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神童”与其他

——从章莹颖案说开去/

Mixed Accent - - 目 录 - 文/水木

从新华社、央视的大量报道中,相信很多人都了解并关心章莹颖案。

章莹颖,这个被朋友们称为“学霸”的女孩,本科就读于中山大学,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在中国科学院客座学习过一年,今年4月26日到达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做国际访问学者。

这个来自福建南平的姑娘很珍惜出国学习的机会。她家境并不富裕,父亲是司机,每月收入两三千元,家中还有母亲和弟弟,没有固定收入,她曾因不愿花费家里8万元,放弃前往加拿大留学的机会。

此前一个多月,章莹颖初到美国,住在学校公寓里,每月租金700美金,节俭的她想换成四人合租房,每月租金400美金。

失踪当日,她专程腾出时间,约了当地一位租房办公室经理于下午两点签订租房合同。

下午一点三十九分,她感觉有些赶不上,和对方表示自己可能会迟到十分钟左右,预计两点十分到达约定地点。

一点五十二分,章莹颖在午后的十字路口,走反了方向。四分钟后,她等的公交车来了,由于站在了公交车的另一个方向,公交司机并未理会她的停车手势。

距离约定的时间只有14分钟,等下一趟车,可能需要再花30分钟。这个不爱迟到的姑娘沿着道路走,并在路口东南角的巴士站简短停留。三分钟后,一辆黑色土星牌阿斯特拉轿车由西向东行驶,路过章莹颖身旁。开车的人名叫布伦特·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在许多照片里都有一张灿烂的笑脸,他只比章莹颖大一岁,在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尚佩恩分 校做物理系助教,并在执教的每个学期都获得“最佳助教”的称号。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以及一个以他为傲的母亲。

这个人第一次路过并没有停车,而是在附近兜了三分钟圈子,再绕回章莹颖所在地点,减速停在她身旁。

一分钟交谈过后,下午两点零四分,章莹颖坐上了副驾驶座位,车辆径直向北行驶。此后,亲人朋友都无法与她取得联系。

当天夜晚约九点二十四分,一位伊利诺伊大学的副教授向伊利诺伊大学警局报警称章莹颖失踪。警局搜查了她的公寓,是空的。

深夜,章莹颖失踪的消息渐渐传到国内。大学室友房丽莎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她看到微信推送里“章莹颖失踪”这几个字,以为是同名同姓,点开看到照片后,还是有些不太确信,“是不是美国人比较少,迷路了找不到人借电话”。

好友蔡烨记得,章莹颖有几次在车上睡觉睡过站了,“这一次是这样就好了”。

这是《新京报》的报道。在大量关于章莹颖案的报道中,我印象最深的是《新京报》记者罗芊、潘佳锟、实习生夏偲婉采写的一篇深度报道,原标题为《寻找章莹颖的21天“我们都是另一个章姑娘”》。

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报道之一。报道的开头就揪住了读者的心:在陌生的舞台上,侯霄霖抱着吉他,唱了一首他写给莹颖的歌,名字叫做《孩子一样的梦想》,他闭着眼,用力弹唱:曾经的曲折,难言的快乐,还有这首,曾为你写的歌……我有孩子一样的梦想,我也能飞到远方,就算黑夜再漫长,我也能等到阳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