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觉者到偏执狂——评电影《朗读者》的改编/

——评电影《朗读者》的改编

Mixed Accent - - 目 录 - 文/李盛

的书,还有赫斯的罪行录和汉娜·阿伦特关于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被判处绞刑的报告,以及一些有关集中营的学术文献”[1]获得了被宽恕的可能,而电影导演则是将这些书换成契诃夫的小说《带小狗的女人》,使汉娜在对米夏的依恋中硬扛到底,至死不知错、不悔改,宽恕的大门由此向她永远关闭。小说与电影中的两个“汉娜”,一个走向救赎,一个仍旧执迷,二者之间的张力撕开了一个小口,或者说构造了一个“开端”,促使我们思索“人”的复杂以及人性的晦暗与光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