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读诗人没有明言的诗意?

——以杜甫《江南逢李龟年》为例/丁启阵

Mixed Accent - - 大家腔调 - 文/丁启阵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杜甫《江南逢李龟年》一诗,字面上看,无疑是一首十分通俗易懂的作品。此诗向来被人们称为名作,有人誉之为“千秋绝调”(清·爱新觉罗·弘历[乾隆《]唐宋诗醇》卷十八),还有人认为即使由擅长绝句的王昌龄、李白来写,也无法超过杜甫的这首《江南逢李龟年》(清·黄生《杜诗说》)。总之这是一首传播在人们口中的名篇,千百年来被人们反复吟诵。对这首诗进行注释、鉴赏的工作,历来就没有间断过。唐诗中,李商隐的《锦瑟》被认为是难以索解之作,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似乎从来没有人这么认为。而实际上,要想深入全面理解这首诗,决非易事。至少,我所见的种种解说,对于这首诗的诗意所在都未能阐发得尽洽我心。

就像有学者指出的,假如单以字面意思来理解这首诗,不过是:“我在岐王和崔涤那里经常看到你,听到你唱歌,现在,在晚春,我在江南又遇到你了”[1]。是没有什么诗意可言的,因此不能算是一首诗,更遑论好诗。可是,这却是千百年来公认的一

首好诗。那么,它的诗意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认为,这首诗的诗意来源,至少可以分析为如下七个层次:

第一层诗意来自景物的转换。诗中虽然有“寻常见”、“几度闻”、“又逢”的字样,也就是说,杜甫跟李龟年见面机会有多次。但是,诗人使用了一个“又”字,实际上就等于将他们的见面分成了两回,即:诗的前两句代表一回,诗的后两句代表一回。前一回的见面场所虽然是在岐王宅、崔九堂的不同地点,但可以合并为“富贵人家”,地点一般认为是在当时的东都洛阳[2]。前后两回景物的不同是:前者是王侯达官的宅第,后者是暮春的落花飘零。稍加引申,就是:前者是人间景物,后者是自然景物;前者是富贵气象,后者是美好季节(春季)的残余;前者皆为实景(宅第、厅堂),后者乃是虚景(落花,什么花、多少花诗中都没有交代)。景物从人间富贵转换为自然残季,从实景转为虚景,必然引起人的失落、惆怅、空虚之类的情感。而这类情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