,不再是像以前一样只安安静静卖书的地方了。网红书店俨然成了“书籍照相馆”。对于网红书店的老板来说,哥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开的就是一“假书店”。“醉翁之意不在书”。哥卖的不仅是书,还有周边产品比如咖啡、文具;哥做的不是书店,是文化空间,靠这个空间吸引“假读者”来举办各种活动。“假读者”之所以光顾,人家不是来读书的,是看到颜值之后,过来发圈的,“装13”的。装修得时尚一些,一进去就有几分文气。“最美书店”应该是“书籍照相馆”:进了这个秀场,WIFI一定要给力,摆上一本闲书、一杯咖啡,拍上一组照片,再配上一段鸡汤,一条朋友圈就齐活了。

一切都变了味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3. 经典像熬中药,慢工出细活,最后可能盈利更高。你急什么呢?

有个网络流行词,叫“健康追踪狂”。说的是“智能时代”有些人,每天用各种“健康追踪软件”,不厌其烦地在朋友圈晒自己跑了多少步,吃了什么好吃的,消耗和摄入了多少卡路里, “减肥”多少斤,做了什么健身运动,如果没达标就懊恼不已,这种人叫“健康追踪狂”。“健康追踪狂”译自英文trackaholic。

和“健康追踪狂”相比,晒自家宝宝多么可爱“狂”,晒自己去了哪里旅游的呆不住“狂”,还有见码就扫、不扫不舒服的“扫码狂”,这些“患者”的一些共同特点就是深陷各种社交应用而无法自拔,我称之为“社交网络狂热症”。

狂是什么?不理性呀,着急啊。“城市病”表现在很多方面, 比如堵车,比如噪音,又比如停车难。这让人更容易着急。路上堵、办事堵、心理堵,堵得人没了幸福感。

2012年第66届联合国大会宣布,人类21世纪面临的最大生存挑战,不是污染、战争,也不是瘟疫,而是我们的幸福感偏低,这是人类21世纪特别重要的话题。

不久前,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心理学系主任彭凯平教授做客“人文清华”讲坛,为大家剖析了关于幸福的常见误区以及当代中国社会所面临的心理危机。他指出:“幸福不是虚幻的概念,也不是简单的满足,幸福其实是一种有意义的快乐。”

是什么让我们感到不幸福?彭凯平教授说,导致人们感到

不幸福,主要有四个原因:第一是“急”,着急、焦虑,这是很突出的负面情绪。人们想着短期之内要完成目标,非常急功近利。第二是“飘”,做事情沉不下来。当你“飘”着的时候,你根本感受不到快乐和意义。第三是“比”,攀比心理让我们总是感觉不到幸福。第四是“靠”,现在年轻人中有一些是“啃老族”,但是要知道,谁也给不了你幸福,幸福得靠自己去争取。

说的是啊,一个人整天着急,工作忙,情绪也忙,思绪更繁忙,想的比做的多,怎么有幸福感呢?

你看看微信朋友圈的那些个“认证”的朋友,着急啊。一言不和就“取关”(取消关注)。还郑重其事地罗列出“取关”原因: A.我这么喜欢你,你居然不回我。B.我那么喜欢你,你居然写广告。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不发广告的谁谁谁了。C.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能迟到啊?害得我又没抢到沙发。

你看看可笑不可笑?想起《血狼犬》结尾的一句台词:狗哭了,因为狼;狼哭了,因为人;人哭了,因为狗和狼都没了。

先说理由A,你喜欢我,我就得回你呀。每天写那么多东西,老子哪有时间回你。再说B,不发广告,老子哪来钱啊,小编不要吃穿啊。最后说C,网络不好怪我了?你爸妈把你生在处女座也怪我了?

看了是不是添堵?城市堵车已经够严重了吧,记得去年 “五一”有个北京朋友要出门,怕堵车,前一天晚上9点就开车上路了,“五一”上午该市民从京郊高速发出微信,说自己还没出六环。

嘿,你着急是吧,有用吗?人生四大悲剧:穷得没钱做坏事,熟得没法做情侣,饿得不知吃什么,困得就是睡不着!现在得再加一条,着急就是动不了!

在莎翁“四大悲剧”之一的《麦克白》中,麦克白在弑杀国王邓肯后,有一段著名台词:“I heard a voice cry,‘Sleep no more’;Macbeth does murder sleep.”(我听见有个声音在喊: “不要再睡了”,麦克白已经杀死了睡眠。)再着急,让你睡不着。

看了电影《悟空传》,你就能很明显地感觉,今何在太着急了,着急地忙着数钱。反正小说《悟空传》已经赚足了名气,这回该赚票房了。

着急是出不了好作品的。为什么大家喜欢看法国电影《将来的事》?故事讲得不着急,娓娓道来,缓慢叙述,观众看了,放松,舒服,又能产生哲学思考。因此,由法国年轻女性导演米娅·汉森-洛夫自编自导的电影《将来的事》,赢得了中国的众多艺术片影迷追捧。

