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慎独”“知几”,儒家的这些功夫,在佛家那里也有类似的修炼。

Mixed Accent - - 经典解读 -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 “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实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 一波罗密,非第一波罗密,是名第一波罗密。须菩提!忍辱波罗密,如来说非忍辱波罗密。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则为非住。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

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须菩萨,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这是《金刚经》的第十四品:离相寂灭分。这一品文字有点多是吧?其实理解起来不难,无非就是须菩提流着泪,“涕泪悲泣”地感慨,然后佛又说了一番话,最后落脚点是: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

理解不难,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好理解吧,可是有几个人能做到?遇到职称评定、遇到单位里的好事,有几个人不是志在必得的?想得到,做不来。道理都懂。不是有首流行歌曲这样唱吗?“这些道理我懂,可是一旦面对,教我如何放得下?”别说境界更高一点的般若波罗密了,就说忍辱波罗密,能够切实做到也不容易了。

所以,关键在于做,在于修持。古语有云:“威震四海,勇冠三军;只没本事,降服自心”。什么叫“降服自心”?就是征服自己,战胜自己,就是《大学》里所说的“正心”、“诚意”。不是有句俗语说嘛,“英雄难过美人关”,为什么美人关难过?色欲是个魔啊,有几个人能战胜的?即使能战胜色欲,之外还有金钱、权势呢?这些关都难以超过,是不是?有人监督,不能乱来,那不算本事,真正厉害的是“慎独”,没人监督的时 候,一个人照样中规中矩。这个就难了。

《易经》中有“知几”这个说法。什么意思呢?几者,动之微也,也就是内心深处每一个念头的活动,每一个念头都能自己察知,叫做“知几”。

果能好善如好好色,恶恶如恶恶臭,力去人欲,以存天理,那就不得了,过关了,就超凡脱俗、接近圣贤了。有人读孔子的《论语》,读上几遍,理解了,觉得这也没什么呀,不难理解呀。可是,你做得到吗?成为君子了吗?要想成为君子,率性而为能行吗?不持戒能行吗?当然不行!人的本性都有懒惰的一面,如果不持戒,那只能助长坏脾气。曾国藩是个君子,他对自己的人格有一种很高的期望,他完全按照儒家的规范来要求自己,天天早起,读书、写字,修身功夫不得了。偌大中国,不就出一个曾国藩吗?

《四书》中《大学》《中庸》里说到“慎独”,对不对?君子“慎独”,可是“慎独”做得最好的恐怕要数曾国藩了。曾国藩其实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学说,但是,他真正去做了,而且坚持不懈。他对这一古老真理做了一辈子的实践,不仅如此,他还影响自己的家人。临逝世前,他这样总结自己一生的处世经验,写了著名的“日课四条”,即:慎独、主敬、求仁、习劳。

曾国藩这样要求自己,非为功利,而只是一种道德自觉,追求的是一种内在的精神境界。他的自省、自责、自胜、自强已经接近于圣贤,他在咸丰六年九月给儿子纪鸿的信中也这样说:“吾有志学为圣贤。”曾国藩曾经给自己确定十二条日课,第二条就是“静坐”。“静坐,每日不拘何时,静坐半时,体验来复之仁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镇。” “慎独”“知几”,儒家的这些功夫,在佛家那里也有类似的修炼。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这是佛家说的六度。这六度是修持的一个递进次序。就是说,要一步一步地修持,最后才能成为一个有大智慧的人。

我们来看看须菩提是如何喜极而泣的。须菩提对佛说听了这个经典的感受,听佛说法的感受。须菩提说,佛法修证果然至高无上啊,佛啊,我听你这些话之后,深深地解悟了,超脱了,身心从来没有过的放松。我过去存在大脑里那些垃圾、那些烦恼一扫而空,自性清净了。我曾经迷路了,找不到家了,最终的东西也不见了,现在我找到了。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痛哭流涕,高兴得哭了。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无上的欢喜。

希有的世尊啊,您说了这么深的经典给我听,这是我从前

没有听到过的,我的心空了,轻松了,得到很高的般若智慧。世尊啊,如果再有人得以修持这部经,用智慧来自度,解脱成佛,信心清净的话就可以明心见性,生出实相。那么,这样的人,已经成就了第一希有的功德。

什么叫实相呢?前面不是说不能着相吗?怎么又生出实相了呢?所谓实相即是非相。所谓实相,就是一切无相,就是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世尊啊,我今天能够听到你说这样的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

