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颍河镇”以及它所打开的世界

——墨白访谈录/张翼

Mixed Accent - - 大家腔调 -

作家墨白在以写实风格为主的河南作家群里显得有些“另类”。他的“颍河镇”里既有我所熟悉的河南话、河南人、河南事儿,也有让我感到生疏甚至有些不适应的变形与隐秘。然而恰恰是这种陌生在我眼前打开了观察河南、了解世界的另一扇窗。由此望出去,“河南”不再是那么一个土气中夹带一丝狡黠的中原汉子,而有了些灵动。

2016年11月16日,我从新乡到郑州,和评论家刘宏志一起,在河南省文学院墨白老师的办公室里对他进行了采访。初冬的郑州,雾霾压城,但墨白老师的平和与诗性却让我如沐春风。他和他的“颍河镇”在这晦暗的时刻,有着别样的光彩。

张翼(以下简称张):墨白老师,您好!您的作品基本上围绕“颍河镇”展开,但又都指向民族的苦难与人类的生存,我想请您谈谈在创作中您是怎样看待“颍河镇”这样一个带有地方特色、具有差异性的文学资源与精神资源的。

墨白(以下简称墨):你这个问题其实是关于地方性与世界性的话题。在我看来,作家的写作不可能是无根、无来由的,它一定源于他所处时代的现实生活、那些在他命运里所遭遇的人与事。通过现实生活这个途径,人的生存环境以及这种环境中所蕴含着的特殊文化都会在创作中得以展现。但文学就本质而言是个人行为,是个性化的。作家的写作,虽源于现实生活,就本质而言却是由作家的观察角度、表述方式所决定的。因此,他所创造出来的文学世界,首先是个性化的,凝结着作家本人对于世界的独特认识与理解,并通过具体的文本为读者提供观察世界和认识世界的新维度与新方法,同时,作家也借这个具有 鲜明个性化的文学世界来构建与世界对话的关系。

张:那么您觉得怎么样才能处理好“地方”与“世界”关系呢?

墨:这就涉及到了作家的视野问题。在我看来,作家同样需要通过不断地阅读来开拓自己的视野。阅读所带来的对世界的新的认知与理解会影响一个创作者对于自己脚下这片土地的发现与看法。阅读既指文学阅读,比如对当代文学的阅读、对传统文学的阅读、对世界文学的阅读等等,也包括关于哲学、历史、心理学等方面的阅读。同时,电影、绘画、音乐对文学的渗透等等同样应该被纳入到我们的视野之中。

张:您是一个对形式探索极富热情的作家,是中国当代作家里的先锋派。你能不能谈谈在创作中,您是如何将先锋的形式探索与本土的现实生活结合起来的?

墨:其实,在新时期的文学运动中,对“先锋小说”的命名是不够准确的。如果按叙事手法对文学进行分类的话,应该是现实主义的、现代主义的与后现代主义的。西方并没有“先锋小说”这一说法。我们所说的“先锋小说”,在西方文学里是指现代主义,或者后现代主义。西方的现代主义文学之所以产生,那是因为有哲学基础,比如意识流小说的产生,是以柏格森的生命哲学、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和詹姆斯的心理学为基础的;比如康德哲学中对时间和空间的认识;布伦塔诺关于时间起源的学说;胡塞尔哲学中对内在时间意识;海德格尔对存在与时间、对死亡的认识与梳理等等这些,都是现代主义小说产生的哲学基础,是对人类存在的时间与记忆的认识,是在寻找人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