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的门》的起源追溯与文化省察/李阳

Mixed Accent - - 大家腔调 -

2015年8月16日上午,李佩甫像往常一样,起来后便抱着笔记本写些东西,这时他接到一个电话通知:他的作品《生命册》获得第九届茅盾文学奖了。李佩甫接受采访时的感言多多少少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我这个岁数和年龄,说不上很高兴,但心里还是很高兴!”作为“平原三部曲(《羊的门》《城的灯》《生命册》)”的收官之作,《生命册》(2012年)的发表距开端之作《羊的门》(1999年)的出版有13年之久,即便与这期间创作的《城的灯》(2003年)相比,也过去了将近十年的光阴,可以想象李氏对这一组命题的执着。不过,无论是《城的灯》还是《生命册》,都远不如当年《羊的门》所引起的轰动效应。《羊的门》是一部无可争议的现象级作品,乃至有不少人将其视为“官场小说”。它描写了一个“东方教父”式的村庄党支部书记,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苦心经营了一个从乡县到本省再到“首善之都”的错综 复杂的人脉网,突破禁忌般地展示了各级权力运行体系和官场的权力之争,这其中更是寄寓了中国当代社会的莫测风云。这位写官场颇为得心应手的作家自从当了官——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以后,他的笔触似乎收敛了不少,在小说《生命册》中表现得尤其如此,“2012年,这本书在我花甲之年出版,比起前两部《羊的门》《城的灯》,写这本书的时候心态更加平和了。”接受采访时,李佩甫如是说。“心态的平和”,在某种程度上说,即意味着一种创作以及阅读紧张感的消失。而这种紧张感正是《羊的门》的品质。鉴于李佩甫“差一票作家”(多次与茅盾文学奖擦肩而过)的绰号,也难怪有论者指出,第九届茅盾文学奖与其说是颁给《生命册》,倒不如说是对《羊的门》的迟到的致敬。更重要的是,这部“中原三部曲”中创作最早的小说或许最能体现这位豫籍作家心中的“中原”情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