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相守写大爱

Modern Women - - 恋恋红尘 - 文/崔向华

埃德加·斯诺在他的《西行漫记》中称赞“红色窑工徐海东”道: “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领导人中,恐怕没有人比徐海东更加大名鼎鼎的了,也肯定没有人能比他更加神秘的了。”毛泽东称赞他是“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红军的领袖,群众的领袖”“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民间传颂他是“中国的夏伯阳”。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他9次负伤,全身被子弹打伤17处,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而一次次从死神手中抢救出徐海东的,是一位名叫“少兰”的女子。

救人的女护士

1934年11月16日,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3000名将士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由河南省罗山县出发,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长征之路。本来决定将这支部队中的7个红军女护士留在鄂豫皖根据地,但她们坚决要求跟部队走,一片哭声终于惊动了军团长徐海东:“为什么哭鼻子?为什么不服从组织决定?”年纪最小的周少兰天不怕地不怕地说:“我们 都是逃跑出来参加红军的,我不能再回去当童养媳。部队就是我们的家,我不能没有家。再说,行军打仗,难免会有战士受伤,前线需要我们呀!”徐海东被说服了。

长征途中,周少兰和女伴们舍生忘死,在炮火中把一个个受伤的红军背到隐蔽所,及时救护。在陕南激战中,身先士卒的徐海东不幸负伤。一颗子弹从他左眼下方钻进去,由颈后穿出,由于失血过多,生命危险。经医生抢救,虽然止住了血,可徐海东的喉头仍被血和痰堵着,呼吸困难。医生很着急,但也想不出办法。紧急关头,站在一旁的女护士周少兰说:“让我来试试。”她毅然伏到徐海东的身边,用人工呼吸,一口又一口地将老军长喉咙里的淤血吸出去。徐海东得救了!在缺医少药的战争环境里,周少兰4天4夜看护徐海东,眼不合拢,衣不解带,硬是从死神手中把军长的生命夺了回来。恢复健康的徐海东十分感激她的照顾,一次交谈中,建议她将名字“少兰”改为“东屏”,意即徐海东的保护屏障之意。不想这一改,竟促成他们日后相知相随几十年。

枪林弹雨中成婚

红二十五军长征途中,徐海东和吴焕先、程子华指挥部队,粉碎20余倍于我之敌的围追堵截,长驱千里,威逼西安,进军甘肃,然后北上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早在北伐时期,徐海东就是叶挺所在的铁四军的排长,在汀泗桥战斗中一举冲垮敌人4个炮兵连;1927年麻黄起义后任自卫队队长,号称“徐老虎”,歼灭了许多地主民团,地主豪绅对他恨得咬牙切齿。民团头子蒋少瑗趁徐海东带游击队转战之机,火烧了徐家窑,徐海东的家成了一片废墟。1932年,红军转移川陕边区后,徐家被国民 党反动派杀死66人,其中,近亲27人、远亲39人。

周东屏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7岁就失去了母亲,被人拐卖作了童养媳,受尽欺凌。1931年3月, 13岁的她就参加了革命,任安徽六安三区少先队大队长。1932年10月,她成为红军中的一名小护士,之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任红十五军团护士长、党支部书记。

1935年9月,这一对战斗情侣在长征途中举行了婚礼。两个月后,徐海东指挥的直罗镇战役粉碎了敌人对陕甘边区的“围剿”,被毛泽东誉为“给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的任务,举行了一个奠基礼”。一次交谈中,徐海东向毛泽东介绍了周东屏,徐海东说:“她从小受苦,没念过书,也是个粗人。”毛泽东笑了,说: “我们今天的革命,就是粗人的革命,工人、农民的革命。等情况好起来,我们要办些学校,让粗人都变成细人!”徐海东很高兴地笑了。

既是战士,又是妈妈

抗日战争中,徐海东率部深入华北、华中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由于伤痕累累,经常发病,他经常带病指挥作战。大家劝他不听,还老话一句:“枪声一响,什么病都没有。打仗能治百病。”周东屏既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又要照料孩子,同时还要竭尽全力帮助丈夫恢复健康。徐海东常常感慨,在艰难困苦的日子里,妻子既当战士,又做妈妈,实在难为她,就对周东屏说:“我们结婚太早,使你受累,不能更好地进步。”周东屏对此没有半点怨言。当死神又一次临近徐海东时,她以惊人的镇静和勇敢,挽救了他的生命。

那是1939年9月,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四支队司令员的徐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