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装错信封的信

Modern Women - - 爱情来了 - 文/琴心

男孩和女孩互相爱慕了很久,可是谁都没有向谁表白。他们只是通通信,从高中毕业分别考上南北不同的两所大学后,便开始常常写信。写了3年多,他们都快大学毕业了。

然而两人也只是通通信,写些“考试了吗?刚读了一本什么书?”之类淡淡的无关痛痒的话。而心里一直很想切入的那个主题,却一直没有提及。

男孩想,她是那样美好而高贵,自己却只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没有金钱、地位,更没有英俊的外表,他拿什么去承载对她深沉的爱呢?

女孩想,他是那样优秀而朴实,而她却是如此平凡,以至于他从未向她暗示过什么,她怎么敢轻易打碎他们宁静的友谊,而向他说出那句话啊!

毕业在即,女孩从男孩的信中得知,他已经决定回家乡的一所中学任教;而女孩的父母也已为她在另一座城市联系好了一家不错的单 位。何去何从?女孩如此渴望男孩的一个承诺。

一个偶然的机会,女孩路过男孩上学的城市。有几个小时的逗留,女孩决定去看看男孩。

打电话给男孩,女孩听出男孩的兴奋。但是稍顿,男孩说他正好有个家教,不能去接她,让她自己乘车过来。

女孩没说什么,按照男孩告诉她的地址找到了他的宿舍。

宿舍里没人,男孩给她留了门,写了字条告诉她哪张床和书桌是他的,请她休息。

男孩的床和书桌很干净、很整齐,书桌上的水瓶里还新插了一枝盛开的月季花,散发出一丝淡淡的香气。

女孩随手翻看书桌上的书时,有两封信被不经意地带了出来。这是两封男孩写好后还没来得及寄出的信,一封给她,一封给一个陌生地址的陌生人,名字叫吴小兵。

信还没有封口,出于好奇,女孩将给她的那封信从信封里抽出来。

然而意外的是,从写有她的名字的信封里取出的信件,抬头的称呼却是“小兵兄”。诧异了片刻,她一下子想到也许是他将信瓤放错了信封,不禁对他的大意莞尔一笑。

再抽出另一个信封里的信一看,果然是写给她的,依旧是无关痛痒的话,女孩不禁有些淡淡的惆怅。

百无聊赖中,她读起了另一封给“小兵兄”的信。

小兵兄:

近来可好?工作可联系妥当?我已经决定回家乡教书了,这是我喜欢的职业。你来信问及我的她,真叫我无法回答。是的,我还没有向她表白,正如你所说,我太怯懦。而她太美好,叫我太害怕会失去她。害怕失去她,不仅因为我需要她,更因为害怕这世上再不会有人会如我这般深爱她,让她嫁给别人,我不放心……

在这封给另一个人的信中,女孩看到,男孩深情地在她的名字上面用红笔画了一个小小的心形图案。待到狂跳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女孩将两封信按名字重新装进信封里。

几天后,女孩收到了男孩的那封信,是早已熟悉了的内容和平淡语气,女孩却读得开怀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毕业后,女孩理所当然地也回了家乡。

结婚那天,女孩对男孩说: “你的那位叫吴小兵的朋友来了吗?介绍我认识一下,他还是我们的媒人呢。”

男孩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说: “可是我从来就不认识什么叫吴小兵的人啊!”

(摘自《微型小说月报》)(责编满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