电影讲述的故事一点也不复杂,就是写一个女人娜塔莉,一个将近60岁的女人,一个哲学教授,本来生活挺好的,至少挺

平稳的,忽然遭遇了几件人生大事:感情上,同为哲学教授的丈夫出轨;事业上,与出版社的出书协议进展不顺利;生活上,母亲生病,性格特别神经质,照顾她吧烦恼无边,不照顾她良知上又不安……娜塔莉一下被各种烦恼缠得身心交瘁,最后选择离婚,躲避到一个宁静朴实的小村镇。在这里姑且安定下来,思考“将来的事”。

中国版《深夜食堂》豆瓣评分2.4,为什么收视率与口碑双输?不接地气,没有耐心。太着急了。

中国版《深夜食堂》改编自同名日剧,导演声称要打造专属华人的市井温情,哎哟,拍出来的市井温情在哪里呢?几乎照搬,简直完全无视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别说悲伤了,哪怕简单喜悦,有吗?

前不久美国电影《一条狗的使命》热映,让大家感受了一回动物题材电影的暖心魅力。

事实上,原装的“深夜食堂老板”小林薰不会厨艺,但是,人家暖心呀。从2009年参演电视剧《深夜食堂》起,小林薰一直以暖心老板形象示人。更何况,“深夜食堂老板”脸上有一条神秘的刀疤。按照小林薰的说法,“其实我也好奇,导演也好奇。在原著漫画里也没有透露这道刀疤的故事,可能要保持一些神秘感,才能让这个角色和整个故事更加有余味。”

日本有很多这样的小饭馆,日本人习惯一周去一两次。暖心老板小林薰认为,人们之所以喜欢光顾深夜食堂,观众之所以 喜欢看《深夜食堂》,都是源于其中浓浓的人情味,“大家的烦恼90%都来源于人际关系,可能通过‘深夜食堂’这个小饭馆,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聊天,就很容易想开了。这大概就是《深夜食堂》的魅力。”

日本电影《深夜食堂2》已经上映。我想,中国版《深夜食堂2》大概不会出现了吧。

好的电影,就像煎中药,每一步都不能急于求成,该文火的,你用武火,能行么?

一个高明的中医,开出药方。疗效好不好,煎药也很关键。用什么样的器皿、煎前浸泡、煎药时间的长短、加水量的大小、药物先下后下、文火武火等等,这里面有一套讲究,每一步都不能马虎,不能图省事。心急是不行的。

煎药用的器皿一般用砂锅,能用紫砂煲最好,搪瓷器皿次之。因为砂锅也好搪瓷也好,都是土烧制而成,材质稳定,不会与药物成分发生化学反应。明代大医药家李时珍说过:“煎药忌铜铁器,宜银器瓦罐。”

但是,如果你图省事给人家用了铁锅或铝锅等金属器皿,那就等于给人家大夫开的药又另外加了一味。如果人家碰巧肺气弱、需要补肺,那也就罢了。如果人家是肝的毛病,或者碰巧肺气强、需要泻,你再用铁锅煮,那就等于给人家加了一味毒药。

煎药的过程也是治病。过去,病人闻着从中药煎的过程中冒出的蒸汽,病也就好了,用不着再喝那碗苦味的药水了。

很多煎中药说明是三碗水煮成大半碗,这个说法比较感性,也比较笼统,有经验的煎药工就明白:水要浸泡过药物一节手指高左右即可。草药较多或第一遍煎煮时可以多放一点水,第二遍可少一些。一般第一遍用冷水,第二遍则用热水。

煎药的过程充满学问,也考验耐心。每一步都有讲究。比方说煎前浸泡,中药饮片煎前浸泡既有利于有效成分的充分溶出,又可缩短煎煮时间,避免因煎煮时间过长,导致部分有效成分耗损、破坏过多。多数药物宜用冷水浸泡,一般药物可浸泡20—30分钟,以种子、果实为主的药可浸泡1小时。夏天气温高,浸泡时间不宜过长,以免腐败变质。煎药时除按药方上指定先煎或后煎外,一般是先将单药放入药罐,然后加水至超过药面一节手指高左右,浸泡15分钟后置火上,先用急火煮沸,再用文火煎煮20分钟。在煎煮过程中,尽量少开锅盖,以免药味挥发。二煎一般只需煮沸15分钟即可。对清热解表药要用急火快煎法,一般每次煎煮10—20分钟,并趁热服用。滋补药物煎煮时间须适当延长,小火煎1—2小时使其成为浓汁。煎煮好的中药要趁热滤出,免得有效成分沉淀在药渣上;如果不小心把药物煮干煮焦了,则此药不能服用,因为此时产生很多有毒物质,服用对身体有害。

