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当你老了,惟独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Mixed Accent - - 经典解读 -

“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这是《金刚经》的第十一品:无为福胜分。“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

佛问须菩提:恒河里的沙子多不多?你能数得过来吗?问题是,这个世界上恒河不只一条,还有很多条,很多很多条,多得就像恒河沙那么多条的河,你的意思怎么样?这么多条 恒河里的沙子加在一起,多不多?须菩提说,当然,太多太多了。单单说这么多条恒河,已经数不过来了,更不用说这么多条恒河里面的沙了,简直无法形容其多。

佛问这个问题只是个铺垫,真正的意思在下面。佛问:“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须菩提,我实话告诉你,如果有善男子、善女人,用七宝装满你所住的这个像恒河沙那么多的三千大千世界,然后全部用来布施,这样一来,你说,这个人的福报大不大?他在福德银行里存了那么多的钱,福报不能说不大吧?须菩提言:“甚多,世尊!”须菩提说,当然,很多,很大,世尊。

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佛对须菩提说,如果善男子、善女人,在这部《金刚经》中,即使只受持四句偈等,

然后为他人说,照着经典上去修持,这种福德胜前福德。

可见,佛把《金刚经》看得多么重要。注意,佛说的是受持,不是随便地念一遍经。首先要懂得,然后再坚持,那才叫受持。《金刚经》既有丰富的福德资粮,又有智慧资粮。

既然要受持,那就得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要信守“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淫,不妄言,不喝酒。

南怀瑾说,这一品是说明无为福的重要,也就是说学佛修道的结果,是求无为之果,中文翻译叫无为,梵文就叫涅槃,涅槃就是无为的意思。无为之道就是最上等的成就。从这一点说起来,大家在那里打坐做功夫可不是无为啊!相反的,那是非常有为!在那里打坐做功夫,深怕功夫掉了,深怕境界跑了,有时候偶然来一点清净,把清净抓得比七宝还要牢,深怕清净跑掉了。……多数人都在有为之中,达不到无为;真达到了无为,那就是成道的境界。

文学作品中经常有这么一句话:功名富贵如浮云。意思就是任何人也守不住,把握不住,正如一首流行歌曲里所唱的那样:红尘呀滚滚,痴痴呀情深,聚散终有时,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你追随,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

写这首歌的词作者显然还没有悟道,真正悟道的,可能就像台湾的那个孟庭苇和内地那个唱《青藏高原》的李娜一样,出家修行去了。

凡夫俗子却常常“拿青春赌明天”,不撞南墙不回头,有时候撞了南墙也不回头。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聊天,说到信佛的人要信守“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淫,不妄言,不喝酒,朋友惊讶地说: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有的人就是这样,追求享乐,追求如浮云的富贵,由生追求到死,到死还不肯放手。佛教里有个常啼菩萨,他好像永远 都在哭,哭什么呢?他的哭不像林妹妹的哭,是为了还前世欠宝玉的债。常啼菩萨的哭,是因为他的大爱,眼睁睁地看着世人盲目地追逐,追逐毫无意义的东西、转眼成空的东西,却其乐无穷,为富贵劳碌,为官位勾心斗角,这些人太愚痴,太愚蠢,太可怜,太糊涂,不能理解这些人为什么红尘颠倒,所以常啼菩萨哭,总哭。

《红楼梦》里写林黛玉葬花那一段,写尽了空。林黛玉正在生宝玉的气,边哭边吟葬花词,宝玉听了不觉痴倒。

这段描写是这样的:至次日又可巧遇见饯花之期,正是一腔无明正未发泄,又勾起伤春愁思,因把些残花落瓣去掩埋,由不得感花伤己,哭了几声,便随口念了几句。不想宝玉在山坡上听见,先不过点头感叹,次后听到“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等句,不觉恸倒山坡之上,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试想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肠断!既黛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推之于他人,如宝钗、香菱、袭人等,亦可到无可寻觅之时矣。宝钗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则自己又安在哉?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则斯处,斯园,斯花,斯柳,又不知当属谁姓矣……因此一而二,二而三,反复推求了去,真不知此时此际欲为何等蠢物,杳无所知,逃大造,出尘网,便可解释这段悲伤。正是: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这个时候,宝玉已经感觉到空,将来必然都是空。所以,他先是“痴倒”,后又“恸倒”。林黛玉的葬花词,大概在西方只有爱尔兰诗人叶芝的那首诗《当你老了》可以与之媲美:当你老了〔爱尔兰〕威廉·巴特勒·叶芝当你老了,两鬓斑白,睡意沉沉,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慢慢读起,追忆那当年的眼神,神色柔和,倒影深深。多少人曾爱慕你青春妩媚的身影,爱过你的美貌出自假意或者真情,而惟独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渐衰老的满面风霜。你弯下了腰,在炽热的炉边,在浅浅忧伤中沉吟:爱情如何逝去,向山峦之巅独行,将他的面容隐没在繁星之间。

南怀瑾说,这一品里所讲的福德,才是真正的福德,是智慧的福德,大智慧就是大福德,这个智慧的福德不是钱可以买的。

世界上最值钱的东西也最不值钱,最值钱的东西没有价钱,是“非物质的”,比如智慧,绝对无价;但是智慧也一毛钱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插图。

都不值,这就是佛常说的众生颠倒。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插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