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耄耋之年的艺术思考

Mixed Accent - - 大家腔调 -

黄永玉的创造力未曾停止,对艺术的思考也未曾停止。他经历过了对故乡和旧人的感怀,经历过了对社会顽疾的批判和嘲讽,也经历过了颠覆身份的融合和创造,但仍然继续前行,以真正艺术家的身份,思考状似浅显实则深刻的道理。

他曾疾呼:“中西结合不是创新,只是个天大的笑话。”已到耄耋之年的黄永玉,说起道理来还是深入浅出:“贝聿铭是一个大建筑家。人家问他:‘你觉得中国的建筑,如北京城,怎么把它恢复起来?你的看法是怎么样的?’贝聿铭先生说:‘三个字:太晚了。’再问他:‘你觉得中国传统同现代的建筑结合起来的可能性怎么样?’贝聿铭先生说:‘两码事。’……我就想问一下,为什么一定要结合?就如同那民间艺术为什么要改良?我实在不懂,人家好好地在那里,你改什么良。你的修养又不够”[13]。或许思考层次的愈渐深化和时代的磨砺让他不再以诙谐幽默的“吴世芒”来讥笑社风,但黄永玉在语言力度的把控上仍然恰到好处,几句疑问和事实的陈述一针见血,让有意为之的自不量力者无地自容。

文字或图案如果空作符号,本身并没有意义,但当创作者发自内心将智慧和生命力诉诸笔尖,作品便有了骨骼血肉,有了生命的张力和感染力。身为画家,率先以散文的方式进入文学界的黄永玉早已步入艺术殿堂,而经过了探索和回归,他不再需要以纯粹的画家身份,或绝对的作家身份,就能从更上层的角度对艺术进行思考,并对当下诸多离经叛道的现实提供拨云见日的指点。

如此看来,黄永玉以画家携以散文的身份进入文坛,不仅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