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平淡,才是厮守一生的开始

Modern Women - - Contents 目录· - 文/锁锁

干脆出去散散心好了

在卧室磨蹭了半小时,顾莹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这般拖延时间,只不过是想等陆永林说一句“别走”,可直到她拖着箱子出门,这个男人仍然坐在电脑前岿然不动,键盘发出有节奏的响声。顾莹叹了一口气,“砰”的一声甩上门,像是要把肚子里的怨气留给陆永林。夏日的黄昏,夕阳一点点落下,有一种壮烈的美。顾莹走在街上,犹 豫着下一步该去哪儿。

犹豫了10分钟,顾莹决定去旁边的宾馆,开了个房间。刷卡进门后,她将自己整个人陷进沙发里,心里说不出的落寞。百无聊赖地翻开沙发上的旅游杂志,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干脆出去散散心好了。

顾莹是中学老师,有令人艳羡的漫长假期。之前因为陆永林不会做饭,她心疼他,怕他吃不好,即便暑假,她也呆在家。可一想到陆永林刚才的态度,顾莹干脆利落地通过手机 订了票,然后将手机调成静音,洗了个澡,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美美地睡了一觉。

多年的羁绊放下了

其实顾莹算不上去旅行,她买的是回长沙的机票。长沙,是她的故乡。人在失意的时候,最能抚慰心灵的还是老家。而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那些曾在生命里留下过痕迹的旧人。

飞机落地时,手机里有陆永林的短信:什么时候回来?往日里,顾莹发点火、撒点娇,顺着这个台阶也就下了。但现在她置身于自己从小长大的故土,突然就多了一点底气。那条短信,被她点了删除键。

没打招呼就回了家,母亲又惊又喜。一会儿去厨房给她做好吃的,一会儿又不停地念叨家长里短。而当周延这个名字从母亲嘴里冒出来时,顾莹的心不明所以地动了下。

周延是顾莹的高中老师。那年周延30岁,结了婚的男人却没有啤酒肚,始终保持着高高瘦瘦的身材。每天和一帮小男生在球场上你追我赶,影子里有少年的天真。不知是哪个瞬间打动了顾莹,一向讨厌数理化的她突然爱上数学课了。开始,顾莹将这样的爱慕压在心底。可高三那年,可能因为学习压力大,心底的秘密迫切想要找个出口,她写了一封表白信放在周延的办公桌上。

当天晚上,她就有些后悔,自己不该一时冲动。万一周延将这件事公开怎么办?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周延第二天单独找了她。他说了很多语重心长的话,对那封信却只字未提。这让顾莹很是感激。

后来,顾莹顺利考上本市的大学,周延这个名字逐渐淡出她的生活。只是这些年,回忆起青春的时

候,周延仍然在她心里。所以,从母亲口中得知“周老师离婚了”的消息时,顾莹很难不悸动。

她寻思着去见见周延,却没想到会在街上偶遇他。当然,顾莹第一眼并没有认出对方,而是母亲指着一位中年男人,跟她八卦:“你看周老师现在颓废成什么样了,那会儿和他老婆感情多好呀。这几年,他老婆埋怨他工资低、没能力,两人天天打架,到底还是离了。”

顾莹回头看一眼人群中那个穿着拖鞋、挺着啤酒肚、正在和卖菜的阿姨讨价还价的男人,有点难过。

从一场梦里醒来

第二天是周末,大学班长特意安排了一场小规模聚会。顾莹推开包厢门时,一眼就看到了张凯。她没想到他会来,心里多少有点懊悔没有穿件像样的衣服出来。虽然当年是她提的分手,但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漂漂亮亮地出现在他面前。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和张凯在一起,并非她多喜欢他,而是他对她太好。那时刚上大学,顾莹还沉浸在对周延的爱而不得里。张凯是高一届的学长,个子不高,笑起来很干净,热衷于研究股票,他对顾莹的爱情来得有点凶猛。给她买早餐,帮她打水,在寝室楼下唱歌表白,他把一个男生最热烈的感情都给了她。