何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

听了须菩提这一番话,佛点头称赞说:是的,是的,你理解得很对。将来如果有人听到这部经,不惊、不怖、不畏,应当说这样的人甚为希有。

汉语里有个著名的成语叫叶公好龙。出自《新序》,西汉著名学者刘向采集舜、禹至汉代史实,分类编撰而成。原文是:子张见鲁哀公,七日而哀公不礼。托仆夫而去,说:“臣闻君好士,故不远千里之外,犯霜露,冒尘垢,百舍重研,不敢休息以见君。七日而君不礼,君之好士也,有似叶公子高之

好龙也。叶公子高好龙,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

龙。于是天龙闻而下之,窥头于牖,施尾于堂。叶公见之,弃

而还走,失其魂魄,五色无主。是叶公非好龙也,好夫似龙而

非龙者也。今臣闻君好士,故不远千里之外以见君,七日而君

不礼,君非好士也,好夫似士而非士者也。诗说:‘中心藏之,

何日忘之!’敢托而去。”

用今天的话来说,意思是:子张去拜见鲁哀公,过了七天

鲁哀公仍不理他。他就叫仆人去,说:“传说你喜欢人才,因

此,冒着风雪尘沙,不敢休息而来拜见你。结果过了七天你都

不理我,我觉得你所谓的喜欢人才倒是跟叶公喜欢龙差不多。

据说以前叶子高很喜欢龙,衣服上的带钩刻着龙,酒壶、酒杯

上刻着龙,房檐屋栋上雕刻着龙的花纹图案。他这样爱龙成

癖,被天上的真龙知道后,便从天上来到了叶公家里。龙头搭

在窗台上探望,龙尾伸进了大厅。叶公一看是真龙,吓得转身

就跑,好像掉了魂似的,脸色骤变,简直不能控制自己。叶公

并非真的喜欢龙呀!他所喜欢的,只不过是那些似龙非龙的

东西罢了!现在我听说你喜欢英才,所以不远千里跑来拜见你,结果过了七天你都不理我,原来你不是喜欢人才,你所喜欢的只不过是那些似人才非人才的人罢了。《诗经》早说过: ‘心中所藏,什么时候可以忘!’所以很抱歉,我要离开了!”后来,大家就用“叶公好龙”来形容一个人对外假装自己很爱好某样事物,其实私底下根本就不喜欢。学佛不就是要学会放下吗?学会空掉吗?等到真的空了,有人却害怕了。求空最终还是怕空,这不是和叶公好龙的道理差不多?事实上,惊也好,怖也好,畏也好,都是着相的表现,这样的人怎么能超凡入圣呢?《金刚经》如果一定要说出核心来的话,不就是要我们无住、无相、无愿吗?不就是要我们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吗?佛继续对须菩提说,又回想过去五百世以前作忍辱仙人,专修忍辱,修到了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相。所以,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什么相都不着,应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就是无上正觉、大彻大悟菩提之心。而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六根清静,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即为非住。此心无所住,记住,哪里都不要住,住在官位上、房子上、名利上,甚至脾气上,都不能解脱,都属于魔道,而不是佛道。电影《赤壁(下)》有一个细节,描写周瑜站在高处用箭来投酒壶,每投必中。张飞不服,每头必不中,他一生气干脆抱了一把箭往里投,结果一个都没有中。有人问周瑜为什么投这么准?他说:专注。意识专一,就能够宁静,宁静能够致远。

电影《赤壁(下)》里,林志玲扮演的女人——周瑜(梁朝伟扮演)的老婆,在“三分天下,就看今朝”的赤壁大战前夜,独自一人来到曹操的阵营,劝曹操为了天下百姓,停止战争。曹操自然不听。小乔就给曹操煮茶,直煮到西南风变成东风。

水军全军覆没之后,曹操感叹说:没想到我会败给一场风,没想到我会败给一杯茶。前者是天时,后者是美色。其实,曹操败在不专注上。他被一个女人乱了心性。看来,曹操静的功夫不到家。需要好好修炼观心法门,需要潜心修行。

佛接着说,须菩提,大乘菩萨道就是要为利益一切众生故,应如是布施,不要着相。一切诸相,即是非相。“五蕴明明幻,诸缘处处痴”,要知道五蕴皆空呀。

线装油印《金刚经》插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