服药方法上也有讲究。一般来说,病情缓和者可每日口服2—3次;而病情较重、较急者,可根据医师的指示,每隔4—6小时左右服药一次,夜晚也不停止,以使药力持续,有利于更快地缓解症状、减轻病情。幼儿或呕吐病人因为服用药物有困难,则可以分若干次服完。安神药宜在临睡前服用;补养药宜在饭前服用;健胃药或对胃肠有刺激的汤药以饭后服为好。大多数中药宜乘温服下,发汗药须热服以助药力,而清热中药最好放凉后服用。另外服用中药期间,一般患热性病者忌辛、辣、油腻及不容易消化的食物和烟酒;寒性病忌食生冷食物;黄疸、过敏性疾病、痈疽、肿瘤及某些皮肤病忌食鱼、虾等腥膻食物及刺激性食物;水肿病人忌食盐;补血药忌饮茶等。

现代生活节奏加快,很多人没有时间自己煎煮中药。代客煎药的煎药机应运而生,批量化煎药,快了,也方便了。没错,煎药机所用的不锈钢药锅物理性能较为稳定,但是比起砂锅来还是有所欠缺。比方说,批量化煎药,只能同一时间将药倒入锅中,那些需要先煎、后煎和另煎的药怎么办呢?药效难免会打折扣。还有,煎药过程中,不同配方的药,需要的火力大小不一 样,加的水量也不一样,另外,有些汤药要煎两三次,在再煎煮过程中需要搅拌和多次煎药,这些讲究,肯定还是人工煎比较好。

前几年,《变形金刚》系列制作人汤姆·德桑托在国内一场研讨会上感慨,到中国来,遇到人就跟他谈票房,他觉得这“无比庸俗”。怎么就没有对艺术的那种执着与热爱呢?没有爱,哪里还会走心?即使是日常的琐碎,也会因为爱而有了艺术的气息。

老一代电视人的执着追求和无悔坚守,真的很像煎药,可如今,在年轻一代导演身上难觅踪迹了。想当年,导演王扶林担任87版《红楼梦》导演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暂停手头的一切工作,找了个招待所,抱着几大本《红楼梦》原著“死磕”了整整一年,像熬中药一样,熬了一年,目的就是为了全面理解《红楼梦》的内涵、曹雪芹的生平等等。现在的导演还有这个耐心吗?还有这种敬畏之心吗?再说了,就算你有耐心,投资方能给你这么长时间吗?

其实从事文化产业的人应该明白这一点,慢工出细活,最后可能盈利更高。有时候,急功近利好像你的钱收回来了,但是你想想,如果制作得再好一点,电影、电视剧能全世界发行,能反复播映,你赚的钱就更多嘛,还是眼光不够。

你自己都没有敬畏之心,怎么可能有经典之作? 2017年6月16日,著名导演王扶林在接受《解放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红楼梦》中有不少大场面,秦可卿出殡、元妃省亲是其中场面最大的两场戏。每一场都要动用好几千人,道具也是好几百件。一般来讲,这样“劳民伤财”的场面起码要拍一个礼拜,远景、中景、近景一遍遍拍。但王扶林却只拍了一遍,而且效果非常好。询问其中的奥秘,王扶林有点得意:“其实就用拍纪录片的方式拍”。

宋代蒋捷在《虞美人·听雨》中这样写道:“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王扶林的经典之作《红楼梦》,每个细节都一丝不苟,从来没有大肆炫技,也没有那个必要,给人感觉是踏实从容,坚定而不着急。

再看电影《悟空传》,故事讲不圆,就炫技,聒噪又喧闹,一看就是“表演年代”的快餐消费电影。给人的感觉,着急又慌张。你急什么呢?wy

《徐霞客游记》是以日记体为主的地理著作,对于地理学家是一份珍贵的地理科学报告;对普通读者而言,它更像是一本旅游指南。书中那一片片壮阔辽远的风景,一座座高峻雄伟的山峰,似乎正在催动我们渴望冒险的心,在攀登中获得乐趣,在探索中寻觅真知。徐霞客在游历过程中曾经多次遭遇险境,这已经远远超越了游玩的境界,而是彻彻底底的探险、冒险了。他的这种执着被现代的旅行家们称为"徐霞客精神",而徐霞客其人也成为那些富有冒险精神、探索精神的旅游爱好者们所推崇的对象。

阅读大地的徐霞客。 是知名学者、《狼图腾》一书的作者姜戎。媒体说到姜戎,通常

电影《将来的事》从哲学教授的日常细节入手,细腻地展现一位法国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女性所遇到的“中年危机”。虽然娜塔莉(伊莎贝尔·于佩尔饰)遇到了一系列令人崩溃的事情,但电影并没有把这一切渲染得很情绪化,反而轻描淡写地勾勒这位哲学教授的日常生活。导演没有让女主角变成一个怨妇,而是让她用自嘲、骄傲和冷静去面对这一切。娜塔莉有一位私交甚好的男学生,她与丈夫分手后,有不少与这位年轻人的对手戏。当观众都期待着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导演却将狗血和戏剧化降到最低——什么都没有发生,娜塔莉还是一个人过,甚至把当作慰藉的黑猫也送走了。

中国版《深夜食堂》改编自同名日剧,导演声称要打造专属华人的市井温情,哎哟,拍出来的市井温情在哪里呢?几乎照搬,简直完全无视中国老百姓的生活。

日本版电视剧《深夜食堂》的魅力源于其中浓浓的人情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