几个回合下来,顾莹没了招架之力。可毕业后,张凯不肯出去找工作,整天将自己关在出租屋里研究股票,靠着顾莹微薄的薪水维持两人的生活。说了几次不见效果后,顾莹一个人去了北京。那时年轻气盛,无论张凯后来怎么求她,她都毅然决然地不肯回头。

张凯很受伤,回到长沙后,开始玩命地工作。这些年,不知不觉成了 这帮同学里混得最好的。看着人群里谈笑风生的张凯,再想想陆永林,心里竟有了几分悔意。而她的座位被大家故意安排在张凯身边。

一顿饭,张凯绅士地帮她夹菜,替她挡酒,极像恋爱多年的情侣。“情侣”这个词在脑海里冒出来时,顾莹有片刻的恍惚。其实这些年,每当和陆永林吵架的时候,她时常会想起张凯的好。甚至有时也会问自己,如果和张凯在一起,现在会怎样,会怎样呢?顾莹不敢往下想。

聚会结束后,大家心照不宣地让张凯送顾莹。张凯开一辆最新款的奔驰,两人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末了,张凯突然说:“莹,这些年,我对你的心意从来没有变过。”顾莹愣在那,她想起陆永林的粗心大意以及火爆脾气,再看看身边的张凯,又体贴又温柔,心底的那杆天平不小心就倾斜了。可就在感情快要失控时,张凯的手机响了起来。顾莹清晰地看到屏幕上“老婆”两个字,她像从一场梦里醒来,落荒而逃。

老婆你啥时候回家

陆永林出现在长沙,已经是5天后。这些天,他倒是时常打电话给她,并不是关心或者担心她,而是咨询她衬衫放在哪里,煤气单子怎么交费。语气轻松寻常,好像顾莹只不过是出差去外地,并不是负气出走。

而现在他站在她家楼下,说: “老婆大人,你什么时候回家?”顾莹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这句台词来自郭敬明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那时的顾莹,暗恋周延。在那个被称为青春的年代里,顾莹看到小说里的男主角在椅子上写下“老婆大人,你什么时候回家”的时候,躲在被窝里泪流满面。

多年后,她的身边是陆永林。 有一次在电视里看到郭敬明的新闻,顾莹说起当年自己喜欢的小说,陆永林一边打游戏,一边有点不屑地说: “你们女生真是矫情。”那一刻,顾莹的心跌到了谷底。可是此刻,这个大男生却站在她面前,深情款款地说:“老婆大人,你什么时候回家?”而他一起拿出来的,还有一枚戒指。陆永林看着她,一本正经说: “你走的这些天,我想了很多。在一起的这些年,我们好像总是吵吵闹闹,可在我这里,没来由地就是很笃定,我们不会分开。嫁给我好不好?”顾莹哭得稀里哗啦。

去北京的第二年,她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陆永林。说不清谁先喜欢的谁,像是一见钟情,也像是一见如故。夏天的傍晚,他们两人穿着情侣人字拖,你一口我一口地吃着老北京冰棍,说个笑话也能“咯咯”地笑半天;寒冬的夜晚,屋外飘着鹅毛大雪,屋内是一室的安宁。两人围着电磁炉吃火锅,白嫩嫩的豆腐块、青翠欲滴的小青菜,还有羊肉、香菇、藕片……看着这些食物堆在一只锅里,再看看眼前的人,真是幸福啊!

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就各种看不顺眼。吵吵闹闹的次数多了,两人的关系就像微微坏掉的苹果,能吃,但总觉得不是滋味。这次吵架,和之前无数次闹别扭一样,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顾莹出去吃饭,陆永林游戏打得入了迷,半天挪不开身子。顾莹一生气,就口不择言地说了分手,然后离家出走,这是他们重复了无数次的吵架模式,只不过这次顾莹走得有点远。但两人分开的这5天,也让他们意识到,其实他们的爱情一直在。

可能爱到平淡,才是厮守一生的开始吧。

(摘自《扬子晚报》)(责编 子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